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边关救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楚楚和龙清远回到鬼雾林,玉儿高兴的又哭又笑,楚楚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楚楚本来让龙清远回去的,可是他一直坚持等她把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再走,楚楚便由着他了,两个人在谷里生活,倒也惬意。

    严寒的冬很快过去了,到处一片生机盎然,满山的苍翠,还有那铺天盖地的野花,姹紫千红,分外妖娆,龙清远陪着楚楚在谷里散步,早晨的醉心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飘落到两个人的身上,这画面说不出的好看,男子长发如丝,俊美如仙,他手里扶着的娇小女子明眸皓齿,笑意盈盈,俏皮的伸出手逮住一片花瓣,插在男子的发间,银铃似的笑声便响起来。

    “清远,你这样子,好像一个人妖啊?”

    “人妖?那是什么东西?”龙清远细长的眉毛挑了一下,眸子闪过一丝迷茫,这词怎么想怎么怪怪的,掉头见她得意的笑,便知那话肯定不是好话,大手一伸,抱起她娇小的身子,小心的转了几圈,威胁她:“说,是不是什么不好的话?老实给我交待出来。”

    “没有啦,人家没有,”楚楚笑得喘不过气来,开始讨饶,忽然脸色一变:“肚子好疼啊,清远。”

    龙清远一听吓得赶紧放下她的身子,焦急的望着她的肚子:“啊,难道动了胎气,不会吧,都怪我,太不当心了,真是该死。”

    楚楚看着眼前的男子,那份小心翼翼的呵护,眼眸间满满的深情,完全不复从前的狂妄不桀,他变了,是为了她变的吗?身形一转早跑开来,留下清脆的笑声,惹得身后的男子虎着脸望着她的背影,只一会儿便又笑了起来。

    这丫头总是吓他,惹不是怀孕,一定要打她的屁股,这一阵在谷里,他觉得很开心,可是却在午夜梦回时,心隐隐的疼着,为了那个义然奔赴边关的男人,他真恨死了自已,如果一直自私着,他们就会一直开心的活下去,等到她孩子生下来,等到她慢慢的接受他,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他不是那些小人,他的心不允许他这么自私,他尝试过自私一点,可是这一个月来他过得并不好受,何况是瞒一辈子,他会背负着怎样的一个秘密来成全自已的自私呢。

    高大的身形一转,飞快的追上前面的影子,心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怕就此失去她,他也不后悔,这个念头一起,他的心里竟然是这一个月来最开心的时候。

    龙清远只几大步便追上前面的影子,已经气吁喘喘的坐到旁边的高堆处休息了,他也走过去挨着她的身边坐下来,楚楚笑着回望身边的男子,见他的脸色凝重下来,不禁奇怪的开口。

    “怎么了?清远,出什么事了,好严肃的样子。”

    龙清远望着眼前漂亮娇丽的脸蛋,正关心的望着自个儿,如果真的说了,只怕他就要失去她了,这样他也说吗?可是不说不是他龙清远的人格,心在一瞬间坚定下来,一向温柔深情的眸子,盛上幽潭般的深暗,伸出手握住楚楚的手。

    “楚楚,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我总想着你有权利知道这件事?”

    楚楚不知道他想说什么,见他鬓边的碎发滑落下来,抽出手细心的给他顺好,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们很开心很快乐,虽然她常常想起北堂,有时候会心疼,可是仿佛离他已经很遥远了,她负了一个,就不想再负一个了。

    “好,你说,我听着呢?”她盯着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很漂亮,是那种带着浅蓝光泽的眼眸,在阳光的照射下,幽暗清明。

    “你知道那个血人参是怎么研制出来的吗?”龙清远坚定执着的望着楚楚,亨受着她身上淡淡的花香味,也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也许她会成了他的。

    楚楚看着龙清远暗沉的眸子,心下有些不安,摇了摇头,不是说无涯子前辈研制出来的吗?她哪里知道啊。

    龙清远叹了口气,心痛的开口:“血人参要以人血喂养方能结出果实来,那三天北堂不见了,就是因为他用他的血在喂养血人参,所以你才会见到他那么虚弱,事实上他差点死过去了,当时无涯子前辈说了,以命换命,后来看他太痴情,就把天山雪莲花送给他服用了,所以他才没有死。”

    楚楚只听到自已的心脏咚的一声响,沉到谷底,久久没有反应,呆了,原来他并不是中瘴毒那样的,只是因为出血过多,天哪,她的坚持,难道真的是要用另一条人条来换取自已肚子里的孩子吗?脸上一下子泪如雨下,心痛得直想死过去,想到他临走前的绝决,那样宠溺的摸着自已的头,叮咛自已要快乐,开心,她究竟在做什么啊,自已是把怎样一把锋利的刀刺进他的胸口里啊,比起当初他对自已的施暴,自已残忍何止千倍万倍啊,当初的他是不知道自已是谁,现在的自已明知道他一直的在忏悔,一直的在付出,却为当初的事斤斤计较,他在那种情况下竟然到边关去守敌了,如果他真的出什么事了,她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已的,伤心的痛哭起来。

    龙清远心疼不舍的伸出手把她抱进怀里,他的心也难过,爱真是一把尖锐的双刃剑,它为何要刺进三个人的心里啊:“别哭,楚楚,他走时还叮咛了,别让你知道,怕你伤心,千万别让自已伤心,你伤心了,我们两个人都不好受。”

    “可是心好痛,我没办法阻止,它一直痛一直痛,”楚楚哭倒在龙清远的怀里,她好无力啊,只觉得痛得恨不得死过去一样,为什么要这样呢,老天啊,如果她知道,她宁愿和孩子一起死,也不要他们这样啊。

    龙清远看着她如此痛苦,又怀着身孕,真后悔把事实的真像告诉她,明知道她会难过,为什么要告诉她呢,他真是不知道拿她怎么办了,她痛苦,他比她更痛苦,而远在边关的那个人也痛苦,三个人都痛苦,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份感情纠葛啊,可是楚楚真的不能再伤心了,要不然孩子会有危险的,她已经七个月的身孕了,再有两个月孩子就要生下来了。

    “楚楚,别伤心了,你哭得我心都碎了,别哭啊,”龙清远细心的帮她擦眼泪,那眼泪为什么越擦越多啊,楚楚看着眼前男人的俊颜上布着痛楚,那样伟岸狂妄的一个人如今却心痛难过,这一切都是自已造成的,硬生生的抑制住自已的眼泪,只在心底默默的开口,北堂,对不起,现在不是你欠我的,而是我欠你的了。

    “好了,清远,我们不伤心了,想不到我也有脆弱的一天,”楚楚伸出小手抹干脸上的泪珠,自嘲的苦笑,龙清远扶着她的身子站起来:“不去想了,他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但愿吧,”楚楚点头,心里却知道他是不会再回来的了,他心里一定是希望自已和清远幸福的在一起的吧,平日她也以为自已可以如此,可现在知道了这一切真像,她还能心安理得的和清远在一起吗?

    两个人步出林子往回走,眼前依旧春光明媚,可是心头却完全没了先前的兴奋,远远的看到玉儿奔过来,楚楚和龙清远相视了一眼,回身望向玉儿,玉儿见楚楚眼睛红通通的肿了起来,惊讶的停住步子,自从王爷离开后,楚楚和贤亲王爷处理很快乐,她们也很开心,所以认了这样的事实,只是今儿个为什么哭成这样呢?

    ”有什么事吗?”龙清远淡漠的开口,不悦的蹙起眉,玉儿听到王爷微愠的语气,回过神来:“禀王爷,黄侍卫过来了。”

    “黄霖?”两个人同时惊叫,黄霖来表示什么呢,难道是南宫北堂出事了,楚楚的身子晃了晃,龙清远忙扶稳她,细心的开导:“你别心急,也不一定是他那边的事情,我们先过去看看再说。”

    “好,”楚楚急促的开口,两个人一起往凤天阁走去,凤天阁的正厅里,小月随侍在一侧,黄霖喝了一口茶,满脸心急的放下茶盎,望着外面,小月对于黄霖,有些反感,也不理他,谁让他和皇帝一条心的。

    就在黄霖急得不得了的时候,龙清远扶着楚楚走进来,黄霖忙站了起来,抱拳开口:“王爷,皇上让你回京商量大事呢?”

    “什么事啊?”龙清远随口问,扶着楚楚有些笨拙的身子,坐到一边的座榻上,自已坐在她的身侧,好半天没听天黄霖的声音,忙抬起头望过去,只见黄霖一脸为难,当下心里一沉,难道真是南宫北堂的事情,正想起身和黄霖出去说,那楚楚何等敏捷的心,立刻开口:“有什么事当着我面说吧,用不着遮遮掩掩的,”口气有些不善,对于黄霖,她心里一点好感都没有,黄霖看着她的表情,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流,眼下也顾不得管自已的心思,只抬高头望向龙清远,龙清远看楚楚的眼睛坚定的望着他,只得点了一下头,示意黄霖就在这厅里说。

    黄霖无奈,恭敬的开口:”北堂王爷在边关被俘,眼看宁城失守,所以皇上心急如焚,让王爷回去商量对策,”龙清远一听黄霖的话,脸色苍白了,而一旁的楚楚再禁不住这种打击,轻呼一声,昏了过去,龙清远吓得赶紧上前抱起她,急促的叫起来。

    “楚楚,楚楚,你醒醒。”

    “王爷,把楚楚扶到床榻上吧,一会儿就没事了,”小月赶紧开口,龙清远忙抱起楚楚放进屋内的大床上,紧握着她的手,虽然他们两个不好过,可最不好过的还是她啊,刚刚安生一点,这又不安生了,但愿老天爷心疼着她些,别再折磨她了。

    龙清远一手握着楚楚的小手,一边回头望着黄霖,冷魅凌寒的开口:“北堂那样一个人怎么会被俘呢?”

    “回王爷,听说北堂王爷好像身体不好,强行迎敌,再加上此次狼牙国第一勇士,木拓雷出战,所以王爷便被他们抓去了,宁城一下子群龙无首,人心惶惶,皇上日夜难安,命令属下日夜兼程赶到鬼雾林,让王爷回去。”

    龙清远一蹙眉,眸间闪过不经意的忧虑,她这个样子,他怎么离开,而且她醒来不知道有多伤心呢,他应该守在她的身边保护她才是,这可是当初他答应了那个男人的。

    “王爷,事不宜迟,还是即刻回宫吧,她不会有事的,她一直很坚强,没事的。”

    “你回去吧,我没事了,”不知何时楚楚已经醒过来了,听到他们的对话,忙捏了一下手,示意他赶紧回去,这种状况下,朝廷一定人心惶惶,要是宁城失守,只怕就要丢两座城池,这是龙腾国的耻辱,虽然她是穿越过来的,可好歹落在这个国家,当然不希望这个国家有些耻辱。

    龙清远一听耳边的话,忙掉头望过去,黑幽的眸子里布着迟疑,左右为难,国家有难,他身为亲王,自然该立刻回去商量对策,可是又不放心她,不如让她跟他一起回王府吧,龙清远眸子闪烁了几下,唇角浮起坚定。

    “那你和我一起走吧,回京城去,要不然我不放心。”

    “我不碍事的,我只想安心的在鬼雾林待产,生下孩子,你们去吧,别担心我,我真的没事,”楚楚坐起身子,小脸蛋上浮起焦急,催促他快点回去,龙清远一咬牙,站直身子,无视自已心内的担忧,回身叮咛小月:“一定要照顾好楚楚,昨天啸天回来了,让他在这段时间内不要去凤凰山了,等她生下孩子,再去凤凰山吧。”

    “行,”小月点了一下头,龙清远稍微放了一点心,回望了楚楚一眼,唇角浮起温柔:“我一定会把北堂带回来的,你放心吧。”

    “嗯,我相信你,”她的眉,她的眼,她的脸,都布着认真,用力的点了一下头,那般的乖巧,使得他相信,她一定会乖乖的等他们回来,而且她的肚子也大了,她那么爱孩子,一定会保护好孩子的。

    “那我走了,”龙清远掉转身和黄霖一起往外走,黄霖眼神复杂的望了她一眼,由此至终,她都当他透明人一般,也许她真的把他当成了陌生人,可是他却做不到,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他终究是皇帝的奴才,这是一辈子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两个男人大踏步的往外走,楚楚急切的叫了一声:“清远。”

    龙清远停住身子,遥遥回首,望见她的一张笑脸,听到她温柔的叮咛:“你要小心点。”

    “好,”心里暖暖的,激动的,轻颤着大踏步的走了出去,屋子里,楚楚脸色一变,取而代之的是一惯的泠漠,挥手示意小月:“立刻给我去看看他们是否出了山谷,然后把啸天叫来。”

    “好,不过楚楚想干什么?”小月和玉儿同时望向楚楚,只见她并未说什么,两个小丫头一时间又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小月便飞快的出去找啸天,至于王爷和黄侍卫肯定走了的,朝廷都出大事了,而且王爷竟然被抓走了?

    玉儿把楚楚从床榻上扶下来,小月已经把啸天找来了,三个人一起望向楚楚,不知道她有什么任务要分配,楚楚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定定的望着啸天:“我准备去边关救北堂,所以想让你陪我们一起去,要不然我怕孩子?”楚楚的手抚上肚子,已经很大了,但却不是那种蠢得要命的肚子,是那种紧绷的,结实的肚子,所以还能行动起来,要不然早该睡到床上去了。

    三个人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玉儿和小月立刻站出来反对:“楚楚,这怎么行,你刚刚答应了王爷会乖乖留下的,现在去宁城,不是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吗?”

    楚楚听了玉儿和小月的话,脸蛋上不由浮起痛苦之色,掉头望向一边的啸天:“啸天,把当日我是怎么得救的事情讲给她们两个听一下?”

    楚楚如今细想起来,当时除了自已和小月不知道那血人参是南宫北堂的鲜血染成的,只怕其他都知道,所以眸光幽幽的落在啸天的脸上,说不出是责怪还是生气,啸天心下一虚,赶紧垂首:“小姐?”

    “不是无涯子前辈子救的吗?”小月看啸天和楚楚两个人的神情,不由奇怪的问,当日她也在那里,自然知道其中的情况,不懂楚楚为什么让啸天说知,只听得啸天轻叹气:“那血人参要人血喂养,所以南宫北堂便喂了三天的血,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了,上了战场,自然不是敌人的对手。”

    啸天的话一完,小月和玉儿同时吓了一跳,用人血喂养,三天?天哪,不是要了人的命了吗?难怪王爷那会儿脸色好像鬼一样,她还正奇怪为什么他的脸色那么差呢,原来是放血所致,难怪楚楚坚持要去救他,换做自已也会这么做的,可是眼下她都怀了七个月的身孕,这一路到边关是很危险的。

    “要不然我和小月去吧,”啸天开口,反正他和小月都会武功,过去救人吧,总之小姐还是不要过去了,这么大的肚子行动也不便啊。

    “不行,我是一定要去救他的,宝宝一定希望和我一起去救他,你们不要阻拦了,准备准备吧,玉儿照旧留在谷里,我们三个人即刻上路。”

    楚楚的命令一下,三个人也不敢反抗,玉儿不放心,眼泪汪汪的想跟着她们一起去,楚楚严肃的板下脸来:“不行,本来我一个孕妇就够他们两个累的了,你不会武功再去,不是更多一个累赘吗,所以安心呆在谷里等我们回来。”

    “那你们一定要小啊,”玉儿皱起细细的眉毛,她真的好担心楚楚啊。

    “嗯,”三个人点头,离开鬼雾林,啸天驾着马车,楚楚和小月坐在马车里面,玉儿给他们准备了充足的干粮和水,三个人一路往西而去。

    因为楚楚怀孕的关系,不能日夜颠簸,所以她们白天赶路,晚上住在民宿里,虽然楚楚坚持昼夜赶路,但啸天并不理她,如果这样下去,孩子会有危险的,楚楚见啸天坚持已见,只得白天赶路晚上住宿,就是白天马不停蹄,一应吃喝都在马车上解决,所以很快到了宁城的外围,眼看着天色已经晚了,楚楚坚持要进城,啸天哪里由着她,明天再走不迟,下了马拉着僵绳一路找过去,整排的民房,多数竟然没有人,好像很多人家怕宁城失守,全都出去逃难了,好不容易才看到一间民房里有一个妇人呆在里面,啸天赶紧上前招呼了一声,说明了来意,那妇人没精打彩的,倒也没有拒绝他们,便留他们过夜了,晚膳还准备了一些食物给他们,只是那妇人好像有点不对劲,三个人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半夜的时候忽的听到外间有响动,三个人警觉起来,不会那妇人存着什么不良心事吧,一声响动过后再没有声响,楚楚示意啸天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啸天轻声轻脚的走了出去,却发现那妇人上吊了,吓了他一跳,赶紧放下她,楚楚和小月亦起来围过去,连声唤那个妇人,“大姐,大姐,你有啥子想不开的?为什么要上吊啊,宁城还没失守呢?”

    三个人都以为这妇人是因为宁城要失守所以才上吊的,谁知那妇人一看自已没死掉,爬起来再去上吊,小月和啸天忙阻止了她,问她怎么回事,说不定她们能帮助她呢?

    那妇人哭泣得伤心极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这妇人的夫君是阻守在宁城的王都尉,此次王爷出城迎战,被敌人的将领木拓雷生擒,王都尉命令士兵撤回来,那副将一听到王爷被俘就像疯了似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