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4章 嚣张和跋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晓刚嚎叫道:“尼玛,你敢打我,你不要命了……”

    啪!陆恒又是一巴掌,打在张晓刚那满脸络腮胡子的脸上。

    张晓刚不敢说话了。啪!还是一巴掌,不说话一样打。

    啪啪啪,节奏很明确,三秒钟抽一下,陆恒一句话不说,一脸微笑。

    赵书海自诩本地手眼通天,是了不得的地头蛇,平日里很会巴结关系,黑白两道认识的人不少,昔日更是连薛六都会喊他一声赵老弟,他沉着脸道:“小子,你要是真有能耐,留下你的名字。”

    赵书海下了决心,只要知道了这小子的名字,一定要找人把他碎尸万段,然后沉海。

    陆恒笑容淡淡的,从进了这房间,冷眼听他们冷嘲热讽足足十分钟,这才说出一句话,不,是两个字。

    他不再抽张晓刚,从桌子上拿起餐巾纸,擦了擦手,随手丢在张晓刚脸上,然后微微笑着道:“陆恒。”

    人的名,树的影。赵书海跟地下势力有点瓜葛,知道最近道上的事情,知道有上千个小弟的薛六爷死了,那个一向阴沉的老狐狸温东来垮了,他更知道,这个凌云阁的主人章蓉芳把王氏集团里那些姓王的全都赶尽杀绝,上面无动于衷完全默认,这一切都跟一个叫做陆恒的年轻人有关。

    赵书海更加知道,就是一个叫陆恒的年轻人把他儿子赵佑庭的未婚夫杨桃泡了,可当他真的调查清楚陆恒的真正背景,他吓尿了,根本提不起任何报复的想法。

    今天,这个被江东、江南乃至整个华夏地位稍高一点的达官贵人们传闻心狠手辣、功夫超绝、势力庞大的传奇人物,就这样淡淡地站在这里。

    陆恒重新大大咧咧的坐下,靠在椅子上,翘着两条腿,搭在桌沿上,就好像从来从来没有站起来过一样,这一次,没人对着他吼了。他就这么笑眯眯的打量着赵书海。

    赵书海心惊肉跳打着哆嗦,他没想面前这人是冒充陆恒,这不可能!这份嚣张和跋扈,绝对不是谁都能有的,云州市挨着陆家老巢天马市,谁敢在这里顶着陆恒的名号胡闹,如果这小子不是陆恒,那还了得?

    况且凌云阁这地方,背后的靠山可是江东第一富豪章蓉芳,自从章蓉芳和陆恒联合以后,军政背景极硬,横扫整个江东,无人敢挡,敢在这里闹事,除了她义子陆恒,还能有谁?

    赵书海面对这个抢走他未来儿媳妇的仇人,还不得不挤出一丝微笑:“原来是恒哥,这一下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我和章海**哥经常一起喝酒的,今天这事,实在是对不住。”

    赵书海听过陆恒的威名,可来自东海市、深州市的富商可没听过,他们在各自的地盘上都是很有能量的主,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揍过。

    那个来自深州的富商操着一口很不流利的普通话,阴沉着脸说:“赵总,你这位恒哥好大的威风啊。”

    来自东海市富商更是冷哼一声:“赵总,这里是你的地盘,我这打是挨了,但是不能白挨。你做主,今天就算说一句活该,我也认了。哼!一条人命不见得多值钱,胳膊三万,人命十万,大把人做这种生意。”

    陆恒不搭理他们,依旧笑眯眯的望着赵书海。

    赵书海整个背部都在发冷,如同跌入了冰窖之中。他知道,陆恒等着看他如何处理。这两位富商并不简单,一个来自东海市,一个来自深州市,关系很广,关键是他赵书海最近还想把手往外伸伸,刚好要搭这两个人的路子。可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如果还想着生意,去招惹陆恒,那就真的是傻透了的一逼。

    赵书海咬了咬牙,猛地一拍桌子,走过去猛地一脚踹在那个来自深州富商身上,可怜那富商刚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摔了个狗吃屎。

    赵书海没停手,转身摁着那个来自东海的富商劈头盖脸一阵痛打,一边打一边怒骂:“你妈-的,恒哥打你们是给你们面子懂不?打你们就打你们了,想怎么样?再敢对恒哥有半句不恭敬,信不信老子让你们走不出云州?”

    这角色换的太快了!明明刚刚还在对陆恒冷嘲热讽,才转眼间功夫,已经把陆恒捧成了亲爹。

    七八个女演员都傻眼了,可是张晓刚,总算品出了味道。

    那两个富商冷笑:“好!好!赵书海,今天的是我们记下了。这华夏说小不小,但是说大也不大,别以为我们威胁你,在云州你是地头蛇,出了云州,整死你和玩似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