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2章 众生平等(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星光璀灿,巨兽横空而过,吼动咆哮,叶凛澈从闭关中醒来,内视体内,不由轻笑。

    帝尊骨已经成长到了大半,只留下三分之一的长度就圆满了,自突破升天境后,叶凛澈停下了突破的脚步,而是每日以星光淬骨,浩瀚的生命精气来蕴养神骨,最终在此道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金色的神骨上有道音浩荡,符文也越加繁奥起来,上面有古怪的神形,一生一灭,宛若轮回逆转,气血轰隆,帝尊骨灿烂夺目,甚至可以比肩烈阳。

    “到了么?”叶凛澈低语的走出星空兽的小世界,站在兽背上远远的望着下面一颗大星。

    五域在星空看下去有些不一样,叶凛澈让星空兽游动,他默默的感应。

    “那里是黑色宫殿处,竟然是一个大手印!”叶凛澈震惊无比,他从没想过黑色的宫殿竟会是个如此大的手印,是七夜魔帝自己拍下去的么。

    “不对劲,五域中怎么会有十道光芒破天,这是什么东西!”

    叶凛澈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让星空兽靠近一道神光,当中的气息让叶凛澈神色剧变,满脸的不可置信。

    “太古铜门竟然打开了!”

    叶凛澈惊讶无比,关于太古铜门他听了太 多,甚至也曾亲眼见过,那是连大帝都要血战的存在,也不知有没有妖魔皇出世。

    不敢大肆的以神识探查,叶凛澈让星空巨兽藏匿星空,而他自己则准备降临五域。

    降临一个古星需要强大的实力,否则光是星空中的那股阻力就足以将人碾死,不过叶凛澈不需要,五行锁链还没破去,他可凭此降临五域。

    改变了一下容貌,将自己变成一个黑衣人,浑身都被黑袍笼罩,他一跃而去,整个人将空气都摩擦起火,像是一个大火球般砸向五域的东荒域落花城。

    落花城一座山脉中,正有一个妖魔追着一群少女,这妖魔有三颗头颅,生有竖瞳,眸子开阖间神光烁,一手持战戟,一手握战盾,追击间破碎成片山石。

    “嘿嘿,一群****,敢逃离我的洞府,你们死定了!”三颗头颅转动冷笑连连,战戟被扔出去,刹那将一人震的四分五裂。

    另外两个少女花容失色,眼中惊惧不安,她们是落花城周围的一个女真部落,前几日被一个领头的妖魔杀来,控制了一族的人,今天趁其不备逃出了洞府,如今看来是要死在这了。

    “轰隆隆”

    天空中突然绽放阵阵雷音,且伴着一片炽目的火光,一颗大火球划破天际落了下来,将不远处一座山岳砸的崩塌,滔天火海焚十面八方。

    这一幕让三头妖魔停下了身子,那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也被眼前这幕惊呆了,怎么好好的会有一颗大火球落下,而且还能砸塌一座山岳,这得多大的力道。

    三头妖魔伸舌舔了一下嘴角,他怀疑是由古宝从天而落,这种异象很少见,宝贝一定十分强大。

    眉心的那道竖瞳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两道光束射出,直接将两个少女定在了那里。

    “等我收了古宝,再来收拾你们两个!”三头妖魔大笑着走向火海,可怕的火焰竟不近他身,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还没走近,就看见一个黑影在火海中走动,三头妖魔压下心中的激动,直接大手抓了过去。

    “砰”

    闷响传来,还没看清是什么,就觉得面门生痛,像是被人以宝器砸在了面门一样,而且自己的一巴掌还没落下去。

    只见火海一阵盘旋升起,那道黑影显出一个人影来,一身黑袍遮身,面目白净,不过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四肢和身子被五色锁链缠绕。

    “人族的蝼蚁!”三眼妖魔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认为的古宝竟是一个人族修士,看起来年纪不大,他心中稍安。

    叶凛澈变化的青年冷眼斜睨,看了下这个青年妖魔,不过相当于人族的宝炉境修士,又看了看两个人族少女,心中有了大概。

    “卑贱的奴隶,你是怎么从天而降的,五道锁链是不是古宝?”三头妖魔大戟一甩,斜指南天的问道。

    叶凛澈不理他,屈指弹出两道金光,道:“离开这里吧!”

    那两个少女只觉身子一轻,心中不由大喜,急忙就要离去。

    “大胆,我没说走,谁都不能走!”三头妖魔双臂一展,身化一道流光,战戟吞吐神芒劈向少女的头颅,这一戟若是落实,绝对脑浆都要飞出来。

    叶凛澈冷哼一声,单臂一抡,手中锁链哗啦啦响,像是一头五色苍龙摆尾抽去,亿万钧神力鼓荡,虚空都扭曲了。

    “砰”

    三头妖魔被这一下抽飞出去,肉身都裂了,紫色的血迸溅,将一座山砸塌,又将一条河冲断,这才停下了身形。

    “****,你敢动手,给我死!”

    三头妖魔冲天而起,手中战戟抡出一个圆,像是一轮紫日耀空,单手掷出,大戟像是一****日碾压下来。

    叶凛澈一指点化而出,紫色大日被定在了指尖,食指屈弹,瞬间将紫日崩碎,那杆大戟也被弹为星华散落,同时另一条手臂抡动锁链砸去。

    神力涌动,三头妖魔神色大变,知道自己遇上人族的高手了,手中大盾化作房屋大小。

    “轰”

    五色神链沉重无比,又是抡动下来,直接砸碎了大盾,又将三头妖魔的身子砸成肉泥,只剩下三颗头颅在转动,眸光凶狠无比。

    “****,你敢伤我!”三头妖魔低吼,道:“我要你生不如死!”

    叶凛澈一脚跺去,他的肉身何等恐怖,就算一座山脉他几脚落下也得崩断,这一脚直接踩碎了三头妖魔的一颗头颅。

    “啊……该死的人族蝼蚁!”

    三头妖魔怒吼,头颅是他一身的神力所在,被毁去一颗头颅不知要多少年才能修回来,况且能不能修回来还是未知数。

    “砰”

    叶凛澈毫不犹豫的又是一脚踏下,重若亿万钧,一颗头颅再次爆开,这场面让那两个少女都呆了,到底谁是妖魔啊。

    看着叶凛澈还有踏灭最后一颗头颅的意思,三头妖魔怕了,他是真的怕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族如何强势,同阶中谁人可敌,今天却连人家都没摸到,自己倒折了两个头颅。

    “求求你不要杀我!”那颗头颅哀求不已。

    叶凛澈一脚将他踹飞出去,看都不看一眼,宝炉境的敌手,他已经没兴趣了。

    “你怎么把他放走了!你知道他杀了多少人族么?”一个少女愤怒的喝问。

    三头妖魔竖瞳闪烁神光,身体上一阵气血涌动,阴森森的笑着,道:“你给我等着,我族有无上强者在此,一定要把你的神魂都打灭!”说着三头妖魔已经逃出了数千米,也穿过了数座大山,阴厉的话语在山间传荡。

    叶凛澈冷笑着,一只大手抬起,劈落而下,像是一把大剑横空斩动下来,数千米之外的三头妖魔大骇,连说话都来不及,一道剑光已经隔着数座大山将他立劈成两半,血将山脉都染红。

    这是一根发丝能斩尽诸天神魔的剑意,不知多少年的苦修,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收获。

    两名少张大了红唇,不可相信的看着这一幕,看青年的眼神都变了,这也太恐怖了,隔着数千米虚空杀人,如此年纪如此战力,怎么没有走上至尊古路?

    而后三人交谈,叶凛澈惊讶自己竟在星空漂荡了有近百年之久,五域也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首先就是太古铜门大开的消息,五域间除了东荒域的三座太古铜门没有打开,其它四域的七道太古铜门都打开了。

    三十年前七部妖魔横扫大荒,在十四位圣人级的妖魔带领下,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山河被推平,凡是路过,人族的教派被灭的被灭,没骨气的更是举教臣服。

    各大教挑出了天姿出众的少年们,纷纷踏上了至尊古路,将这些天骄送走后,人族也彻底发狂了,三十年里光是数十件帝兵级对峙就出现了数次。

    叶帝、雷战、天池神女、邪玉儿等等昔日的大敌都被送走了,让叶凛澈意外的是自己父亲叶寒也踏上了至尊古路,相隔近百年再回来,这些大敌都走了。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人族已经完全臣服与妖魔了么?”叶凛澈问道。

    “当然没有,在这百年里人族也出现了数位圣人,而且双方都无法承受帝兵对决的后果,所以虽然战乱不绝,但人族还没到臣服与妖魔的地步。”少女很不服气的说道。

    前五十年里,妖魔横行,攻破了中州域,占领了南蛮域,拔掉了无数人族城池。

    但后五十年,人族强者显化,以帝兵对峙,这才让妖魔停下了征战脚步。

    万族大会上,十四位妖魔王强势无匹,但人族强者也有显化,首先就是魔君,自斩帝骨,终于走出了一条不同的道,以岁月之力贯穿全身,在天地大变的情况下斩道成圣,于万族大会上大展神威,以一敌十不败!

    在妖魔们还没从震惊中醒来,一位灰衣圣人踏月而来,头顶一座天火汹涌的神塔,直接镇杀两位妖魔王。

    王家的老祖重新归来,竟突破了大圣境界,一剑出,斩死无数妖魔,群魔避退。

    而后大。日魔体搀扶的病老人来了,一脚跺下,十二位妖魔王吐血而飞,病老疑似一尊准帝。

    也有人推测,病老人与万年前的天非道极其相似,那是敢对大帝后人出手的人。

    “这样的话,为何没灭了妖魔,重新封印太古铜门?”叶凛澈心中震撼无比,难怪当日病老人打出一截残枝就能让自己活过来,竟是一尊准帝复生。

    一尊准帝代表着什么,那是已经带有帝字的强人了,纵然是圣人亦或是大圣,也得低下头颅。

    “那有那么容易,看见东荒域天空中的三道铜门了吗?”少女脆生生的说道:“当日天前辈一脚震退十二位妖魔圣人,正要下杀时,当中一道太古铜门传来万族共尊,这才保住了十二位妖魔圣人。”

    叶凛澈心里大惊,竟让一尊准帝住手,难道三道太古铜门中也有一尊最少是准帝的强者不成,那为何还没破开铜门,是什么在阻挡?

    了解一些情况后,叶凛澈准备离去,这两个少女实力不高,了解不到什么有用的细节,更具体必须要去问魔君。

    看着叶凛澈要离去,那少女大急,道:“前辈,可不可以解救一下我的族人?”

    女真部落中,一群三头妖魔正肆意的放纵,有百十来人,当中一位老妖魔更是三个头颅都开了竖瞳,黑光明灭,能洞穿虚空。

    “轰”

    突然一声爆炸传来,老妖魔神色一变,飞身而起,刚一出来,就见到一个黑衣青年正屠戮自己的族人,五色锁链所到之处,那些族人根本挡不住,直接就被抽碎了肉身!

    紫血成片飞溅,骨肉飞天,黑衣青年若被放出囚笼的杀神,黑发狂舞,锁链抽动,一群妖魔直接被横扫出去。

    “放肆!那来的人族蝼蚁,竟敢来这撒野,想与妖魔族开战么?”那老妖魔怒喝,三只竖瞳神光灿灿,一手持战矛刺来,挑动虚空!

    叶凛澈不敢大意,抬手盘动锁链,缠在了手臂上,对着战矛一拳砸去。

    “锵”

    可怕的战矛与锁链撞击,火花迸溅,战矛却寸寸崩裂,而且磨盘大的拳头已经抡向了老者。

    那老妖魔神色大变,没想到这条锁链如此不凡,只感到一股排山到海的神力涌来,让他肉身都颤抖了,几乎崩裂开来。

    生死时刻,老妖魔中央的头颅竖瞳一闪,整个人都以极速后退,若流光般飞退而去。

    叶凛澈冷哼一声,一脚跺出,巨大裂缝追了过去,神光澎湃汹涌。

    “人族的地界,人族想来就来,何时论到你们说了算!”

    神光在冲出千米爆开,让那老妖魔双臂血肉模糊,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青年。

    “你是什么人,如此年纪有如此修为,在五域不可能默默无名,你到底是谁?”老妖魔厉喝。

    “人族千千万,我只不过是一个路人,也是杀你的人!”叶凛澈一甩锁链,又击杀两个三头妖魔,一身杀机浓郁。

    “好张狂的口气,让我试试你有多少斤两!”三头妖魔怒喝,三只竖瞳同时绽出神光。

    三道神光射出,滔天的符文排山倒海而来,叶凛澈被淹没其中,浑身被符文定死。

    “不能动了吧,小崽子狂的没边了,现在我要一矛一矛的刺死你,以你的血来制酒!”三头妖魔大笑,战矛横扫,想要刺向叶凛澈的眉心。

    叶凛澈冷笑凛然,等到矛尖快要刺入眉心之时,胸口五色神华大灿,射出一道神光,身体外的符文破碎,神光摧枯拉朽的击毁长矛,而后将老妖魔定在空中。

    老妖魔一双眼瞪的很大,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一族的天赋神通怎么会被人如此轻易破去,这是什么宝术!

    “你以为就你会定人,长着三个头,其实你们这一族就是个畸形儿!”叶凛澈给了老妖魔两大嘴巴子说道。

    说着胸口五色神华再转,阴阳圣术逆转,老妖魔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身子像是被两股伟力扯动,骨头粉碎了,血雨洒落,整个人被撕成两半!

    叶凛澈不停歇,手中锁链抡动,击杀场中残存的妖魔,一击一个,杀的鬼哭狼嚎,哀声四起,紫血染红这片大地,无数头颅被叶凛澈收了起来。

    “好了,你们去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吧!”叶凛澈做完一切,直接脚踏凰鸾法离去,正是朝落花城而去,

    落花城中此时无一人族,虽然五域之间经过万族盛会的商议,圣人不可出手,但一些年轻妖魔和大能却还是没停下征伐的脚步。落花城沦陷,城中居民多有被杀,或者已经进入了北海域。因为人族如今的战力都在北海域!

    看着城头上站着的上千妖魔,叶凛澈刚一到来,就直接下了杀手,一道锁链若五色苍龙从云中探出,击在数米厚的城墙上,顿时城墙被轰的四分五裂,妖魔死伤无数。

    由于是一座小城池,并没有什么绝顶大能,叶凛澈直接杀的天昏地暗,从早上杀到晚上,一直屠掉了整个城池才停下手,他在一个妖魔的识海中得知,陆灵战死了!

    想起过往种种,叶凛澈发狂了,也不借住域台横渡虚空,直接骑着一头蛮龙横穿河山而去,凡是遇到妖魔,一点都不留情,直接斩杀!

    “你们听说了没有,我人族还有一个青年强者没走,这几日从边荒而起一路杀来,听说都拔了十五座城池了,杀了上万妖魔!”

    “早听说了,十五城都有升天境强者镇守,没想到就这样被人攻破,这简直就像当初太古妖魔攻占我人族之时的做风啊,解气,太解气了!”

    “人族太需要一个年轻强者出来镇镇场面了,自从叶帝等人离去后,年轻一代已经没什么值得说道的人了,有的天姿虽好,但太小,还没成长起来。”

    所有人族都在谈论,人族突然出现的一个年轻强者,让这些热血冲动的少年们觉得很过瘾。

    “小点声,黑羽族的强者来了!”有人低语警告。

    不远处飞来一群背插双翅的太古妖魔,他们眸光阴鹜,背后有黑色羽翅扇动,头生独角,像是神明般踏天而来。

    “那个蝼蚁今天敢来这撒野,杀到他爆碎!”一位妖魔少年冷喝,杀机荡满了全城。

    “他是黑羽族的皇子,自封前就号称同阶无敌,没想到今天竟然降临此地,这是格杀黑衣强者!”

    “什么,妖魔十太子之一的黑羽王,多年前就封王了!”

    “不要以为出了个强大点的蝼蚁,就以为能横推一切敌,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什么也不是!”

    “我族黑羽皇子,在自封前就是升天境的强者,那个蝼蚁敢来,杀他到爆!”

    黑羽族妖魔非常嚣张的说道,同时上百个妖魔在城墙飞动,扔下一块块古兽皮和一些珍稀的矿脉,似在布一种非常强大的阵势!

    这时的人族众人都希望那个黑衣强者不要来了,今日来这里的有很多人,只因为那个黑衣强者似乎要从这走,以前几座古城的状况来看,很有可能会再次征伐!

    一天的时间,众多强者在这里从早上等到下午,还是没等到黑衣强者的到来,人族修士们心中有些庆幸也有些失望,人族太需要一个年青修士来撑起一片天了。

    “哈哈,你们人族就这点本事,也敢称黑衣强者,难道只能对我族的一些弱小部落动手么,得知我族皇在在此,就绕路而行了么?”

    “果然是一群蝼蚁,纵然有些不一样,也只是一只有点个性的蝼蚁!”

    “敢对我族的一些小部落出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他一天不来,我就屠掉人族一城,十天不来,我就连屠十城!”黑羽眸光杀机爆涨,让在场的一些修士们身子都站不稳了。

    有些人族已经埋怨起那个黑衣强者了,觉得其是没事找事,这下触怒妖魔一族的强者,却要别人来为他顶罪!

    “什么黑衣强者,我看就是一只缩头乌龟,有本事招惹没本事来抹平啊!”

    “难道人家来送死就是对的么,你这是什么心思,非得蠢到打不过来送死才算是强者么?”

    也有人鸣不平,觉得黑衣强者这手太好了,躲在一个地方潜修一段时间,这是人族之幸。

    “轰隆隆”

    金乌西坠,天空一片赤红,那里一道人影踏来,长长的锁链上有上百具巨魔一族强者的尸首,看起来就像一个人拖着上百座小山走来似的。

    拖着上百座小山般的尸体,连大地都像被拖出一道血路,黑衣人发丝血红,那是鲜血染成的,还有一些在滴下来,看起来非常的可怕。

    城墙上一群黑羽族的强者都腾空而起,黑色羽翅展开,杀机狂暴,似惊涛骇浪般澎湃汹涌。

    “黑衣修罗!黑衣修罗!”

    人族的年轻一辈此时一起大喝,有的更是激动的目蕴泪光,这一幕太震撼了!

    “轰”

    叶凛澈锁链一甩,上百座尸体被他抡向了这座黑羽城,巨大的尸首像是人形炸弹,直接砸碎城墙,上千米的城墙轰然倒塌,让黑羽族的人神色大怒。

    “路上遇上这么一群挡着我喘气的家伙,费了些手脚,所以晚了些!”叶凛澈抬手一拉,锁链缠绕而回,看着天空中一片黑压压,道:“站那么高干什么,给我下来!”

    一声爆喝,带上了神魂之力,一位黑羽族妖魔不防,直接被神识震碎了肉体,血雨漂洒,黑羽纷纷而落。

    “你找死!”黑羽皇子大怒,双翅一展,整个人已经俯冲下来,同时双翅拍打间,黑色杀剑密布天空,似要覆盖天穹,铮铮而鸣。

    叶凛澈不敢大意,这个黑羽皇子的实力很强,连拔十五城以来,这个人是他遇上的最强者。

    以锁链化作长龙抽出,在其身体上环绕,所有黑色大剑都被挡在了身外,锁链轻颤,震碎所有黑羽剑。

    “那是什么锁链,为何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有一位人族大能喃喃自语。

    “有点本事,难怪能屠了十五个部落!”黑羽皇子神色惊异,但随后变成冷笑,道:“不过没用,今天就让你折在这里!”

    黑羽皇子一拳镇落,整个手臂都乌芒大灿,像是一柄黑色杀剑斩来,虚空都破碎了。

    叶凛澈凛然一笑,同境界中还没没有谁能够以肉身镇压他呢,直接一记铁拳对去,连宝术都没施展。

    “砰”

    虚空出现裂纹,黑羽皇子大吐了一口血飞了出去,手臂上宝光暗淡,更有丝丝龟裂呈现。

    “倒是低估你的肉身了!”黑羽抹了一口血,手臂上符文涌动,竟在极快的修复伤体。

    “我很想看看,你连敌手都抓不住的画面是怎样的!”黑羽邪邪的一笑,整个都似浮光若掠影,黑羽展动间,演化杀剑,直斩叶凛澈头颅。

    叶凛澈站在原地,双拳护住头部,但还是有雨点般的攻伐落在身上,让他气血躁动,黑羽的速度却实很快,这一点已经不需要说明了。

    “遭糕,看来这位黑衣修罗不修身法啊,在这种攻击下很是被动。”

    “这又什么办法,黑羽一族拥有不下金翅大鹏的极速,全力施展开来,恐怕圣主也留不下他!”

    黑羽族的众人却是神色一松,皇子在上古年间就是靠速度取胜,单凭一个快就能位列妖魔十皇子之一,此时运展起来,当无人能敌。

    “什么黑衣修罗,如果连对手都摸不到,那该怎么赢呢,不如叫黑衣死尸得了!”

    场中叶凛澈突然眸光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