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尾声:各有各归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姜爸爸本来是有意把儿子……们的注意力给调开的,从他知道了伏羲的身份、能力以及威胁性之后。

    所以在用训练和工作这两大版块把姜礼和蚩尤的时间都填满之后,这位魔神已经很久都没时间去陶艺吧找风小小培养感情了。

    可是因为各种天灾神祸关系,姜家生意最近大幅度缩水,让蚩尤突然就有了大把的空闲。

    于是在收到杨砚信息并听说风小小被掳走的事情后,魔神也就顺理成章的爆发了……

    等到蚩尤赶来陶艺吧的时候,除了杨砚之外,武小哥也早已经抱着小堂弟在这里等着。至于张三则被杨砚用到时候动静恐怕太大,杨老头儿一个凡人不好留在这里的理由打发走……乱世里凡人都不好混,这个老娘虽然没恢复太多,但好歹有个万一的时候还是能应急的。

    武老爷子在地震当夜亲眼见到孙元昊几人的本事,再加上族里子弟们的转述,于是有些事情也就已经不用解释。

    自己的事情要自己承担起责任,这是武家家训,更是武老爷子教导子弟们的做人宗旨。所以即便是年幼且备受家中宠爱的小阿盛……既然知道了他体内藏着的天道惹出来麻烦,那么在需要他的时候,这个小男孩儿自然也要义不容辞。

    “我、我什么都不怕的……”小胖子抿了抿嘴唇,肥爪子不安的揪紧武小哥领子,信誓旦旦道。

    蚩尤瞪了他一眼。扭头皱眉问杨砚:“你找个小孩儿来做甚?”

    自己年幼时候就与成人共同狩猎,一则因为当时生存残酷,二则因为天生神力……可自己却没觉出这胖子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看起来似乎还是个瞎子……

    杨砚笑笑:“他能改动法则……”说着再指指武小哥又点点蚩尤:“到时候你们两个合力,趁法则扭曲的时候破开大门。”

    “好!”蚩尤先是痛快应下,而后皱眉:“那你做什么?!而且这小子有没有这么大本领?”

    杨砚翻个白眼甩过去:“我就负责定位的,不然你们怎么知道伏羲把神庭搬到哪个空间去了。”

    “你居然还有哮天的本事?”蚩尤越听越不明白,反正听这意思对方已经有了完整计划和分工,所以想不明白就干脆不想了,直接抄起爪子逼出血瞳:“算了。动手吧!”

    杨砚懒得跟他计较。目光转向武小哥:“武哥,那麻烦你先把人叫出来吧。”

    武小哥淡淡扫来一眼,低下头摸了摸怀中小胖子的脑袋,声音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轻缓:“阿盛。还记得武家的祖训吗?”

    这种时候歪什么楼?!

    蚩尤忍不住想张口说些什么。被杨砚一扯衣服制止了。

    小胖子点点头。爪子将武小哥衣服抓得更紧:“为国尽忠,为族效力,为己正身……修哥。我怕疼,你能尽量手快点吗?”说到最后,小孩子的声音都有些发抖起来。

    “不怕,修哥手很快。”武小哥抬起一只手捂住小胖子眼睛,另外一只手臂抬起,垂下缠绕在小臂上的锁链后一扬,张手握住被甩起的镰刃,冰冷刃锋毫无迟疑比住小胖子的脖子,声音瞬间沉下:“出来,垃圾!否则就给阿盛陪葬吧!”

    武家的人,直到死也会尽忠报效,更不会让任何污点缠附在身。

    转世的灵识只能依靠附着的身体而存在,虽然杀不了鸿钧,但如果他因为肉身死亡而不得不退出此局的话,等到大局定下之后,也就再没有他出来的机会了。

    纵然是早有心理准备的杨砚,在亲眼看见这一幕后也忍不住叹息一声……武家人都是神经病。

    即便已经是确定正确且唯一的选择,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毫不犹豫的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武家人却能,甚至连个小孩子也不例外。

    大家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想到这样的办法,反而是连续做了几个月噩梦的小胖子自己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主动的吐露出了惟一可能挟持天道的办法,并且请求武小哥的叔叔也就是他自己的父亲,一家三口风尘仆仆赶来这里,选择了这么一条可以说是自己送死的道路。

    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缺口,所以杨砚才能想出接下来的步骤,补足了破开空间抢夺风小小的流程计划。

    杨砚能够理解这些人的执着和坚定,也佩服他们,但是他仍然为此觉得叹息……

    蚩尤简直要看呆了,虽然他很快理解并猜中了小胖子体内住着一个关键人物,但是这么小的孩子……这疯子真能下得去手?!

    不仅蚩尤觉得不敢相信,鸿钧显然也不信。

    于是武小哥的威胁之后,小胖子依旧是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