关灯
护眼
字体:

改建宅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管赵达家的说啥,赵玉兰对于再嫁一事,也只是缓缓摇头,不肯吐口。赵达家的无法,也不忍心真的就逼女儿,怕她沉心,只得叹了口气,道:“这事儿你放心里吧,娘也没别的话了。”

    赵玉兰把母亲送回正房,顺便推开了西屋的门去看两个女儿。瑾娘玉娘大了,不好再跟着弟弟一个屋子,已经挪到了外公外婆的西屋去住。西屋不大,小姐妹两个睡着倒是挺严谨。

    屋子里还有灯光,玉娘已经躺下睡了,瑾娘却在灯光下做着针线。抬头看见赵玉兰进来,瑾娘赶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腼腆一笑,“娘。”

    “你这孩子,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熬夜做这些吗?”赵玉兰嗔怪着,将瑾娘做的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一双细布的袜子。针脚细密平实,看得出是用心做的。

    瑾娘有些不好意思,“我想着要过年了,也该给姥爷和姥姥表表我们姐弟三个的孝心。”

    这孩子,从小就是这么懂事贴心。

    “那也别晚上做了。你年纪还小呢,熬坏了眼睛后悔一辈子。”赵玉兰替女儿将鬓边的碎头发别到耳朵后边。

    瑾娘过了年虚岁就十二了,在乡下,也算的是大姑娘了。她长得像赵玉兰,眉眼细致,容貌秀丽。这一年在赵达家里生活,没有了原先那些磋磨,再加上赵达家里生活到底好些,不用如在胡家那样要上山打猪草甚至跟着下地,原本有些黄瘦的小脸渐渐白皙起来,身条也开始拔高,隐隐有了少女的风韵。

    再等一两年,想来女儿就会如同一朵早春的花儿一样,鲜美俏丽。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求吧?

    若不是……

    赵玉兰眼神黯淡了一下。

    “娘?”

    瑾娘从小就心思细腻,她敏感地觉察出母亲的情绪有些不对,不由得担心起来。

    赵玉兰回过神,浅浅一笑,“没事儿。娘是想着,过了年,瑾娘你就又大了一岁了。你出生时候才这么长……”伸手比划了一下,“这日子过得啊,真是快呢。娘现在还觉得,似乎你昨儿还是个小小的婴孩儿,今儿就成了大姑娘。”

    瑾娘将头靠在母亲肩膀上,软软说道:“娘,在您跟前我就是小婴孩儿呢。”

    对于女儿的亲近依恋赵玉兰欣慰不已,拍拍瑾娘的手要说话,就听见咣当一声,已经睡熟了的玉娘一脚踹开了身上的被子,露出了穿着翠绿色碎花亵、衣的大腿。

    “这孩子……”赵玉兰知道二女儿一向睡相不好,替她盖好了。玉娘犹自不知,翻了个身,嘴里嘟囔了两句什么接着睡。

    “天色不早了,瑾娘你也早些睡。不许再熬夜做活了,听见没?”

    瑾娘乖巧地点点头,收起了针线笸箩。

    赵玉兰看着她躺下了,又替她掖了掖被角,这才吹灯回到厢房。小胖撅着屁股趴在炕上睡得正香,身上的被子已经被蹬到了一边儿。伸手摸一摸,果然身上已经有些凉了。赵玉兰替儿子盖上被子,看着他甜甜的睡颜,心里一酸,险些落下泪。

    母亲的担忧她不是不知道,也感念她替自己着想。若说自己孤身一人,或许真的会考虑再走一步。可是现在,她带着三个儿女,就不能不为他们多考虑些。毕竟,哪个人能对不是自己骨肉的孩子,毫无芥蒂地接受呢?这世上后爹后妈虐待孩子的事儿,难道还少吗?

    乖巧的女儿,活泼的儿子,都是那么懂事。她怎么忍心,让这几个孩子可能再次陷入从前那样的境地?现在这样,她做绣活,瑾娘玉娘帮衬,又有了红豆给的营生,以后就算小胖上学,女儿出门子,她也并不发愁。一切都挺好,这样,就好了。

    再说赵达家的第二日去跟王杨氏说了赵玉兰的意思,王杨氏虽然觉得可惜,倒也没说别的,只说是缘分未到。倒是后来杨向南知道了,沉吟许久,点点头,却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转眼间就到了年三十。这一年赵达家算是人丁兴旺,多了女儿和外孙女外孙子,又有外甥和干孙女两家也是添丁进口。因此大家都商量好了,年就在一起过。

    满满当当的一桌子酒菜,热腾腾的大肉饺子,摇曳的烛光,让人心生温暖,也对来年有了更好的期望。

    一夜春风吹过,僵硬的土地开始化冻,柳条杨枝也开始变得发软,泛出浅淡的青绿色。红豆的改建房屋大计,开始提上了日程。

    冬日里无事的时候,红豆把自己想改动的地方一一列了出来,这会儿才拿出来给叶致远看。

    叶致远看着图纸和上边附着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