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5章 金石为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经过王东生深刻而精巧的剖析,在众人眼中,这只金龟已然不再受人痛恶,反而成为了祥和、长寿、希望和永恒的象征,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位相貌平凡、举止流气的年轻人所折服,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陈科森也被震撼住了,他所说与那位交代自己办事的大人物所说相差无几,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反而觉得他们二人在暗通曲款,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不论如何,这小子能做到如此,确有其才,绝非池中之物。

    周佳敏再一次见证了老王化腐朽为神奇,想及两人之前种种,好似每次,他都能主导运势的走向,应聘教师他一无所有,却坦诚相见成功博得校长好感,篮球场内百人压境,他没有独自逃命反身携我奔袭,刘亮被退学众人手足无措,他却巧舌如簧鼓动万名学生为其签名。

    一次奇迹,不代表什么,但如果每次都能见证奇迹,就意味着他不再平凡,或许正因如此,周佳敏有了一丝自卑,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瞥了眼众人的反应,老王自觉忽悠人的本事又精进不少,没想到连胡诌出的几句狗屁都有通天彻地之能,他将金龟抱出盒外,用指头敲了敲试其硬度,没想到竟然真是黄金,这三尺见方,少说也有十公斤重,价值两百万以上。

    王东生很疑惑,陈科森的涵养功夫显然不深,虽擅使阴谋诡计,但像这般巧妙之局不应该出自他手才对,况且金龟背部嵌有钻石,想必还有深意。

    老王暗自摸索,突然,两手在龟侧一摁,似乎触动了某个开关,金龟一下从中裂开,龟壳缓慢升空,王东生灵光一闪,说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众人哗然失色,纷纷凑前一探究竟,却见龟壳升起后,露出其内一首诗,四度春风化绸缪,几番秋雨洗鸿沟。黑发积霜织日月,画笔无言度春秋。

    笔锋成熟稳重,落笔细腻严谨,每一横,每一划,都小心翼翼,尤其是起承转合之处,妙趣顿生,惬意无穷,彰显出诗人高深莫测的笔风,能将书法练至如此境界,绝非等闲之辈,陈科森之流是绝无可能的。

    老校长在看到字迹的那刻,脑海顿时浮现一个人影,顾清风,四十年前,他还是自己的学生,时至今日,他已然一步登天,成为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主掌国家大事。

    难以置信,如今的顾清风权势滔天,身份尊贵,竟然还有心记得昔日之师寿诞,实在难能可贵,这份蕴含深意的礼物,不仅出人意料,更是独占鳌头,与众不同,令人大开眼界。

    王东生也是服了这位送礼之人,如果换做是他,他自认是做不到这一步的,如此缜密的心思,他识人千万,也只在杨城一人身上见过,如今这位算得上第二个,相比之下,自己准备的礼物,几张旧黄纸,就难登大雅之堂了。

    时至此刻,众人无不为这份礼物拍案叫绝,陈科森只不过是个传话之人,完成了任务便告辞离开,周驰夫妇将金龟摆在收藏室妥善保管,其余宾客对老王的态度大为改善,那些有身份的人则不吝赞誉之词,夸他为青年才俊,后起之秀,甚至一些大老板还有拉拢之意,想把他收归麾下。

    张明亮恨得是咬牙切齿,如果对方比自己强太多,说不定他不但不恨,反而会上前巴结,但他只不过比自己脑筋稍微转快了一点而已,就获得如此多人的青睐,实在不公平,如果给自己一点时间,我也能想出其中的奥妙,甚至比你说的更动听,更令人心悦诚服。

    “咦,如果我没记错,这位兄弟似乎还没祝寿,不知道你的礼物是什么,能否拿出来给大家长长见识?”张明亮一眼看出,这王东生穿着寒酸,浑身上下尽是杂牌,拿出的礼物准不是什么好货,到时定要好好羞辱他一番,以解心头之恨。

    老王认出了他,不就是那天警局门口开起亚K5的小子麽,听周佳敏说好像是相亲对象,还真是冤家路窄,处处有小人,“长见识就不必了,拿出来供大家娱乐,全当为周老太爷的寿诞增添一份喜悦,是好是坏,全凭各自斟酌,毕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随即,众人便见他从口袋摸出了七张黄纸,纸张打开与信纸大小相仿,黄纸一看就知饱经风霜,古旧不堪,其上的字迹却没有丝毫褪色,依旧醒目,众人逐一接手,老校长和周佳敏各得一份,围观者中惟独张明亮没有。

    张明亮恨意更深,瞥了眼他人手中的黄纸,心中冷笑不已,什么玩意儿,以为几张做旧的黄纸,就能当作古董拿来送礼,那世上岂不是遍地黄金?“我绝非有意贬低,就这等书**底,别说较之金龟内的字有所不如,就连我的字,也要比它强上百倍,你可当真是拿得出手啊。”

    他话音刚落,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头神色一变,手捧黄纸激动不已,连将上衣内的老花镜摘下,仔细甄别,越是观察他越发控制不住自己,口齿含糊道:“周老哥,若我没看错,这……这是颜真卿真迹——《与郭仆射书》。”

    “什么?!”

    老校长瞠目结舌,他一生喜好临摹大家书法,颜真卿、王羲之、董其昌、赵孟頫、诸遂良、欧阳询、柳公权、张旭、怀素等等,他都有涉猎,其中对王羲之与颜真卿的书法钻研最深,被老友点醒后,他立刻恍然喟叹:“没错,与颜真卿书法一般无二,只是我不懂鉴别古迹,成老弟你看看,这是否属实?”

    老者道:“纸质为麻,粗而不糙,搓折无损,润墨性强,具有唐朝纸张的特性,观其磨损和霉变程度,理应有千年光景,该墨浓厚、色泽黑润、坚而有光、入纸不晕,定是上乘石墨,字迹不需多说,确实属于颜体,即便它只是拓本,也价值千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