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 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忆后再找容修叙叙旧。”

    独孤千叶点头应好,用同样的方法在百里如烟的太阳穴那里输入灵力,百里如烟先是眉头一皱,接着脸上便是各种奇怪的表情。独孤千叶看着她的样子便知道为什么她的表情那么怪了。

    这一世的百里如烟是个勤奋修炼的人,性格也比较稳重。而前世的何曦却是个性比较欢脱的人,整个一个没长大的还在。不过当初创世神离开后她倒是成长了不少,可是还是抵不住心里的悲伤,选择了转世。

    独孤千叶一边关注百里如烟的情况,一边看着蛋蛋有没有什么意外,时不时还要帮助它一把。

    百里如烟用了两天的时间消化掉了自己的前世的记忆,和独孤千叶打了招呼后出去找容修叙旧去了。而独孤千叶则一直在屋子里陪着蛋蛋,知道它全部融合成功。

    “啵——”混沌球破裂,蛋蛋从里面落了出来,在空中飞了一圈来到独孤千叶面前。

    “笨女人,我完成了!我又是完整的混沌天珠了!”蛋蛋高兴地旋转着。

    独孤千叶将蛋蛋的本体收回体内,抱着蛋蛋,问:“你都已经融合另一半了,怎么还是这么小一个娃娃?”

    蛋蛋从她怀抱里飞了出来,摇身一变,一个翩翩公子便出现在她面前,不过这仅限于他的身材,他的脸蛋还是当初的样子,不过看上去稍微显得成熟了一点。

    想到他刚刚还在自己怀里蹭啊蹭,忍不住满脸黑线,无语地瞪着蛋蛋。“蛋蛋……”

    “诶,不要再叫我蛋蛋哦,你要是再叫我蛋蛋的话,我会以为你是想看我的蛋蛋了。”蛋蛋邪魅一笑,开口说道。

    独孤千叶差点被蛋蛋的话雷的呛住喉咙,瞪着他说:“你怎么变得这么猥琐了?!你换我以前清纯的蛋蛋!”

    “合体以后的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啊?一经合成,概不包换。笨女人,你就认了吧!”蛋蛋说完朝外面走了出去,气的独孤千叶差点将牙齿咬碎。

    百里如烟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独孤千叶气得不行的样子,走过来问:“你怎么了?”

    “我快被某个蛋气死了!”独孤千叶恨恨地说,“我真想一把捏死他!”

    “额——你真不淡定!”百里如烟说。

    独孤千叶知道自己只有被蛋蛋气的份,于是选择遗弃他,问:“你逛完了里面了吗?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

    “好。”百里如烟点点头说,“反正炼妖壶我曾经来过,也没太多新鲜的。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了,出去外面的人呢肯定会着急的。”

    “外面一天,这里一个月,所以外面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太早!”独孤千叶说,然后神神秘秘地看着百里如烟,“而且我还让嘟嘟随时注意外面的情况,这段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除了某个男人坐在外面的大石头上一脸焦急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家如烟心里面的良人呢?”

    百里如烟一看独孤千叶的样子便知道她在调笑自己,说:“胡说什么呢!那是我王兄的暗卫!因为我要出来特地,他被王兄叫来给我用几天罢了。”

    “只是暗卫的关系?我看不像哦,那眼里的担忧可不是一个侍卫对主人会有的。”独孤千叶说,“就是不知道我们冷艳高贵的如烟小姐看上他没有!”

    百里如烟没想到独孤千叶会这么调侃自己,瞪了她一眼,说:“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走吧。”独孤千叶想着外面知道自己是创世神后就一直很疯狂的人们,有些头疼,直接带着百里如烟从屋子离开了。

    她们出去还是在那块大石头上面。叮咚想着百里如烟已经消失大半天了,心里正暗自焦急,百里如烟和独孤千叶的身影便出现了。

    “公主!”叮咚看到完好的百里如烟心里松了一口气。

    “叮咚,去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儿启程回去。”百里如烟吩咐道。

    “是,公主。”叮咚见百里如烟没事,放心回去了。

    独孤千叶带着百里如烟来到降域他们身边,说:“降域,有件事情想请你哥哥帮帮忙。”

    降域和降狱对望了一眼,然后降狱开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我去帮助梦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只能跟着你。”

    “什么意思?”百里如烟问。

    “我和我哥是一体双生,所以你和我有契约关系,我哥自然也已经认你为主了。”降域向独孤千叶解释说,“所以他不能再认别人为主。”

    原来如此!

    百里如烟笑了笑,说:“我没有想要你认主,只是想请你帮忙,在需要的时候出出力就可以了。”

    降狱看了看独孤千叶,见她没反对,点点头说:“好。我也要那些打我主意的人付出代价了!”

    降域望着独孤千叶,想说什么又没说,独孤千叶疑惑问道:“降域,怎么了?”

    “我想和我哥一起,我们合体的话实力更强,所以……”降域有些为难地开口。

    独孤千叶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情,听了他的话笑了,说:“那你就和你哥哥一起吧。等你们帮他们解决完无间地狱的内乱,记得问千君要报酬。”

    “好。”降域回答,“我不会忘了的。”

    随后降狱也化成了一个骷髅耳钉,钻到了独孤千叶的另外一个耳朵上面,降域也回去了。独孤千叶和百里如烟回到营地,准备启程回去,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波动,惊得叮咚一下子站到了百里如烟的前面。

    “没事。”独孤千叶说。

    不一会儿,紫霄和刺魂的身影便划破空间出现在他们面前,想着为刺魂留些面子,紫霄没有坐在它的身上。看到独孤千叶,紫霄一下子蹭了上来。

    “小叶儿,想死我了,你想我没有?”紫霄一把抱住独孤千叶,不管一旁多少将领看着。

    独孤千叶把将紫霄的头推开,双眼不满地瞪着他。她可是还记着他说的腰娶创世神的事情呢!

    “怎么了?”紫霄不知道独孤千叶怎么了,疑惑地问。

    “哼!”独孤千叶冷哼一声,将他带去了炼妖壶里。

    独孤千叶和紫霄离开,大家都没有惊讶,只当两人是久了没见面亲热去了。刺魂从一来就皱着眉头望着百里如烟。

    叮咚看到是紫霄和刺魂,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百里如烟感激的朝他笑笑。刺魂总觉的她的笑容有些刺眼,想用自己尖利的爪子撕碎了它!

    因为上次的事情,百里如烟看着刺魂没什么好感,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你……”刺魂没想到百里如烟不理会自己径直离开,想伸手抓她,被叮咚一个闪身挡住了。“公主事忙,不如我陪你走走吧。这鬼月湖的风景不错,你要不要看看?”

    刺魂哪里想和叮咚游湖,看着百里如烟的背影,恨恨回答:“不用了!”

    “那叮咚也让大军准备回宫,刺魂你随意。”叮咚说完,追着百里如烟的身影离开了。

    “你们……”刺魂没想到叮咚就这么走了,将自己凉在一旁,“气死我了!”

    独孤千叶直接将紫霄带到炼妖壶里自己的房间,将他往床上一扔,自己坐在桌子旁边,冷眼瞪着他。

    紫霄感觉到独孤千叶在生气,斜躺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独孤千叶,问:“小叶儿这是想要吃掉我的意思吗?”

    “没脸没皮!”独孤千叶依旧气愤。

    “你要是想要吃掉我,用不着这么大张旗鼓吧,虽然我很想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但是你就这么从如烟的军队面前掳走我,对你的形象可不好哦?他们还会以为你饥渴难耐呢!”紫霄继续说。

    “滚!”独孤千叶差点被紫霄的话噎住,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朝他扔了过去。

    紫霄伸手接住茶杯,再一甩,茶杯又回到了桌子上。看到独孤千叶是真的生气了,手上灵力一动,凝成一条白练,绑住独孤千叶的细腰,将她拉到床上来,自己再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下面。

    独孤千叶不防紫霄会将自己弄到床上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他压在身下,看着他充满笑意的双眼,她冷着脸说:“你给我下去!”

    “不要!”紫霄看着独孤千叶生气的脸庞,无赖地说,“还是说你想要在上面?这个倒是可以。”说完他抱着独孤千叶在床上一滚,成了她在上面,自己在下面。

    独孤千叶没想到紫霄真的把自己弄到了上面,感觉到身下的某处的坚硬,她小脸一红,骂道:“流氓!”

    紫霄将身体往上顶了顶,说:“流氓那也是对你一个人流氓!”

    紫霄的话让独孤千叶的火气又上来了,瞪着他,说:“一个人?你确定?”

    紫霄感觉到独孤千叶说这话的语气有点奇怪,说:“你怎么了?”

    “你不是说你要娶别人吗?你都能这样说了,谁知道你还有没有对别人流氓过,对别人说过要娶她的话!”独孤千叶咬着嘴唇说道。

    紫霄看到独孤千叶的样子,想到她已经恢复了创世神的记忆,一下子明白了她生气的原因。抱着她再一翻身,又将她压在了身下,然后吻上她的小嘴,用舌头将她咬着唇的牙撬开,感觉到她不再咬自己才放开。

    “你吃醋了!”紫霄看着身下的人说。

    独孤千叶将脸转到一边不看他,也不否认他说的话。

    紫霄将她的脸搬过来,看着她的眼睛,深情款款地说:“我是说等我成长起来就娶她,但是我那时候并不喜欢她,只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之间要在一起,想要知道在一起的意义,才会说想娶她的。从我生命的开始到现在到以后,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也只会喜欢你一人!”

    “哼!”独孤千叶还是不理他,再次将脸转到一边。

    紫霄有些挫败,将头埋在她的颈窝,说:“你要我怎么说才能消气呢?要不我将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看吧?”

    紫霄说着起身下来,拿出一把匕首就要挖自己的心窝,被独孤千叶一道灵力打掉匕首。

    “你欺负人!”独孤千叶看着紫霄,感觉鼻子酸酸的,有想要落泪的冲动。

    他明明知道自己不会让他这么做,还想要如此,是笃定她舍不得吗?

    紫霄原本也只是开玩笑,想要让独孤千叶高兴高兴,没想到适得其反,让她更伤心了。他来到床边坐下,将她横抱在怀里,俯身吻了吻她的眼睛,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不要伤心了好不好?”

    “坏蛋!”独孤千叶闷闷地说。

    “是,我是坏蛋。”紫霄说。

    “不准欺负我!”独孤千叶继续说。

    “我不欺负你,我让你欺负,只让你欺负,好不好?”紫霄哄道。

    “你下次再这样,我就真的让你挖心窝!”独孤千叶狠狠地说。

    “没有下次了,以后我再也不敢这样了。”紫霄说。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心都疼了,哪里还敢有下次?!

    不过貌似被自己这么一吓,她也暂时将最开始纠结的事情放到一边了。

    “我爱你,今生今世,生生世世,都只爱你一人……”他伏在她耳边,缓缓说道。

    刺魂盘腿浮在半空,看着百里如烟和叮咚两人有说有笑的,心里感觉闷闷的。好在不久独孤千叶和紫霄便出来了。

    “千叶。”百里如烟看到独孤千叶出来,朝她挥挥手。独孤千叶走过去,问:“怎么了?”

    “我哥刚刚传来消息,说有黑暗灵珠的下落了。但是没说是在哪里,让我们回去。”百里如烟说,“刚刚要说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情,中断了。我担心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哥哥不会连灵珠的下落都不说就挂断的。”

    独孤千叶和紫霄望了一眼,她们都了解梦千君,说:“那我们赶紧回去吧!”

    “好!”

    感觉情况紧急,独孤千叶和百里如烟他们先回去了,将大部队扔在后面,让叮咚带回去。小火带着他们一层一层穿越上去,两天后回到了王宫。

    “哥,发生什么事情了?”百里如烟带着独孤千叶他们直接来到大殿,看着上面坐着的梦千君。

    梦千君正在愁思现在的情况,听百里如烟的声音,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几人。

    “你们来了。”看到独孤千叶,梦千君神情微微楞了一下,对着众人说。

    “千君,出什么事情了?”独孤千叶问。

    梦千君看紫霄他们也在,说:“虞行突破了无间地狱的防御,打开了天灵界通往这里的通道,不少维和队的人已经来到地狱了。”

    “虞行怎么会突然想到插手我们这里的事情的?”百里如烟问。

    “应该是知道我恢复记忆,又来这里找黑暗灵珠,怕我找到黑暗灵珠恢复实力。”独孤千叶想了想说道。

    “你恢复记忆不是好事吗?他为什么要阻止你……”百里如烟猛然想到什么,瞪大眼睛,说:“难道那天在房间里……”

    独孤千叶点点头,说:“如你们所想。”

    她打了一道灵力出去,一副画面在空中显现,正是她封印十大神器时被穷奇偷袭的事情。看完后三人都气愤不已。

    “没想到居然是他!”梦千君气愤地说,“早知道是他的话,我一定早把他灭了!”

    “要是这样,当初就该帮助容修。”紫霄也很生气。

    没想到大家从小到大一起长大,创世神给了虞行生命,教他修炼,给他力量,他最后居然对她下手!

    独孤千叶将简约之叫了出来,说:“现在你们几个都凑齐了。”

    “还有何曦……”梦千君说,看独孤千叶看着百里如烟,说:“何曦的转世该不是如烟吧?”

    独孤笑着点点头。

    百里如烟见梦千君一脸不敢相信,一脚踩到他脚上,恨恨地说:“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就不能是何曦吗?”

    梦千君现在是比较怕百里如烟的,看到她生气,说:“不是啦,我是觉得咱们爹好厉害,生了两个孩子,两个都是身份不凡的。”

    “哼!”百里如烟这才收回自己的脚,想了想问:“哥,虞行现在叫了多少人来了?”

    说到现在的状况,梦千君收敛了笑容,说:“已经将好几个维和队的人都叫过来了,还有些其他势力的人,我想他应该是想将他所有界面的势力都派过来,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内乱的事情还没处理完,虞行又来,现在的情况有些棘手了。”百里如烟说。

    梦千君点点头:“但是他不可能直接统治无间地狱,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和那几个老鬼合作。我已经将所有的势力都不召集起来,全力将监视虞行和那群人的行动。”

    “我给黑子说一下,把我的人也叫来。”紫霄说,“既然他虞行想到这里来,我们便在这里将恩怨都解决了吧。”

    “好。”

    紫霄和黑子联系,让他将之前集结的人直接带到无间地狱来,然后又和柒月联系,听到他那边传来女子劝酒的声音。

    “你要是不想永远被女人嫌弃,就马上滚到千君这里来!”紫霄说了一句便将通讯石掐断了。

    一家酒馆里,柒月看着眼前喊着喝酒然后砰的一声倒在桌子上的人,想着紫霄说的话,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不管了,谁让你喝醉了的!到时候我就说问过你,你自己默认了的!”

    然后他来到女子身边,伸手将她抱起来飞到了城外,拿出一个神器在空中一划,通往无间地狱的通道便打开了。

    “咱们一起走过那么多地方,现在我带你去地狱玩玩儿!”柒月说,抱着喝得酩酊大醉的人进了通道。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紫霄他们面前。

    独孤千叶看着柒月抱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将她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有些好奇他离开后柒月去了哪里。

    柒月将女子放好后,来到他们面前说问:“这么急急忙忙把我叫来做什么?”

    紫霄一副你果然做这个去了的表情看着柒月,说:“叫你来当然是出事情了。”

    “出什么事了?”柒月问。要紫霄将自己叫回来,而且还是叫到无间地狱,他感觉到应该是出大事了。

    紫霄将虞行的行动给柒月说了,也说了一下无间地狱内乱的事情。柒月听后也觉得事情重大。

    “你们在说什么?”一道清丽的声音插了进来。

    柒月听到这个声音,身形一僵,转过去,看到独孤千叶在他抱来的女子身边,显然她给她吃了醒酒药。

    “千叶……”柒月无语望着独孤千叶。

    独孤千叶耸耸肩,说:“我看她皱着眉头,想她可能喝醉了比较难受,所以才给她吃醒酒药的。”

    她说是很为那女子着想,但是柒月看到了她眼底深深的笑意。

    那女子看着柒月,来到他身边问:“我们不是在酒楼喝酒吗?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是哪里啊?”

    “无双,这、这是无间地狱。”柒月看着戚无双,回答道。

    “无间地狱?!你开玩笑吧?我们又没有违背誓言,怎么可能到无间地狱来?”戚无双不相信地看着柒月。

    “真的,你喝醉了,我被叫过来,你一个人在酒楼里又喝醉了,我不放心,便将你带来了。”柒月说。

    “我一直觉得你说话幽默,人也不错。可是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戚无双说,“我要回家了,我父王这么久不见我肯定会着急的!”

    戚无双说完就朝外面跑去,刚刚跑到门口就呆住了。

    黑色的宫殿,浑浊阴沉的天空,骷髅组成的侍卫队在宫殿里巡逻着,一起都不像是柒月和她开的玩笑。柒月跟着跑了出来,拉住戚无双。

    戚无双慢慢转过身,看着柒月,问:“这里真的是无间地狱?”

    柒月点点头,看着她眼里的恐惧,抱住她说:“对不起,我不该不问你的意见就将你带过来!你要是想回去的话,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我还能回去吗?”戚无双伏在他的怀里问,“不是说到了无间地狱就永远不能离开吗?”

    “我能把你带来,自然也能把你带回去。”柒月说,“我进去和他们说一下,然后就送你回去。”

    “你是鬼吗?”戚无双问。

    “不是。”柒月见戚无双乖乖呆在自己怀里,心化成了一滩春水。

    “那你为什么能在无间地狱自由来去?”听到自己在无间地狱,戚无双第一个反应是恐惧,想要回去。现在在柒月怀里,感觉似乎没有那么恐惧了,好奇心开始占了上风。

    “因为……”柒月想要解释,独孤千叶在里面咳嗽了一下,说:“你们俩打算继续在门口秀恩爱给那是骷髅们看吗?”

    戚无双听到独孤千叶说秀恩爱,脸忍不住红了,但是也没否认,跟着柒月回到了大殿里。柒月向她介绍了这里人的身份,听得她一愣一愣的。

    “无间地狱的王不是长的很恐怖吗?听说有两个犄角,还有三个头”戚无双看着梦千君说。

    “咳咳……”

    “呵呵!”

    原本有些凝重的气氛被戚无双的话打破,大家都笑起来。百里如烟将梦千君上下打量了一下,说:“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让大家都以为你很恐怖?”

    梦千君瞪了百里如烟一眼,说:“好了,说正事。”

    “对啊,先说正事!说了我还要将她送回去呢。”柒月将羞红了脸的戚无双拉到怀里,看着紫霄他们问。

    “好。”独孤千叶说,“刚刚已经说了,虞行将维和队的人都派到了无间地狱,想要将我们都解决了。千君已经将无间地狱的实力集结好,黑子不久也会将九天玄界的人都带过来……”

    “等等。”柒月打断他们的话,问:“为什么不阻止虞行的行动?非要等他把人都带过来了才来想办法?”

    “他是在五王爷的地盘进来的。”梦千君解释说,“十一王爷因为造反,早就将他势力范围内的消息封死了。等我得到消息的时候,虞行已经将大部分的人派来了。”

    柒月沉默了,问:“我要做什么?”

    “你等黑子来了后,和他一起带着他们去牵制住虞行的军队。”紫霄说。

    这时候戚无双开口了,问:“虞行,是不是就是天尊?”看到柒月点点头,继续问:“那他不是很厉害吗?你去牵制他的力量不是很危险?”

    柒月摸了摸她的秀发,温柔地说:“你放心,我一会就送你回去,不会有危险的。”

    戚无双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接触到这么高的层面,听到柒月有危险后,想要离开的心没那么迫切了,反而有些恋恋不舍的感觉。

    独孤千叶感觉到戚无双的心情,说:“送走了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

    戚无双听到独孤千叶的话身体一颤,柒月看了独孤千叶一眼,说:“这个一会再说吧。千叶你的找到黑暗灵珠了吗?”

    “我们正要说这个问题。”独孤千叶说,然后转身看着梦千君,问:“你说有黑暗灵珠的下落,在哪里啊?”

    “黑暗灵珠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百年前,”梦千君说,“第十八层的一个鬼王手里。”

    “鬼王?”独孤千叶看着梦千君问,“鬼王是什么称谓?”

    “其他界面违背誓言被天地规则打到地狱的人都在第十八层。那里的生存环境最为恶劣。而且他们进了第十八层便不能离开了。”梦千君说,“鬼王是那里势力的划分,整个十八层一共有五个鬼王,几乎垄断了整个层面的资源。其他人想要生存的话,必须依附某个鬼王才可以。”

    “黑暗灵珠在谁的手里?”独孤千叶问。

    “乔煌鬼王。五个鬼王里实力最强的一个鬼王。百年前他十万岁生日的时候他拿出来向其他几个鬼王展示过。”梦千君说。我意逍遥

    “那我和霄便去找黑暗灵珠。柒月你在这里等着黑子,等他带着军队来了你们和千君他们一起见机行事。”独孤千叶安排道。

    “好。”所有人都点头。

    “对了,你的那个师兄,郝鹏游,他也去了十八层地狱。你去了以后看看能遇到他不,他要对付的也是乔煌鬼王。”梦千君说,“其实以他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乔煌的对手,我劝他他也不听,只是偷偷派了几个人跟着他。”

    “谢谢你,千君。”独孤千叶说。

    想到郝鹏游说南宫菲菲是违背誓言被打入了无间地狱,按照刚刚说的,也应该是在第十八层。

    “不客气。”梦千君笑着回答说,“其实我宁愿你不和我说谢谢。”

    想到当初自己收下梦千君的玉石,她心里忽然有些不自在。笑了笑,和紫霄离开了。

    柒月带着戚无双出去了,百里如烟看着有些落寞的梦千君,说:“哥,不能得到的,便早些放下吧。给自己的一个新的生活。”

    “百万年的等待,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梦千君说,“虽然不能得到,能看着她也好。”

    “唉……”百里如烟不知道怎么劝说他了。

    叮咚从外面走了进来,向梦千君和百里如烟行了个礼,说:“王,军队已经回来了。”

    “辛苦你了,叮咚。”梦千君说,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王座上,对叮咚吩咐道:“叮咚,将所有的将军叫来,既然虞行想玩,那我们便陪他们好好玩玩!让他知道什么叫有来无回!”

    “是,王!”叮咚说完便出去了。

    百里如烟看着王座上的梦千君,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独孤千叶和紫霄坐在小火身上朝第十八层飞去,路过第十一层的时候,远远看到了巡逻的骷髅军队,戒备比第一层还要严格。

    他们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不让那些军队发现,以免引来不必要的战斗。

    “看,是维护队的人。”独孤千叶看着第十二层的入口处除了有骷髅军队守卫,还有维和队的人。

    “硬闯过去吗?”小火问。

    独孤千叶看着那些人,想了想,说:“不硬闯,这样动静太大了。”

    “那怎么办?”小火问。

    独孤千叶想到降域和降狱都留在王宫了,幻阵是不能用了。要想悄无声息地过去,只有……

    “你们等等。”独孤千叶说完进了炼妖壶,等她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药瓶。她将瓶盖揭开,将里面毒粉撒到了空气中,在用灵力化成了一道风,将毒粉吹了过去,然后带着紫霄和小火进了炼妖壶。

    “咦,怎么突然起风了?”维和队的人被风吹的眯了眼,说道。

    “对啊,这无间地狱怕是有好几十年没吹过风了。”一个骷髅也说,“我怎么觉得我的骨头都软了呢?”

    “我也是……”

    骷髅全部都软到了地上。维护队的人看到他们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们这些骷髅,遇到点风就全部软了,没用!”

    “对,还是要靠我们来守这个!”

    “可是,为什么我也觉得有点软。”一个维和队的人说完,身子也倒了下去。

    “砰!砰!”

    其他人也都倒了下去,最后一个倒下的人说了一句:“那阵风有古怪……”

    等所有人都倒下去后,独孤千叶带着紫霄和小火出来,放了一把火将他们都烧掉,然后去了第十二层。可怜那些骷髅被烧成了灰烬,一阵风吹来,那些灰烬全部被吹散了。

    小火带着独孤千叶和紫霄一直赶路,很快到了第十八层。他们进去的时候感觉到有一层结界将整个十八层包裹起来,这应该便是那些人不能离开第十八层的原因。

    到了第十八层,独孤千叶便用梦千君交自己的方法和他派去跟着郝鹏游的人取得了联系。

    因为被派来跟着郝鹏游,梦千君告诉了他们独孤千叶的存在,所以当独孤千叶找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疑惑,直接告诉了她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独孤千叶按着他们给的地址找过去,一路上看到黑色的大地上几乎没有什么一块绿色的地方,只有黑乎乎的地壳,不知道这里的人要怎么生存。

    “小叶儿,之前千君给我说过,这里的环境是整个无间地狱最艰难的。违背誓言来到这里的人,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很小,除非……”紫霄给独孤千叶提醒道,“所以南宫菲菲生存的可能性很小。即便是活下来了,她的情况也不会太好,也不知道你师兄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虽然紫霄没有明说,但是独孤千叶明白他的意思。女人要想再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下来,只有出卖*寻找依附。南宫菲菲自然一不例外,不知道郝鹏游能不能接受她的改变。

    一路沉默,独孤千叶和紫霄找到了梦千君的暗卫。

    “至尊大人!千叶小姐!”暗卫给紫霄和独孤千叶行礼。因为百里如烟的原因,无间地狱所有人都叫独孤千叶为千叶小姐。

    “我师兄呢?”独孤千叶看到只有一个暗卫,没有郝鹏游的影子,问道。

    “郝鹏游去了乔煌鬼王的府邸。”暗卫说。

    暗卫得到梦千君的指示,原本只是在暗中保护郝鹏游,来到乔煌的势力范围后,他便打探南宫菲菲的消息,得知她真的在乔煌的府邸后,悄悄潜进去找过她,最后却被她赶出来了。后来他知道南宫菲菲在那里过得很不快乐,便要去将她带走。乔煌势力强大,他一个人去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暗卫只好现身劝阻,奈何他心意已定,他们又不能眼看着他去冒险,所以便跟着一起去了。临走的时候收到独孤千叶的消息,留下一个人接应她。

    独孤千叶知道了原委,说:“这个师兄!乔煌实力那么强,他还这么鲁莽,真的是……我们现在去追他们!”

    说完独孤千叶带着暗卫一起朝乔煌的府邸飞去,一路忧心不已,就怕去晚了郝鹏游已经没命了。

    “别担心。”紫霄握住她的手,安慰道。

    “嗯。”独孤千叶深吸一口气,说,“就算死了我也要他给我活过来!”

    很快,一座黑烟缭绕的城市出现在他们眼前。暗卫指着那座城市,说:“那就是煌城。乔煌的老巢。”

    独孤千叶看着一片死寂的城池,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说:“没有声音,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生战斗。”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已经结束了。”紫霄说。

    独孤千叶的心骤然一紧,说:“但愿不是你说的那样。”

    可惜往往事与愿违,等她们潜进城里的时候,一眼便发现了城市中间的高台上绑着的几个人影。

    “师兄!”独孤千叶看着最中间的人低呼道。许久不见,她发现郝鹏游更加消瘦了,脸上的颧骨高高凸起,双眼深深凹陷下去,看上去有些吓人。

    高台中间竖着一根根木桩,上面呈十字模样绑着一个个人,最中间是郝鹏游,两边统一黑色服饰的是梦千君派来的暗卫。

    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人坐在高台下面,一群人站在他身后。暗卫指着那人说:“那便是乔煌。”

    独孤千叶看他的样子,青白的脸,和郝鹏游有得一拼的消瘦,斜靠在椅子上长长的指甲划着跨坐在他腿上,人靠在他耳边的人的长腿。

    因为关注乔煌,独孤千叶注意到了他肩膀上的那张侧脸,认出那张脸后,她眉头一皱。

    “怎么了?”紫霄问。

    独孤千叶指着乔煌身上的那个女人,说:“那个女人,是桑玉的母亲。”

    “桑玉是谁?”

    “桑雨的妹妹。那个女人是她父亲的二房,被我设计了才被拉到无间地狱来的。”独孤千叶说。

    当初在玄月大陆,她设计桑玉的母亲,其实当初只是想让桑雨脱离桑家,奈何桑玉的母亲不肯低头,最后被天地规则处罚,才被拉到了这里来的。没想到她到这里来了后居然勾搭上了乔煌,看现在的样子,混的还不错。

    这时候乔煌摸着自己身上那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说:“玉香,你说,我们要怎么处理这些人呢?”

    桑玉的母亲,现在的玉香,双手环在乔煌脖子上,身上的胸器在他身上一压一压的,矫着嗓子说:“王,人家一个妇道人家,怎么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人呢?不过那个人是冲着菲菲妹妹来的,让菲菲妹妹来处理吧。”

    乔煌将目光投向前面跪着的一个冷艳女子,说:“让她处理吗?嗯,这个主意不错。菲菲,既然人家是冲你来的,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他呢?”

    南宫菲菲跪在地上,身子却立得笔直。她抬眼看了玉香一眼,然后望着乔煌鬼王,说:“在三十八年前,我的身子就已经给了鬼王,现在是鬼王的人。这个人不过是一个旧识罢了,菲菲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

    “菲菲……”听到南宫菲菲的话,身子一震。他知道南宫菲菲说那些话是为了告诉他,她的身子早已经不干净了,但是他的眼里眼里没有气愤与厌恶,而是浓浓的心疼。

    当初为了救自己,她违背誓言,被打到了无间地狱。那么刚烈的女子,被鬼王占有了身子,他可以想象她当时是多么的痛苦。如果不是因为他,她现在还是南宫家的小姐,或者是欧阳家的夫人,怎样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想到这些,郝鹏游心里更加怨恨起自己。

    “你知道自己是王的女人?”玉香从乔煌身上下来,一阵清脆的铃声随着她的动作响起。独孤千叶这才看清她现在的样子。

    更加年轻的脸庞,妖娆的身段,上身只穿了一件裹胸,细腻柔软的腰肢就这么裸露着,下身穿了一条的透明的裙子,然后在外面披了一件薄纱,若有若无的挡住了身上的雪白肌肤。她现在的样子,要不是独孤千叶的记忆比较深刻的话,一定认不出来她是桑玉的母亲,别人也看不出来她是做过母亲的人!

    “是。”南宫菲菲说,“我知道我是王的女人!”

    “你知道还勾结你的情夫,你是想背叛王吗?”玉香扭着身子来到南宫菲菲面前,玉指划着她的脸蛋,魅惑地问。

    “玉香夫人此话何意?我从来就没有想要背叛王,为何你要这样说?难道你是想借此机会除掉我吗?”南宫菲菲看着玉香说。

    “我可没那闲功夫。”玉香说,收回自己的手,来到乔煌身后,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说:“我只是很好奇,南宫夫人你准备怎么处置外来入侵者?”

    乔煌靠着椅背,懒洋洋地说:“我也很好奇,菲菲,你打算怎么处置他呢?”

    南宫菲菲回头望了望郝鹏游,看着他消瘦的身影,身上的伤不停地往下滴着血,说:“王真的要我说吗?”

    “对,我想看看我的菲菲会怎么处置他。”乔煌说。

    现在的生活甚是无聊,难得有这么个乐子,他怎么会放弃呢?

    南宫菲菲看着郝鹏游地上的血迹,一字一句的说:“杀、了、他!”

    乔煌以为南宫菲菲会为郝鹏游求情,听到她的答案双眼微抬,看着南宫菲菲说:“你确定要杀了他吗?”

    南宫菲菲点点头。

    “好,既然你说杀了他便杀了他吧?不过要怎么杀了他才好呢?”乔煌又开始纠结了。

    玉香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乔煌的双肩,俯身在他耳边呵气,说:“王,要不就让菲菲去杀了他吧?让她割掉他的小弟弟,再捅进他的心窝,让他看看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废掉是什么感觉。”

    “这个主意不错。”乔煌拉住玉香的手便将她从身后拉到了怀里,双手在她身上用力揉捏着,听到她的娇喘,嘴凑到她的脖子上吻起来,用力的啃咬,一路往下,留下朵朵红梅。

    “唔……”玉香不管多少人看着,一只手攀在他的脖子上,一只手向下摸索,给他最原始的触觉。

    “你这个骚女人!”乔煌被玉香弄得很舒服,说:“不过我就喜欢你的骚样子!”

    “唔,人家也喜欢王哦!”玉香喘着粗气,身体不停地往乔煌身上凑。

    “你既然喜欢在这么多人面前办,那我就满足你!”乔煌说着双手一震,将外面的细纱震成了碎片,唯一的裹胸也被撕了下来,动人的曲线出现在众人面前。乔煌看着她的身体在自己手里变换着形状,看着玉香说:“你自己来。”

    “王你好坏!”玉香说,但是还是急不可耐地解开了他的裤头,将自己那透明的裙子撸到上面,缓缓坐了下去。

    “唔……”随着玉香的动作,两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声音。

    煌城的百姓和士兵都围着他们哄叫了起来,南宫菲菲不忍直视眼前因乱不堪的画面,忍不住将双眼闭了起来。

    乔煌被身体原始的感觉刺激着,抱着玉香的身体往上动着,刺激得玉香不停叫喊着。他看到南宫菲菲将双眼闭上,一道死气打了过去,将她打在地上滚了两圈。

    “贱人,睁开眼好好学学!”乔煌骂道,看着南宫菲菲那双清明的眼睛,身体更加用力的往上动。

    玉香此时几乎已经全身赤果,听到乔煌的话,一边上下浮动,一边转过去,看着南宫菲菲,语重心长地说:“菲菲妹妹,你、嗯、你可要好好学学,把王伺候的高兴了是我们的本分,唔,王你好坏,人家都快被你弄得死掉了!”

    “还能说话,说明我还不够卖力!”乔煌说着,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王,你、你说一会儿要、要怎么处置他们呢?”玉香断断续续地问着。

    “等我们结束了,就照你说的办!”乔煌说。

    独孤千叶和看着前面因乱的画面和周围的人起哄的样子,厌恶地转过身去。转过去的时候也不忘拉住紫霄和小火。暗卫想要转过来,被她叫住,说:“你要是也转过来,有什么意外我们怎么会知道?”

    暗卫无语的看了独孤千叶一眼,转了一半的身子又转了回去。

    紫霄看着独孤千叶的样子,说:“其实我们可以学习一下的。”

    “啪!”独孤千叶一巴掌拍到了紫霄头上,说:“学什么学?你想学什么?观音坐莲,老汉推车,你想学什么?!”

    “你怎么会知道那些的?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嘛,到时候你要交教我啊!”紫霄凑到独孤千叶面前,好奇地问。

    “额……”独孤千叶没想到一气将这些话都说出来了。以前在地球,世俗世界那么开放,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被紫霄这么一说,忍不住骂道:“流氓,滚一边去!”

    “你不喜欢我对你流氓吗?那我等你来流氓我哦!”紫霄不正经的说,那话听得一旁的暗卫表情极度不自然。拜托,可怜可怜他这个单身吧!

    “懒得理你!”独孤千叶瞪了紫霄一眼,说:“你说,黑暗灵珠还在乔煌身上吗?”

    说到黑暗灵珠,紫霄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认真思考了一番,说道:“乔煌比其他几个鬼王实力要强上不少,这和黑暗灵珠脱不了关系。即便他不能让黑暗灵珠认主,从黑暗灵珠得到一点力量也够他消化好久。”

    “的确,黑暗灵珠是不可能会认主的,那他得到黑暗灵珠的力量就需要消化的时间。”独孤千叶说,“那黑暗灵珠的黑暗力量他便承受不住,定然不可能将它带在身上了。”

    紫霄点点头,赞同独孤千叶的分析,补充道:“黑暗灵珠不像之前那些灵珠,黑暗之气太浓,一般的容器承受不住它的黑暗之力。现在只要循着容器去寻找。”

    “到时候让火灵珠它们去寻找,他们之间有感应,找起来快一些。我离开了这么久,它估计已经遗忘我了。小黑珠一直都是最冷的!”独孤千叶抱怨说。

    紫霄笑着摇摇头,看着独孤千叶,说:“到时候你见到黑暗灵珠可别再吓唬它了。上次要不是你吓唬他,它会给你斗气到你离开吗?”

    “额,这个事情你都知道。”独孤千叶说,“今天先将师兄他们救了,这个乔煌真不是个东西!顺便打击他一下,看他会不会去找黑暗灵珠。”

    “嗯。”紫霄点头赞同。

    “至尊大人,千叶小姐,他们完事儿了。”暗卫脸红说道。

    独孤千叶和紫霄这才转过来,看着玉香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条纱裙简单穿上,脸上是欢愉后的红晕。她来到南宫菲菲面前,说:“南宫夫人可学到了什么?你要是学到了一星半点,也不枉我在大庭广众下这么卖力的教你了。”

    南宫菲菲抬头看着玉香,不说话,眼里的厌恶不言而喻。玉香一巴掌拍了过去,骂道:“就你也等着我?!你这么漂亮的眼珠子,要是被我挖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还是这么迷人呢?”

    玉香现在是乔煌最喜欢的宠姬,她现在是最不得宠的,又有郝鹏游的事情在这里没有处理,有乔煌在这里,即便发现了玉香的动作,南宫菲菲也没有躲闪,生生受了这一巴掌,白皙的脸庞上顿时出现五根红红的手指印。

    “啧啧啧,这的脸蛋可是我们的第二生命,南宫夫人可要好好爱惜啊!看着小脸上的痕迹,唉,都怪我一时手滑!”玉香嘴上说,眼里却没有一点悔意。

    “好了。”乔煌说,“菲菲,就按照玉香刚刚说的方法去做吧。”

    乔煌话一落,一把刀就扔到了南宫菲菲面前。

    “动手吧!”乔煌冷冷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南宫菲菲,“还是说你刚刚就是说着玩的?你舍不得?”

    “估计是舍不得她的姘夫吧?!”有人大笑着说。

    “哈哈哈!”其他人也跟着嘲笑着,“王,背叛您的人还是赏赐给我们大家,让我们也乐呵乐呵吧?”

    “对啊,王,最近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地盘上的就只有两位夫人,我们想女人都快想疯了!我家小弟也要想疯了!”

    “哈哈哈……”

    乔煌听着自己的下属说话,打手一挥,说:“要是她今天没有按着之前说的做的话,那就将她赏赐给你们了!”

    “好!嗷嗷!”听到乔煌的话,所有人都欢呼起来。有人让她上,有人让她不要去,直接陪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南宫菲菲看着自己面前的刀,慢慢伸手抓住了刀柄。在周围的喧嚣声中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郝鹏游走去。

    郝鹏游看着南宫菲菲被所有人嘲笑着,心疼地喊着她的名字:“菲菲……”

    暗卫看着独孤千叶和紫霄没有动静,忍不住问:“我们还不去救他们吗?”

    “等等。”独孤千叶说,“我要看看,师兄做这么多,到底值不值。”

    “这个怎么看?她都提刀过去了!”暗卫有些着急,保护郝鹏游的安全是梦千君给他们的任务,他不能看着郝鹏游被杀而没有出去救他!

    “再等等。”独孤千叶说,然后全神贯注地看着前面。

    南宫菲菲拖着大刀慢慢地朝郝鹏游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第一次遇到,我们不欢而散;第二次遇到,你救了我;第三次遇到,我们知道对方的身份;第四次遇到,我们一起历练,慢慢产生了感情。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欢喜,什么是伤心,什么是相思,我以为这辈子我们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像你给我说的那些故事一样,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分开了。

    你中毒,我跑到欧阳家窃取了解药,跑去和你见面,违背了誓言。虽然被天地规则责罚,拉到了无间地狱,但是我自认还了你一世深情。你我理应挥剑斩情,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为何你还要到这里来?你是想来看我现在的样子有多丑吗?”

    “不是,菲菲,我……”郝鹏游看到南宫菲菲脸上的两行清泪,心疼得不行,想要说自己不是来看她的笑话,喉咙却像被堵住一样,只能叫着她的名字。

    “不是什么?你好好的当你的王爷或者灵师公会的少会长多好?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们爱恨两不欠,从此就该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又是什么意思?想救我出地狱吗?你有那个实力吗?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救我出地狱还是拉着我一起死?”

    “我没有想过要你死,我只是不想看你在地狱受苦。”郝鹏游说。

    “受苦?女人想要在地狱生存,只有依附男人!我也一样!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南宫菲菲了,我学会了在男人身下婉转,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牵手都会脸红的我了!”南宫菲菲一边说一边流泪,在地狱受到的所有苦楚这时候爆发。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的宝贝。不管那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怪你!”郝鹏游说。

    “是吗?”南宫菲菲拖着大刀走过来,刀在地上划出尖锐的声音,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我做什么都不会怪我吗?你看到我手里的刀了吗?我要用它了结你的生命,你也不怪我吗?”

    “我的命本来就是你的!如果你没有来给我送解药,你就不会被拉到地狱来,那样我会死,可是你却依然是你,南宫家的小姐,你会有疼爱你的丈夫,乖巧的孩子,幸福的生活,所以我的命是你的!我已经苟活了这么多年了,早就该还给你了……”

    南宫菲菲听到郝鹏游的话,眼泪如同决堤一般往下掉,不停地摇着头。

    “南宫夫人,你叙旧还没有续够吗?再不动手,王可就要将你赏赐给全城所有的男人了!”玉香看着南宫菲菲迟迟不肯动手,催促道,“一刀下去,切了他的鸟,再一刀捅进他的心窝,将他的心挖出来给大家看看,者难道很难吗?”

    “对啊,我们已经等不及了!你看我的帐篷都出来了!”有人猥琐的叫着,引得那些人一阵哄笑。

    郝鹏游看着南宫菲菲,说:“菲菲,来吧,我不怪你!动手吧!”

    南宫菲菲转身看了看躺在椅子上的乔煌,还有他身后一群男人,看到乔煌似乎已经快要失去耐心,手已经扬起来了,只要他挥下来,她便要成为整个煌城男人的玩物!

    她摇了摇头,转身对郝鹏游说:“对不起了……”说着她举起大刀,狠狠地朝他挥了下去……

    ------题外话------

    三千党码了三万,想吐血了有木有?虽然有点少,亲们还是给个赞吧~\(≧▽≦)/~

    大结局下会在14号开,元宵佳节和情人节陪亲们一起度过,么么么么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