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刀在空中划过,反射出来的光芒晃过众人的眼睛。高台上暗卫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下面的事情,郝鹏游却微笑着,看着南宫菲菲举刀落下。看着南宫菲菲被当成全城男人的玩物和失去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他宁愿选择后者。

    南宫菲菲一直看着郝鹏游的双眼,他的眼里没有气愤,没有怨恨,只有满满的心疼,即使她真的废了他、杀了他,他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独孤千叶没想到南宫菲菲说挥刀就挥刀,想要闪身飞去阻挡,却还是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南宫菲菲的刀落了下去……

    “砍下去!砍下去!”围观的人们在后面不停地叫喊着。

    看到刀离郝鹏游越来越近,独孤千叶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想着一会儿要用时光倒退的办法,让时间倒退回去,那时候要早点出去阻止悲剧发生。

    “哐啷!”

    没有想象中痛苦的闷哼,取而代之的是铁链被砍断的声音。独孤千叶睁眼,看到的是高台上是四目相对的两人。

    南宫菲菲再砍了几刀,砍断了郝鹏游身上的铁链。一得到自由,郝鹏游的身体软了下来,身上的伤让他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眼看就要倒在地上,南宫菲菲上前一把将他扶住,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菲菲……”郝鹏游将头靠在南宫菲菲的肩上,喊着她的名字。

    南宫菲菲侧头瞪了他一眼,引得他呵呵笑了起来,接着是痛苦的闷哼,喘息了几下,继续:“菲菲……”

    “我在。”南宫菲菲看着他。

    “菲菲……”郝鹏游一直叫着。

    “你叫我做什么?”南宫菲菲见郝鹏游叫了自己又不说话,瞪着他。

    “菲菲,我好久没有叫过你的名字了。”郝鹏游说,“每次想你的时候,我都不敢叫你的名字,因为我知道我叫了也没有人回答。无数次在梦里,我看到你被天地规则拉到了黑洞里,我叫你,你不回答,只是看着我流泪……菲菲……咳咳……菲菲……”

    南宫菲菲的泪水再次决堤,回答说:“我在,我在,我在……”

    郝鹏游吃力的抬起手,想要摸南宫菲菲的脸,但是伤的太重,手伸到一半就垂了下去,南宫菲菲伸出手,握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说:“你这个傻瓜,我不是让你离开吗?你又回来做什么?这里进的来出不去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当我知道进来的人还有机会活着的时候,我便坐不住了。想到你在这里受苦,我怎么能不来?要是真的出不去,我们也还在一起不是吗?”郝鹏游说。

    “可是我已经不干净了,我……”南宫菲菲想着自己已经被乔煌占有了身子,心里一阵痛。

    “嘘……”郝鹏游打断她的话,说:“不管你成了什么样子,都是我的菲菲,永远都是……”

    南宫菲菲感慨的看着郝鹏游,苦涩的笑了。他不介意,她介意啊!

    高台下,所有人都被着一转变弄得缓不过神来。她的刀明明是朝他下身砍去的,怎么就变成了铁链被砍断了?还在高台之上你侬我侬!

    “南宫菲菲,你这是在做什么?!”玉香一直在等着看南宫菲菲挥刀斩情人,没想到却来了这么一幕,看着高台上的人尖叫道。

    “我在做什么,你不是看了吗?”南宫菲菲扶着郝鹏游望着下面的人,说,“这么明显你都看不出来,难道你的智商真的只长到你胸上了?!”

    “你!”玉香听南宫菲菲骂自己没有智商,气的跳脚。她一直都想除掉南宫菲菲,好独霸乔煌的宠爱,让自己在无间地狱的可以过的好一些,奈何每次设计都被她躲过。今天她便要南宫菲菲永远的消失!她来到乔煌身身后,双手在他肩膀上捏着,望着南宫菲菲,说:“你这是打算背叛王了?背叛者的下场,不需要我提醒你吧?不过就算你现在回头,王也不会原谅你的!”

    乔煌看着南宫菲菲,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你现在回来,能保命,虽然后面的时间是归所有煌城男人的!继续,你们只能做一对亡命鸳鸯。”

    南宫菲菲对乔煌的本性深有了解,知道自己跨出那一步便没有回头的可能了。“你都这么说了,我还会回去吗?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回去的!”

    “不知死活!”乔煌见南宫菲菲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幽幽说道。

    郝鹏游向前一步,将南宫菲菲的护到身后,和乔煌对望着。

    乔煌往后一靠,说:“你倒算个男人。可惜你觊觎的我的女人。虽然是我穿过的破鞋,那也是我的。”

    “菲菲是我的!就算你曾经得到了她的人,你也不可能得到她的心!”郝鹏游坚定地说。

    “是吗?你真的不在乎她的身子被我看了吗?不在乎她是怎么在我的身下娇喘的吗?”乔煌说,“要是你真的不介意,我便成人之美,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吧!”

    乔煌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一群大汉便飞到了高台上,将郝鹏游和南宫菲菲包围起来。

    郝鹏游看着拿出丹药吃下去,双手护着南宫菲菲,说:“菲菲,一会儿我拦着他们,你去将其他人放了。他们是梦王派来保护我的人,与我非亲非故,不能让他们丢了性命。然后你和他们一起走,有梦王帮忙,肯定能离开这里的。”

    “那你呢?”南宫菲菲站到她旁边问。

    “我要是离开了,就去找你,好不好?”郝鹏游转过身,在她额头上留下一吻,说道。

    “不要!”南宫菲菲摇着头,坚定地说:“我要和你一起!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这么多人围攻,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存货的可能!即便是死,她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郝鹏游看到她眼里的坚持,握住她的手,点头说道:“好。我们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玉香看着郝鹏游和南宫菲菲生死不离,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对着台上的人吼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他们都做好死的准备了,你们还不上?!”

    高台上的人被玉香一吼,双手结印准备召唤自己的鬼宠,天空突然飞来一条火龙,台上的人只感觉到一阵灼热,便化成了灰烬飘散在风里。

    “谁?!”玉香转过来朝着人群后面大喊。眼看就要除掉南宫菲菲这个贱人了,谁在nǎ里捣乱?

    独孤千叶、紫霄、小火还有暗卫从藏身的地方飞出来,飞过众人头顶,落到高台上,转身望着台下的玉香:“桑夫人,好久不见!”

    台下的人看到独孤千叶的绝色容颜,顿时眼睛一亮,不少人口水都流了出来。听到她的声音,觉的自己的骨头都酥了。

    无间地狱本来女人就少,就算是有也轮不到他们。之前看玉香就已经让他们热血沸腾,现在看到独孤千叶,顿时觉得玉香就是鲜花旁边的小草了,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了。

    玉香看到独孤千叶,先是被她的光华一震,接着是被她的话一惊,下意识地问道:“你是谁?”

    独孤千叶笑了笑,说:“当然是你的旧识,桑夫人。”

    小火和暗卫上来后直接去去将其他暗卫救了下来,给他们丹药吃下,扶着他们来到了独孤千叶后面。

    “不可能,我不认识你!”玉香想了想,实在不记得独孤千叶。她以前大半人生都在叶城度过的,要是真的遇到这么出众的人,她不可能没有印象。

    “是吗?也许是我没有告诉你我还有个名字——百里邪!”独孤千叶说,她相信,对于这个名字,玉香肯定会“铭记于心”!

    果然,听到百里邪三个字,玉香的反应很大,往后退了两步,说:“你、你是百里邪?你不是男的吗?”

    “我可是如假包换的女人。”独孤千叶说,“倒是没想到桑夫人到了无间地狱后日子过得更加滋润了!”

    乔煌看玉香的反应那么大,问:“百里邪是谁?玉香你认识吗?”

    “就是她!就是她!”玉香指着独孤千叶,说:“就是她设计让我!她设计我发誓,让我违背誓言,才被打到无间地狱的!”

    “要不是你有其他心思,怎么会被我设计?”独孤千叶说。

    “小师妹!”郝鹏游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在看到独孤千叶出现的时候就知道他今天能安全离开了。

    独孤千叶瞥了郝鹏游一眼,冷冷的说:“师兄你倒是厉害,一个人就敢来闯十八层地狱!”

    “额,我不是心急嘛。”郝鹏游听到独孤千叶说话的语气,知道她生气了。

    南宫菲菲看着郝鹏游问:“游游,他们是?”

    “小师妹,还有妹夫。回头我给你介绍。”郝鹏游说。小火给了他疗伤丹药,虽然没有马上就好,但是看上去已经好不少。

    乔煌看到独孤千叶,将玉香往一边一扔,说:“你们这是来劫犯人吗?美人何必跟一个小白脸一起呢?不如跟了我吧,我保管你在我这里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小白脸?”独孤千叶听到乔煌的话,看了紫霄两眼,认同地点点头,说:“的确像小白脸。”

    紫霄的脸顿时黑了,看乔煌的眼神冰冷凛冽。在他的眼里,乔煌已经是死人了。上次觊觎独孤千叶的人是谁来着?他眯着眼想了想,好像是羽灵大陆炼丹师比赛的砂岩,不过最后好像死的很惨。他越看乔煌,越觉得他和砂岩是一类的!

    “怎么样?你要是跟了我的话,他们两人我便放了,菲菲我也让她跟他走。如何?”乔煌见独孤千叶没有立刻反对,继续说。他已经看出来了,她和郝鹏游关系不错,要是她愿意跟着他,放了他们他也不吃亏!

    “有句话不知道你乔煌鬼王听过没有。”独孤千叶说。

    “什么话?”乔煌问。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样子?”独孤千叶说,看到乔煌的脸色顿时变了,“你伤我师兄,还想让他心爱的女子废了他,你觉得我还会跟着你吗?”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抓了你,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低头!来人,给我上!”乔煌一直在第十八层地狱是第一人,现在被独孤千叶这么说,火气也上来了。看到那些侍卫飞上高台,朝他们吼道:“就把白衣女子留下,其他人全部给是杀!”

    “想杀我们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独孤千叶说,看到蜂拥而上的人,将兽兽还有简约之他们都叫了出来。

    那些侍卫看他们只有三个人,还有信心拿下他们,现在突然冒出这么多的高级灵兽和人,他们上去的身影一下子定在了空中。

    因为他们现在都是练习的死气,所以独孤千叶叫的是火系和雷系灵兽,正好将他们克制的死死的。不少人还没挨着他们的身体就被烧成了灰烬,或者是被劈成了渣渣!

    乔煌看到侍卫节节败退,朝高台上飞去,想亲手抓住独孤千叶。紫霄看他动作,飞身将他拦在了半空。

    虽然乔煌是第十八层里实力最强的,但是他没有得到黑暗灵珠认主,甚至连一星半点都要消化很久,所以算不得多厉害。更何况他的对手是紫霄,所以整个战斗几乎都是他在受虐,被紫霄踹上踢下,弄了个鼻青脸肿满头包。

    南宫菲菲从郝鹏游身后出来,捡起她扔在地上的大刀,朝玉香飞去。玉香仗着自己在床上得到乔煌的欢心,三番五次想要除掉她,今天更是让她杀郝鹏游,看到她想逃走,她追了上去。

    玉香本来就是是从玄月大陆过来的,实力很低,不过是因为勾搭上了乔煌才能在这里生存。而南宫菲菲是羽灵大陆隐世家族的小姐,天赋很好,实力高上玉香很多。可以说,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玉香解决掉了。

    玉香趴在地上,正好看到了战斗中的独孤千叶,当她趴下的时候她还在想,为什么遇到独孤千叶,她的命运就会大转盘呢?鲜血将地面染红,她没有想出答案便在血泊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大家都很久没有战斗了,难得有机会,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亢奋,那些侍卫很快便被打趴下了。不少来援助的侍卫看到他们的样子,吓得直接跑掉了。

    独孤千叶看着乔煌被紫霄打得连五官都快看不出来了,朝他说道:“紫霄,我们走吧。师兄他们需要疗伤。”

    “哼!没用的废物!就你这个样子还敢肖想小叶儿!”紫霄又乔煌身上踹了一脚才罢休,来到独孤千叶身边说:“便宜他了!”

    “小火。”独孤千叶见拦路的都被解决掉,将兽兽们都收回炼妖壶,带着郝鹏游他们飞了上去。小火朝还想扑上来的煌城侍卫喷了口火焰,将他们吓退后飞走了。

    “王!”等独孤千叶他们走了,侍卫跑过来扶起乔煌,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忍不住心里好笑,但是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

    “嘶……”乔煌顺着侍卫的手起身,牵扯到身上的伤口,痛得他直咧嘴。看到侍卫比自己还好,一脚踢了上去,吼道:“滚!”

    侍卫被踹开,乔煌看到了地上躺着死不瞑目的玉香,想到被救走的南宫菲菲,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因为动作过大,浑身的伤都在叫嚣。

    “居然敢骂我是废物!小白脸,我们走着瞧,我一定要把美人从你身边抢过来!”说完他朝城外飞了出去。他要去拿黑暗灵珠来对付他们,洗刷今天的耻辱!

    到了现在,他念念不忘的依然是美人。要是独孤千叶知道他的想法的话一定会附送一句狗改不了吃屎!

    一心想报仇的乔煌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空气有一阵异样的波动。

    独孤千叶将郝鹏游他们带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山上,半山腰正好有一个山洞,他们从小火身上下来,快速躲了进去。

    进去后,郝鹏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吓得南宫菲菲一阵激灵,赶紧扶着他坐下,焦急地问:“游游,你怎么样了?”

    独孤千叶走进来,瞥了地上的鲜血一眼,喂了他一粒丹药,说:“你放心,死不了!”

    南宫菲菲见独孤千叶,起身行礼,说:“今天多谢你们相救,要不然我和游游还有那些侍卫就……”

    独孤千叶扶了南宫菲菲一下,说:“谢什么,虽然有人做事不顾后果了一点,作为小师妹,我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小师妹……”郝鹏游望着独孤千叶,幽幽喊道。他知道独孤千叶生气,今天的情况的确比较危险,如果没有她们救援,所有人的性命都要交代在高台上了!但是他却不觉得后悔,要他眼睁睁看着南宫菲菲受到那样的羞辱,他宁愿今天和她一起死去!

    独孤千叶一看郝鹏游的样子,便知道他的想法了。叹了一口气,说:“你呀!要是你真的将命交代在这里了,你让师傅怎么办?他老人家得多伤心?我不是说你救人不对,但是像这样毫无计划,不但人没有救出来,还会连累别人跟你丢了性命!你忍心看着菲菲姑娘跟你一起死?这些暗卫和你非亲非故,因为你丢了性命,你不觉得心里有愧吗?!”

    “我……”郝鹏游被独孤千叶一顿说,心里也觉得对不起那些暗卫。他可以和南宫菲菲一起死,却不能拉着别人一起。他挣扎着起来,向几个暗卫行了个大礼,说:“鹏游今日鲁莽,害各位和我一起受苦,鹏游心里惭愧!”

    “公子严重了!我们奉王的命令保护你,自然要和你一起。要是你出事了,我们也无颜回去见王。”一个侍卫回答。

    南宫菲菲听到独孤千叶说郝鹏游,在一旁没有插嘴。她能理解郝鹏游的心情,要是她知道郝鹏游在受苦,她也会不顾一切去救她,但是他今天的行动实在是太鲁莽,她理智上也不赞同。

    “咳咳……”郝鹏游一番动作,让他又开始咳嗽,吐出不少鲜血。

    “游游!”南宫菲菲见到他吐血,哭着问,“游游,你怎么样?怎么还在吐血,你不要吓我啊!”

    郝鹏游伸手擦掉她脸上的泪,却将手上的鲜血弄到了她脸上。看着她明亮的双眼,他笑了笑,缓缓说:“如果我死了,你就跟着小师妹一起离开。从新过日子,你会有新的生活,有属于你的幸福,咳咳……”

    南宫菲菲不停地摇头,说:“不要,不要……”

    郝鹏游看着她,眼里全是不舍和心疼:“你幸福,我才能走的放心……”

    郝鹏游的手缓缓垂下,吓的南宫菲菲睁大了眼睛,瞬间如同坠入冰窖。拉住他掉下去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哭喊着:“不要,不要,游游,不要走!你走了我怎么办?不要,游游,不要走,不要……你走了,谁来给我幸福?没有你,我nǎ里还能有幸福?只要、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游游!游游!你等着我,我们说过,不管在nǎ里,我们都要在一起的!”

    南宫菲菲越说越伤心,眼里如同断线的珠子往下掉。暗卫看她伤心欲绝的样子都心生不忍,有的甚至转过身子不看他们。

    “游游,你等我!”南宫菲菲说完,拿出一把匕首就要朝自己胸口刺去。

    “铿锵!”身后的独孤千叶看到南宫菲菲的动作,打出一道灵力将匕首打落。

    重重地叹了口气,独孤千叶心里甚是无语。她刚刚不是说了郝鹏游不会死吗?为啥南宫菲菲会哭的这么伤心,还要殉情?

    “你要是死了,等他醒过来估计又要学你了!”独孤千叶开口说。

    南宫菲菲听到独孤千叶的话,涣散的双眼慢慢有了焦距,一脸祈盼地看着独孤千叶,问:“游游还能活过来吗?”

    汗——

    “他就没有死啊!”独孤千叶说,“不过是伤势过重,吃的丹药药力过猛,暂时性停止心跳而已。”

    果然,不到两息时间,郝鹏游猛然咳嗽了两下,吐出更多的鲜血,双眼慢慢睁开,看着南宫菲菲满脸的泪水,余光扫到地上的匕首,弱弱的说:“刚刚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只要我回来,什么都答应我。”

    南宫菲菲点点头,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甚是让人怜惜。郝鹏游伸手将她拉来下,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口,说:“菲菲,我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

    南宫菲菲听到他的心跳,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纠结的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她点点头,说:“只要有你,什么都可以。”

    独孤千叶朝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大家都悄悄的出去了。出去后小火问独孤千叶:“姐姐,你刚刚是故意的吧?”

    “对啊!”独孤千叶很干脆的承认了。

    “姐姐你好坏!”小火笑着说。

    “嗯,是有一点。”紫霄说。几个暗卫在心里赞同小火的话,不过他们不敢说出来。

    独孤千叶瞪了他俩一眼,说:“我那是为他们好!之前就看出来了,南宫菲菲是个比较刚烈的女子,她在地狱受到的磨难让她心里有结。打不开这个结,他俩就不要想走到一起了。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我让他们经历一下生离死别,认识到自己最心底的想法。”

    “但是你这个办法也太……”小火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说好吧,又让南宫菲菲那么伤心;说不好吧,也的确是打开了她的心结。

    站在半山腰,看着灰暗的世界,独孤千叶打心里想要毁灭掉它。看着枯树枝上的乌鸦,说:“经过这么一番动静,虞行那边应该会得到消息了吧。不知道能不能在他来之前找到黑暗灵珠。”

    “焰一已经跟了过去,只要乔煌是去找黑暗灵珠的话,我们一定能得到消息。”紫霄说。

    “嗯。”独孤千叶应了一声,心里有种黑暗灵珠不会乖乖回来的感觉,“虞行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话,肯定会下来的,到时候最后的战斗就要来了……”

    “到时候造反的王爷也会有所行动。”紫霄说,“我们和千君商议一下怎么对付他们。”

    “好。”独孤千叶点头。随后紫霄便和梦千君取得了联系,一群人开始商议起办法来。

    无间地狱第十一层,一座可以和梦千君的王宫媲美的宫殿里,虞行和十一王爷正在商议着事情。他们之前做好约定,虞行帮他坐上无间地位王的位置,他则对虞行俯首称臣,让无间地狱划归到虞行的统治之下。

    十一王爷虽然还是对被统治着,就算是划归到虞行下面,他在无间地狱却是最大的。虞行平时来这里的时间不会多,他要的不过是统一世界而已,所以十一王爷完全就算土霸王了!而且虞行的实力那么强,在他看来帮他推倒梦千君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于是两人的协议便这么达成了。

    “你说黑暗灵珠在第十八层地狱?”虞行问。

    第十一王爷点点头,肯定的说:“我敢保证黑暗灵珠一定在第十八层地狱。当年乔煌鬼王就是用它的力量成为第十八层最厉害的人的。而且他还在一百年面前拿出来向前来祝贺生日的人展示了。”

    虞行右手转着左手拇指上的扳指,说:“他们来了这么久,现在肯定去了第十八层地狱了。前两天被杀掉的侍卫应该就是她杀的。不能让他们得到黑暗灵珠,来人,马上派人去第十八层地狱阻止他们!”

    上次守卫十一层和十二层的士兵突然消失了,没留下一点痕迹,那时候他就该猜到是独孤千叶弄的!

    “是。”穷奇拉着饕餮来到虞行面前,说,“主人,是我们自己去,还是请十一王爷派兵一起?”

    虞行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十一王爷指望着虞行帮他扳倒梦千君呢,这些小事当然要出一份力了。于是赶紧表态说:“天尊大人,天尊大人兵力神勇,但是这无间地狱环境特殊,我那些虾兵蟹将实力虽然不高,但是对这里比较了解,所以就让他们给穷奇大人他们领路吧。”

    “好。”虞行点头同意。他虽然看不上地狱里的这些杂碎,但是他要的就是十一王爷的态度,臣服的态度!十一王爷的表现他很满yi。

    十一王爷打算往外面叫人的时候,一个侍卫跑了进来,说:“王爷,第十八层地狱出事了!”

    十一王爷一惊,从座位上下来,急急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因为虞行说了要黑暗灵珠,他打探到消息后就回来给虞行报告了,派出去的人并没有收回来,一直监视着乔煌的行踪,现在看到派出去的侍卫说出事,他怕灵珠被抢了,虞行将账算到他头上,到时候得不到他的支持不说,说不定还会被连累,让他将矛头对向自己。

    虞行和穷奇他们也将注意力放到这个侍卫身上,要是他说出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侍卫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心里有些发抖,说:“乔煌被一男一女带着许多灵兽毒打了一顿,将他的宠姬和一个男子救走了。”

    虞行听到说一男一女,猜测是紫霄和独孤千叶一起,一道灵力打到空中,形成一个人影,看着侍卫问:“那男的是不是这个人?”

    侍卫抬头看了一眼,说:“就是他。”

    虞行将人影打散,穷奇问道:“你将当时的情景好好说一遍,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遗漏!”

    “是。”

    侍卫将当时的情况复述了一遍,穷奇问:“你有没有看到他们在乔煌身上拿走黑暗灵珠?”

    侍卫努力回想了一遍,很肯定的说:“没有。”

    听完侍卫的话,穷奇看了虞行一眼,说:“主人,我和饕餮现在就去,也许还能阻止他们……”

    虞行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们去没用。紫霄在那里,你们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让她们得到黑暗灵珠,不然……”穷奇说。当年的事情他和虞行最清楚,要独孤千叶恢复实力的话,他们肯定没有活路的!

    虞行也明白这个道理,说:“我亲自去,你留下两支维和小队的人帮助十一王爷打梦千君,带着其他人跟我去第十八层!”

    虽然事发有些突然,但是到了这个份上,他已经没有后路了!

    “好,我这就去将所有将军叫来,给他们交代一下。”穷奇说。

    虞行挥了挥手,穷奇转身出去了。十一王爷看着虞行问:“天尊大人,属下愿意随天尊大人前去,效犬马之劳。”

    “不用了。你还有你的事情要做。”虞行说,“我带兵去十八层,梦千君肯定会前去救援,等他的大部队一走,你就趁机占领他的宫殿。”

    “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准备。”十一王爷说完退了下去。穷奇则带着一群人进来了,和虞行快速商议了一会儿,留下两人,其他的都和他一起出去了。

    虞行来到外面,穷奇已经将要去的士兵都召集好了,看着整齐的军队,虞行满yi的点点头。要是其他几只灵兽也像穷奇一样能干就好了!

    “出发!”他朝下面的人喊了一身,率先飞向第十二层。

    穷奇紧随其后,接着是饕餮等另外三大凶兽和一众将军以及百万大军,浩浩荡荡的阵势让一路遇到的鬼畜都颤抖不已。

    无间地狱第一层,梦千君看着眼前的大军,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从来没让你们打过仗,你们的战斗力怎么样也不得而知。咳咳,希望不会让我失望。一切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现在,你们跟我去第十八层!”

    “是,王!”众人回答,但是气势明显不是很好。

    梦千君无奈的看了看他们,感概自己平时真的是太放纵他们,说道:“谁不给我好好表现的,战斗结束后便给我留在第十八层!到时候看不到美女,吃不到好肉,喝不到好酒,你们可不要后悔。”

    吓?!

    百里如烟和一些王爷在一旁看梦千君阅兵,听到他的话,顿时冷汗直流。有这么阅兵的吗?

    但是刚刚还焉儿的士兵一下子变得精神抖擞,大声吼道:“我们一定奋勇杀敌,让他们有来无回!”然后回来看美女,吃好肉,喝好酒!最后一句每人说出来,但是他们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他们的想法了。

    “真的是……”百里如烟看着这前后的差别,甚是无语。

    梦千君转身看着百里如烟,说:“我走了,你在王宫一切小心。要提防十一王爷他们几个。”

    百里如烟点点头,说:“我知道的。你要小心!保护好千叶。我等你回来。”

    “我会的。”梦千君说。

    他身后的叮咚看着百里如烟,想让她注意安全,动了动嘴皮子,却没有说出来。

    百里如烟给梦千君披好好战袍,又拿出一件黑色的战袍,来到叮咚身边,给他披上,系好,说:“注意安全。”

    叮咚没想到百里如烟会给自己披战袍,愣在那里。直到她开口,他才回过神来,说:“公主也是。”

    “嗯。等你和哥哥回来。”百里如烟说。

    不远处,戚无双和柒月告别。之前柒月说要送她回去,她最终还是拒绝了,决定留下来陪着他一起。虽然这次她也很想一起去,但是太过危险,她被留了下来陪百里如烟。

    黑子在一旁看着依依不舍的两人,没想到柒月还真的去找了一个女人。他看了看灰蒙蒙得到天空,感慨当初的单身三人组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思索要不要自己也去找一个?反正单身这么多年,也玩儿够了,可以找一个牵绊了。

    “走吧。”梦千君喊道,和柒月黑子一起带着军队朝十八层地狱奔赴而去。

    当他们过了第十一层,一直守在通道不远处查探消息的人立即将消息报告给十一王爷,不久一支军队朝第一层出发了……

    第十八层里,独孤千叶得到消息,知道虞行和梦千君都带着人来了这里,焦急地等着焰一的消息。

    “小叶儿,有消息了。”紫霄从外面进来,对独孤千叶说。

    “找到小黑珠了吗?”独孤千叶原本和南宫菲菲在聊天,听到紫霄的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紫霄点点头,说:“焰一传来消息,说乔煌去了西南方向百万里外的地方,潜到地下去了。黑暗灵珠应该是在那里。”

    “那我们现在马上出发。去和焰一会和。”独孤千叶说。

    “好。”

    紫霄带着独孤千叶,郝鹏游牵着南宫菲菲,加上暗卫几人,坐在小火身上往紫霄说的方向飞去。

    “千君说虞行已经带着人来十八层地狱了,但愿我们能在他到之前将小黑珠找到。”独孤千叶说。

    “不用担心,就算是他来了,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的。”紫霄自信地说。

    独孤千叶摇摇头,说:“直觉告诉我,要是找不到小黑珠,我们打不过他。”

    虽然不知道独孤千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但是她的话他还是比较相信的。“那我们加快速度。”

    “嗯。”独孤千叶对小火吩咐下去,让它再加快速度。

    郝鹏游这才知道为了救自己,独孤千叶他们暴露自己的行踪给他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他望着独孤千叶,说:“对不起,小师妹。都怪我,要不是我……”

    “师兄,如果看到你有危险而不去救你的话,我会内疚死的。”独孤千叶说,“现在只是情况危急一些,也不是到了无法解决的时刻。你就不要自责了。”

    小火加速飞行,不久他们便到了焰一说的地方。远远望见焰一和几个焰字军的人在一片沼泽里等着他们。

    “焰一,乔煌呢?”独孤千叶飞到他们身边问。

    焰一几人朝紫霄他们行了个礼,回答说:“乔煌到了这里就往地下走了,我们派人下去看了一下,下面是一个迷宫,我们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他,只好原路返回,在这里等着。”

    独孤千叶看了看黑乎乎的沼泽,说:“火灵珠感觉到小黑珠的确在这里,我们现在下……”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抬头看着天上,同时将几颗灵珠扔进了沼泽。

    紫霄来到她身边,隐隐将她挡在身后。

    “小师妹,怎么了?”郝鹏游看独孤千叶紧张的样子,问,“是不是虞行来了?”

    独孤千叶点点头,所望天空空气动荡了一下,虞行带着穷奇等人出现在他们眼前。

    虞行望着紫霄旁边绝色女子,不用猜也知道她的身份。那遗世独立的气质和那时候的她好像。不过比之前多了人类的七情六欲,懂了世间爱恨情仇,不似以前那般不食人间烟火。如此风华绝代的人物,为什么在之前他一直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以至于让成长到了这个高度?

    “我该叫你什么?创世神?姐姐?”

    “我叫独孤千叶,你不会不知道吧?”

    “不想承认你的身份?”虞行嘲讽道。

    独孤千叶和紫霄飞到半空,与虞行对持着。听到虞行的话,突然就笑了,说:“创世神的身份吗?我现在是独孤千叶,不是创世神,我有她没有的感情,经历了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是她,也不是她!”

    “既然你想做她,为什么要寻找五行灵珠,为什么要恢复她的实力?”虞行问。

    “有狗在身后追,我自然要往前面跑了。”独孤千叶看着虞行,话里的意思自然说他是那只狗了。

    “你果然不是她,她不会说这样犀利的话。”虞行伤感的说,“如果你愿意放弃黑暗灵珠,将五行灵珠毁掉的话,我愿意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独孤千叶笑了,“你要是真的会放我一马,当初为什么会对下手?今天又怎么会带这么多人来?等我真的将灵珠毁掉,你觉得你会实现你的话吗?”

    “呵呵,你比以前聪明了。”虞行说,“以前不管我们说什么你都不相信,即便是漏洞百出的话,你也不会去想nǎ里有问题,你笃定所有人都是善良的,认为这世界都是美好的。可是你看,无间地狱一样是你创造出来的,你不想要看他们,便从来不来着这里!你说你爱世间的每一个生物,可是你爱他们吗?你所谓的公平对待呢?不!你没有,你一点都不公平!”

    独孤千叶皱眉,看着突然暴走的虞行。

    “你将你的爱分给了紫霄他们,你总是看不到我!”虞行激动地说,“你为紫霄创造独属于他的界面,梦千君转世到了无间地狱,你便扶持他做了这里的王。容修天赋不过尔尔,你却让他和我平起平坐,一起当什么将军!我呢?我的努力你从来看不见,我的想法你从来不在乎,既然你做不到公平,那我便自己来夺取我想要的,这有什么错?”

    “那不过是你为自己的嫉妒找的借口!”梦千君的声音传来,独孤千叶回头,看到他带着柒月他们出现在自己身后。

    “好,好,你们都来了!只要灭掉你们,这个世界便是我一个人的了,哈哈哈哈!”虞行大笑。看到梦千君来,他并没有一丝惊讶,反而很高兴。一切就如他预料的,所有的恩怨都会在这十八层地狱里了结。

    紫霄看着狂笑的人,说:“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打赢我们几个人吗?”

    虞行望着紫霄,这个压了他一辈子的男人,说:“你是她创造出来的第一个人类,有她的血脉在身,我们不过是她用混沌之力创造出来的,所有你压了我一辈子,但是今天,我要你知道,我已经不是那个任你欺压的虞行了!”

    “是吗,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紫霄说完便朝虞行攻了上去。

    紫霄的行动如同战争的号角,数以千万计的军队快速分散开来,战场很快蔓延至整个无间地狱。无间地狱的人很多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便被战火波及,失去了性命。

    独孤千叶将炼妖壶里所有的人都叫了出来,黑暗一族、凤凰族、龙族、麒麟以及之前被独孤千叶所救的人和兽族,全部投入到了战斗里来。

    这时候,空间突然被撕裂,界面守卫者出现在十八层地狱。他们还来不及说话,便加入了战斗。

    紫霄和虞行对战,梦千君和龚史战到了一起,四大神兽对上四大凶兽,其他人找到实力差不多的对手。

    穷奇和扶殇对战着,双方都化成了本体。穷奇在扶殇的身上咬了一口,撕下来一大块皮肉,它咀嚼了几下吞了下去。

    “百万年前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依然会是我的手下败将!哈哈哈哈……”穷奇说,嘴角还残留着扶殇的鲜血。

    扶殇仰天大吼一声,发出的力量将他附近的人都震开了,一些实力低的直接被拦腰砍成了两半。他看了看自己尾部被撕掉肉的地方,那里还在往下滴着鲜血,听到穷奇得意的笑声,想起了百万年前的那次大仗。

    那时候他的对手也是穷奇,原本他俩的实力差不多,但是穷奇因为吸食了创世神的精血,实力大增,将他打成了重伤。他好不容易逃脱,却因为伤势过重,不能自信疗伤,不得已为自己凝结了一个蛋,让自己陷入沉睡,慢慢疗伤。但是效果一直不怎么明显,直到遇到独孤千叶,她不时用混沌之力和她的血喂养他,让他伤势得以恢复,并随着她势力进步而更加厉害。

    等穷奇笑够停下来,他才摆了摆龙尾,说:“鹿死谁手有未可知,你高兴的太早了!”说完龙尾朝穷奇甩了过去。

    扶殇的本体非常庞大,龙尾长而有力,在空中划出一阵呼啸声。穷奇虽然自负,但是面对他的龙尾依然不敢硬拼,身体快速往后躲开,小山一样高达的身躯将后面的人直接撞出了几百米远。

    扶殇见穷奇躲开自己的龙尾,趁着他躲避的时候喷出龙息,穷奇避散不及,只凝出了薄薄的防御层,被龙息融化掉,他自己也被烧光了毛,身上的皮黑一块焦一块的。

    穷奇一直很喜欢自己的一身皮毛,现在被扶殇烧的干干净净,差点被气得吐血。他张开嘴,一道灵力球在他嘴里慢慢成形,然后对着扶殇吐了出去。

    扶殇也在嘴里凝出一个火球,对着穷奇的灵力球飞了过去……

    独孤千叶坐在蓝莓身上,望了对战中的紫霞和虞行一眼,拿出伏羲琴快速弹奏起来,音波从琴身飞出,有目标的朝虞行的人打去,那些人正专心对付自己的对手,冷不防被伏羲琴攻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去了西方极乐世界。

    虞行听到琴声,将紫霄逼退,不可思议的望着独孤千叶手下的伏羲琴。

    “伏羲琴!”虞行惊讶地喊声来。十大神器不是被她封印扔到了无尽虚空吗?怎么会出在她手上?!其他神器是不是也在她身上?

    紫霄看了独孤千叶一眼,又将注意力转回虞行身上。经过刚刚的对打,他明显感觉到虞行比上次的时候实力强了不少,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虞行比之前难对付了!他必须时刻注意虞行的动作,防止他偷袭。

    虞行也感觉到紫霄的小心翼翼,将目光从独孤千叶身上收回,看着紫霄嘿嘿笑着,说:“感觉出来了?是不是发现打不过我了?”

    “你做了什么?”紫霄问。

    “做了什么?也没做什么,只是在来无间地狱之前,用猾归将吸食了几个界面的灵气罢了。”虞行说,“我现在才知道我当初那只小猾归是被你们弄死的!可惜你们以为只有那一只猾归,却不知道我在天灵界也养了一只。你在天灵界派了多少探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为了躲过你的耳目,我花费了多少心思你知道吗?”

    “你居然豢养猾归!”虞行听到猾归,想到它的破坏力,心里一阵紧张,问:“你这次有破坏了多少大陆?!”

    “不多,才十个而已。”虞行轻描淡写的样子,根本没有想过那十个界面有多少条生命!看到紫霄气愤的样子,他得意一笑,说:“他们是的我子民,我喜欢如何就如何!”

    “就像你灭了一个界面的人来给你当腐尸是吗?”紫霄冷冷地说。

    用十个界面的人来助他实力更上一层,紫霄听到这个心里震惊不小。他虽然不管别人的事情,但是那么多的生命消逝,他也不能接受这个事情。

    说到腐尸,虞行脸上笑容更甚,看着前面以一敌十的腐尸军队,说:“你看我的腐尸军队,他们的战斗力比起这里所有军队都要强,要不是你上次去给我灭了一些,我现在实力还要强上不少。不过就算如此,它们依然是我强大的战斗力!我不怕告诉你,我的杀手锏还没真正的使出来,今天你们几个,全部都别想离开,哈哈哈——”

    紫霄看着虞行自信的样子,不知道他所谓的杀手锏是什么。想到独孤千叶之前说的话,他心里涌上浓浓的担忧。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不能退一步,因为他的后面是她,他要为她顶住前面的风雨。

    他双手快速变换手势,一张和独孤千叶的天罗地网相似的网慢慢凝结而成。虞行也凝出灵力,将空中慢慢形成了一柄长剑,两人都蓄势待发……

    此时,无间地狱第一层王宫里,百里如烟看着戚无双在大殿里来回走动,说:“无双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走了?我的眼睛都被晃花了!”

    戚无双被百里如烟的话定在原地,转身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公主对不起。我只是心里比较担心柒月,所以脚步就停不下来了。”

    “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你要相信他们不会有事的。与其担心别人,你还不如担心一下我们自己。”百里如烟说。

    “担心我们?我们这里和第十八层隔了这么远,有什么好担心的?”戚无双对无间地狱的形势并不了解,以为所以的危机全部来自虞行那里。

    百里如烟看着戚无双,想起柒月说她是一个国家的公主,心想这一定是远离皇室争斗长大的!

    “虞行带来的人太多,为了对付他,我哥把所有军队都带去了,现在的王宫就是一个空壳子。除了宫里的侍卫,就只剩你我了。”百里如烟解释说,“十一老鬼和另外几个老鬼带着他们的鬼东西一来,我们不是就危险了吗?”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跟着虞行去十八层?”戚无双问。被百里如烟转移了实现,她的心里没有那么担忧了,坐到百里如烟身边问。

    “虞行这个人自负得很,他觉得自己能解决掉千叶他们,便不会让他们跟着,而是会叫他来攻占王宫。”百里如烟说。她的前世和虞行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戚无双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但是依然不见焦急。百里如烟看着她,问:“你就不担心?”

    “不担心啊!”戚无双答应得很干脆。

    “为什么?”百里如烟好奇了,她刚刚还忧心不已,现在到自己身上就不担心了?

    戚无双看了百里如烟一眼,说:“你能很淡定地坐在这里,说明你对要发生的情况有把握啊。你都不担心,我自然也不担心了。”

    “额——”百里如烟语塞,能这样想的吗?

    戚无双有些感慨的说:“同为公主,比起你,我差了好远。”

    这时候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向百里如烟行了个礼,说:“公主,我们被包围了。”

    进来的是百里如烟的贴身侍卫弘七,他说的事情很紧急,但是脸上去看不出来一点焦急。百里如烟看着弘七淡定的样子,摇摇头,说:“弘七,你就不能表现的稍微紧张一点吗?”

    “不能。”弘七说,“有公主在这里,我实在紧张不起来。”

    “噗……”百里如烟刚刚喝到嘴里的茶喷了出来,戚无双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百里如烟放下杯子,说:“既然他们来了,我们就出去会会他们吧。就我们几个人,我心里发毛啊!”

    弘七来到百里如烟身后,说:“公主说笑了,你之前说有你就没问题的。你现在要是都心里发毛了,我们就更怕了。所以公主,为了这王宫上上下下的人,还请公主不要说这样的话。”

    “额……”百里如烟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被弘七这么一说,她的余音在喉咙里打转,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好吧,貌似梦千君离去的时候她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好赖不赖被弘七这个闷骚男听到了!她幽叹了口气,说:“走吧,我们出去会会他们!”

    十一王爷让自己的人将王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他知道梦千君带走了全部军队,看到百里如烟只带着几个人出来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这么几个人,他觉得自己带了这么多人来完全就是小题大做了!

    百里如烟出来,看着鼻孔朝天的十一王爷,说:“老鬼,你不在你的十一层带着,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哼,你少给我摆公主的架子,我知道王宫现在里没有人了,梦千君把军队都带走了,就没考虑过你的安危吗?”十一王爷说,“啧啧,我以前倒是没发现,你这长相身段倒是挺诱人的。正好可以让我拿来犒赏我下面的人。你旁边的人儿也不错,没有血缘关系,可以抓回去当我一千零一位宠姬!”

    百里如烟看着十一王爷那色眯眯的样子,心里一阵恶心,说:“老鬼,你这么老了,下面还能硬的起来吗?你那么多宠姬,怎么没有精尽身亡呢?难道每次都是用手指吗?还是每次你只能看着吃不了?”

    百里如烟身后的一干人听到她的话,集体抽了抽嘴。弘七看着百里如烟,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一面。

    “你混账!”十一王爷被百里如烟的话气得面红耳赤,骂道。

    “你大逆不道,带人谋反,你就不混账了?”百里如烟鄙夷的说。

    “哼,等我坐上王位,我就是无间地狱的王,到时候谁敢说我谋反?”十一王爷说,“本来想留你们一条活路的,既然你们这么不识趣,那就跟着他们一起死吧!”

    十一王爷一挥手,那些侍卫便围了上来。

    百里如烟看着比自己多上几百倍不止的人,说:“十一老鬼,你知道吗,我们等的就是你来!”说完她带着众人飞到了空中,望着下面的人,一脸的冰冷。她拿出一块石头,下面的十七王爷一眼便认了出来。

    “幻石!”

    百里如烟看着幻石,说:“降狱,降域,麻烦你们了。”

    幻石白光一闪,黑衣黑发和红衣银发人影便出现在他们面前。看了看密密麻麻的人,异口同声道:“交给我们吧。”

    说完两人双手结印,做着同样的动作,一阵耀眼的白光从他们身上发出来,下面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随着白光慢慢融合到了一起,白光消失,黑衣银发的人出现在大家面前。

    幻石看着朝他们飞扑上来的人,十指飞舞,白色灵雾从他指尖冒出来,快速将所有人都笼罩了进去。

    “幻杀阵!”幻石话落,浓雾里便传来阵阵痛苦的嘶吼,鲜血不断从浓雾里流出来,整个王宫门口陷入一条血河之中。

    所有进入幻杀阵的人都失去了理智,对着自己身边的人疯狂的厮杀着。

    十一王爷看着自己的属下进入灵雾便没有人出来,对着其他人吼道:“继续上!”

    那些士兵看前面的人上去后无一生还,心里胆怯不已,但是十一王爷发话没有人敢违背,犹犹豫豫的上去了。不过下次还是和其他人一样,除了死亡,别无二路。

    有的人被吓住了,飞到了幻杀阵外面不敢进去,里面突然伸出一条条触手一样的动作,趁他们不注意将他们拉了进去,里面又传来阵阵哀嚎。

    幻石冷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