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救救我的孩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南宫北堂的手刺痛了两个男人的眼,脸色都有些难看,三个男人的目光在空中较量,屋子里寒气四溢,凉飕飕的感觉,小月和玉儿还有后进来的桑叶,都感到了三个男人之间很深的敌意,只有当事人一脸无所知,冷笑着从三个男人的脸上扫过。

    “看来你们想法倒一致,都昏倒在醉心谷外,真想把你们扔出去。”

    楚楚狠狠的说,可惜只是嘴上说说罢了,她柔软的心肠大家早已知道了,不过屋子里的气氛总算因为她的这句话缓解了,三个男人放松下来,彼此笑了一下,南宫北堂走到龙清远身边捶了他一下。

    “想不到你不呆啊,这么多年一直以为你脑子不好使呢?”

    龙清远立刻反唇相讥:“彼此,彼此。”

    南宫北堂又走到黄霖身边捶了一下黄霖,黄霖点了一下头,却未多言,楚楚只觉得头疼不已,眼下是啥状况呢,本来以为鬼雾林,没人进得来,谁知还是让这三男人找到这里来了,若是诚心想找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会找到的,问题是她该咋把这些男人送出去,总不至于都把他们留下吧,那叫一个什么事啊,而且黄霖还是奉了皇上的旨意把她带回宫去的。

    一想就烦,不如不想,楚楚站起身子,回头望着桑叶和小月:“你们两个留下一起侍候他们吧,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好,”小月和桑叶点头,楚楚吩咐完了,掉头便走了出去,理也不理这些男人,玉儿赶紧追出去。

    接下来的日子三个男人针锋相对,当然他们并没有在楚楚面前露出来,但是小月每天都把他们的动向禀报给了楚楚,例如两个王爷一大早打架了,或者黄侍卫和王爷冷战了,又或者三个男人对打,总之听到楚楚耳朵里很烦,人家说一山不容二虎,这里可算是住了三虎了,怎么可能不打起来呢,而楚楚的肚子又大了,也不想去理他们,不过每个人还算自觉,在楚楚面前一直是笑容满面的相处着,好在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唐凌和清玲大喜的日子到了,楚楚出谷了,身后自然没少跟着三个男人。

    下山后,楚楚严肃而冷凌的开口:“最近你们三个在谷里没少折腾,现在都回去吧,不要整些有的没的了,搞得我心烦。”

    南宫北堂一听到楚楚让他离开,脸色幽幽的一寒,坚决不同意:“我不走,你要生了,到时候身边需要个人照顾,我留下来陪你吧,让他们两个走吧。”

    龙清远一听到南宫北堂的话,早怒了,瞪着他的眸子闪过犀利如刀的光芒,咬牙切齿的开口:“我是绝不可能走的,我才是最该留下来的那个人,你凭什么留下来,你对楚楚做过的伤害还不够吗?”

    龙清远的话使得南宫北堂心里一窒,这件事是他致命的伤,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们敢如此放肆吗?可是自已理屈在先,只得沉闷的开口:“反正我是不会走的。”

    黄霖一看两个王爷不走,他哪里愿意走啊,坚定的摇头:“他们两个不走,我也不走,除非楚楚跟我回宫。”

    黄霖的话立刻惹得龙清远和南宫北堂怒目相向,同时朝黄霖怒吼:“如果你再敢提回宫两个字,我们非把你撵走不可。”

    楚楚看着这一切,心里默念,又开始了,伸出手揉太阳穴,最近她的睡眠都不好了,都是这三男人惹的,脸色阴沉沉的特别的难看,黄霖和两个王爷一看楚楚神色不太好,赶紧住了嘴,三个男人一起开口。

    “好了,你别烦了,我们不说话总行了吧,”说完这句果然再不出声,周遭安静了下来。

    小月和玉儿扶着楚楚上了马车,三个男人骑马跟着马车后面一起往成皋而去。

    唐家此时已是张灯结彩,里里外外红绸挂着,大红的灯笼映红了所有人的笑脸,唐凌一身新郎服,喜气洋洋的立在厅堂里,一见到楚楚等人的出现,立刻开心的迎上来,把她们一行几个人引进去,刚把她们安置好,门外已经响起花轿临门的声音,楚楚赶紧挥手让新郎官去接新娘子,她们自个儿会照顾,唐凌立刻笑着点头,奔了出去,楚楚但笑不语,普通人家迎娶新娘子要简单得多,不像高门深户那般讲究。

    唐家并没有奴仆可使,所以多是邻里相亲的帮助端茶送水的,楚楚正在四处打量着,忽然耳边响起欣喜的叫声:“楚楚,你来了?”

    楚楚抬头望过去,原来是小惠,小惠一见到楚楚早开心的笑了,伸手拉着她,仔细的打量过后,发现楚楚竟然怀孕了,不由得掉头扫视了旁边的三个高贵不凡的男人,暗暗猜测哪一个才是楚楚的相公,可惜三个男人都一脸冷相,实在看不出谁是。

    “小惠,你也过来帮忙吗?”楚楚笑眯眯的问,小惠点了一下头:“是的,其实唐妈妈不让我做的,可我就想帮帮他们。”

    “嗯,乡里乡亲的,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楚楚赞同的点头,正和小惠说着话,唐妈妈走过来,慈爱的望着楚楚:“楚楚来了,我都忙得来不及招呼你了。”

    “没事,唐妈妈去忙吧,今日也是你老人家开心的日子,等清玲过门后,好好孝敬你老人家,再给你生个大胖小子,不就什么都有了,”楚楚的话说到唐妈妈的心坎里去了,那脸笑得像一朵儿花。

    屋子外面已经传来新郎的笑声,大伙儿都站起来迎出去,新娘子到门前了。

    大家都站在院门前看热闹,只有屋角上的三个男人动都不动一下,这小小的厅堂更显得他们周身高贵不凡,凡走过他们身边的人多打量他们几眼,心里暗自猜测,唐家好像没有这等尊贵的亲戚啊。

    坐在角落里的黄霖,忽然看到唐家院墙外有个熟悉的影子一闪而逝,那是他的手下侍卫,赶紧起身走了出去,南宫北堂和龙清远冷盯着他走出去的背影,两个男人相视一眼,身形未动,他们只要看着楚楚就行了。

    黄霖走出院子,果然看到自已的手下站在围墙外,赶紧开口问:“怎么样?皇上说什么?”

    “皇上来了,”那侍卫小小声的开口,黄霖听了心下一惊,皇上竟然扔下朝廷大事跑到成皋来了,脸色都变了,这要是传到那些有心人耳朵里可不是好事,还是让皇上尽快回宫吧,如果楚楚不愿意回宫,绑也要把她绑回去,总之不能让皇上遭遇到什么不测。

    “皇上现在在哪儿?”

    “在风月客栈里,要见娘娘呢,你把娘娘带过来吧。”

    “好,你快过去,”黄霖挥手,不由得头疼起来,两个王爷还在里面呢,自已未必带得走楚楚,可是皇上要见她,如果她不去,皇上必然过来,到时候惊着了唐家人,人家正在娶新郎子呢,黄霖真是左右为难,眼看着天色不早了,怕皇上等得急了,还是和楚楚明说了吧。

    黄霖一走进去,龙清远和南宫北堂便注意到他神色有些不对,两个人同时起身,见到他已经挨近楚楚的身边。

    “楚楚,皇上来了?”黄霖贴近楚楚的耳边,小声的开口,果然看到楚楚的脸色冷了下来,唇角擒着冷魅的笑,回头狠盯着黄霖:“你还是把我的行踪报给你主子了,你可真是个好奴才,黄霖,本来我们是可以做朋友的,但以后连朋友都算不得了,我没有这种出卖朋友的朋友。”

    龙清远和南宫北堂已经听到黄霖的话了,走近前,冷瞪着他:“你别想带走她,滚吧,滚回你主子身边去。”

    黄霖的心里感到很疼,看着楚楚眸光里的狠意,恨不得此刻死在她面前,才好受一点,可是他的命不是自已的,是皇上的,皇上让死才死,皇上不让死,他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了,他宁愿负别人,也不可能负皇上的。

    “可是皇上已经到成皋来了,如果见不到你是不可能走的,难道你们要他到这里来吗?”黄霖掉头扫视了眼前欢天喜地的场面,楚楚知道黄霖的意思,怕惊动了新郎官和新娘,搅得人家婚礼不得安礼,既然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还要通知他主子过来,楚楚的个性一向淡漠,从来没恨过什么人,但是此刻对黄霖,她心里有些冷,甚至说厌恶,虽然他忠诚是好事,可他的忠诚影响了别人,自已是把他当成朋友来对待的,要不然当日他自杀,自已就由着他去了,可是他明知道自已讨厌龙傲,还是通知他来了,所以从此后黄霖再也不是她的朋友了,他就是一个奴才,皇帝的奴才罢了,因此脸色淡淡的,冷漠的开口。

    “黄侍卫倒真是想得周到,好吧,我就跟你走一遭,看我不跟你那主子去皇宫里,谁能耐我何?想让我进宫,只有一种可能,抬着我母子二人的尸首进宫去,”说完再不看黄霖一眼,黄霖听到她的话,心如刀绞,恼恨起自已为什么在最后一刻又让人进京禀报了皇上,现在她和他永远成陌路了,而且如果害到她一丝一毫,他宁愿以死谢罪,这次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楚楚走到边上拍了一下玉儿和小月的肩,小声的叮咛她们:“我出去一下,你们俩就呆在这里吧。”

    玉儿和小月一听哪里同意,连忙回身跟着她:“不行,你去哪儿啊,我们要跟着你。”

    楚楚扫了一眼内堂已经开始夫妻交拜了,忙摆手:“我们都走了,唐凌会不舒服的,你们留下吧。”

    站在楚楚身后的南宫北堂和龙清远同时开口:“你们留下吧,我陪她去。”

    玉儿和小月扫了两位王爷一眼,才无奈的点头:“好吧,不会有事吧。”

    “没事,待会儿和唐大哥说一声,就说我出去有事去了,”楚楚不忘叮咛一声,两个小丫头点头,都觉得心里不安,可两位王爷都去了,应该不会有事的,黄霖自然没办法阻拦两位王爷,而且也怕待会儿皇帝和楚楚冲突起来,到时候多两个人可以缓和一下,一行人往风月客栈而来。

    风月客栈,楚楚是知道的,店铺雅洁,安静,虽不是成皋最好的客栈,却是最讲究的客栈,一行人走进去,那守在门前的侍卫忙把她们迎了进去,小声的开口:“爷在二楼上呢,”说完把黄霖拉到一边,小声的问:“爷只要见娘娘一个人,你把两位王爷都带过来干什么?”

    黄霖无奈的耸了一下肩,他们两个要来,他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一个侍卫还能和两位王爷斗,虽说南宫北堂被乏为庶民了,可他是太后的姨侄,这爵位早晚还是回去的,而且边关还需要他呢,他的名声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皇上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先惩罚他罢了。

    那侍卫听了黄霖的话自然不好说什么,赶紧走到前面去,把楚楚她们三个人领到二楼最里边的包间里去,轻敲了一下门,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凌寒的话:“进来。”

    楚楚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龙傲,不是他还有谁啊,伸手推门进去,那侍卫伸出手想挡住龙清远和南宫北堂的,却在他们犀利眼光下收回去了,站到一边去。

    三个人走进去,只见龙傲凭窗而立,正在欣赏窗外街道的风景,那挺拔的背影孤傲而幽寒,听到房门的响声缓缓的转过头,便看到了楚楚以及她身后的两个王爷,但是龙傲丝毫不把两个男人放在眼里,眼中只有楚楚一个人,笑溢在绝美的五官上,上前一步,柔声开口。

    “爱妃,朕来接你和龙儿回宫了。”

    楚楚听着龙傲的柔软的话,没感觉到应有的心暖,倒觉得浑身恶寒,如果不是自已识破了,此刻肚子里的孩子早没了,而且那后宫里多了去的孩子和女人,让她回去干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龙傲收起你可恶的嘴脸,我是不可能跟你回去的,另外把你的狗奴才带回去,如果他再跟着我,我一定会打断他的腿,别以为我说到做不到,”楚楚冷冷的说完,掉头坐到一边的座榻上,她的身子吃不消了,原来挺个肚子很累,即便她有好功夫都不行,还是一样的累人。

    “如果朕坚持呢?”龙傲绝美的五官轻笑,凤眉轻挑,薄唇邪勾,眸中的暗芒犹如毒蛇般凛冽,轻飘飘的开口,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坚持。

    楚楚却不怕他的坚持,她也坚持,那就看看谁比较狠一点,唇角一笑,如妖媚的黑色曼陀罗,看得屋子里的人都呆了,心里都有些惶惶然,不知她接下来想干什么?就是龙傲也有些隐隐的不安,只镇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从没有一个女人怀孕了,还如她这般美得出尘,染尽世间芳华,后宫的那些女人都不可比拟,让他放弃,他真的不甘心。

    “我也坚持,”楚楚淡笑,眉间轻染妖娆,只见她身形抖的一闪,已经从黄霖的手里抽出宝剑抵在龙傲的脖子上,随意的开口:“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让你来选择,一,你死,二,我和孩子死,你说哪一种比较有趣呢?”

    楚楚的话音一落,龙傲的脸色寒凛凛的沉下去,心陡的一突,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他与她再无可能了,她宁愿和孩子一起死也不会跟他走的了,难道自已真的这么可恶吗?让她恨成这样,哑然着声音开口。

    “楚楚,为什么你这样恨朕呢?”

    “我只想嫁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将永不再娶,我不习惯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这样你懂了吗?”楚楚轻声的开口,龙傲心头一震,这条件终其一生他也没办法办到,性感的唇勾出若有似无的笑花。

    “楚楚,不可以,”屋子里的其他三个男人脸上都失了色,要是失了皇上天下就乱了,他们之间只是私人恩怨,罪不及民,楚楚听到三个人的话,脸色一暗,长剑忽尔一掉,横在了自已的脖劲上:“那么我死,这样可好?”

    龙傲先还强自镇定的脸色,这一刻染上恐惶,急切的开口:“你别乱动,别伤了自已和孩子,朕答应你,绝不为难你,朕立刻回宫。”

    “把你的奴才也带回去,只要一看到他我就想到你,心里阻得慌,”楚楚冷淡的开口,说实在的她一点也不想死,不过她相信龙傲不是那种愿意看着自已死的人,所以最终她赌赢了。

    “好,黄霖,立刻回宫,”龙傲俊逸的脸上再没有来时的意气风发,好似斗败的公鸡,但是只有他自已知道,他只是暂时的隐忍,他绝对不甘心把自已喜欢的女人让给别的男人,天下间所有的东西都是应该是皇帝的,就在于他想不想要。

    黄霖的脸色一直很苍白,每多听一次楚楚口中的奴才,他的痛苦便加深一点,心口好像被血淋淋的扯开来了,疼得他快不能呼吸了,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资格再开口说话了,因为他确实是皇上的奴才,他的心疼是因为她再也不可能把他成朋友了,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转身再看一眼,掉头跟着皇上身后离开,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楚楚松了口气,握剑的手有些湿漉漉的,南宫北堂和龙清远赶紧冲过去,拿下她手里的剑,紧张的检查了一遍。

    “你真是太胆大了,就算你不动手,我们也不可能让皇上把你带回宫的,”龙清远霸道的开口,一旁的南宫北堂因为便利的位置被他霸占了,正怒瞪着他的背影,不过听到他的话,倒是应和着。

    “是的,你就是不开口,我们也不会让那个男人把你带走的。”

    楚楚叹了一口气,抬头望着眼前的两个男人,同样的俊挺不凡,难道让她看他们打成一锅粥吗?这明明是她和皇帝之间的事。

    “我在赌,现在我赌赢了,”楚楚松了口气,身子一下子虚软无力下来,身子软软的往地上倒去,龙清远大手一伸抱起她的身子,往旁边走去,南宫北堂看着楚楚并没有拒绝,只是无力的把头靠在龙清远的肩上,心在一瞬间又酸又疼,他要放弃吗?让他们幸福的生活,可是真的好不甘心,一想到自已永远孤零零的一个人,他就想着再努力一下,如果她真的最终选择了龙清远,那么他会离开,走得远远的,只希望他们永远幸福。

    “谢谢你们两陪我了,你们也走吧,”楚楚忽然觉得自已好寂莫,虽然有好几个男人喜欢她,他们为了她互相攻击,可是谁才是她最想要的呢,她又是谁最想要的吗?她都搞不清了,只觉得眼睛很疼。

    龙清远紧搂着楚楚的身子,他感受到了她的身子在轻颤,心里的不安,他是绝不会放开她的,一定要让她幸福,如果当初他没有犹豫,是不是现在他们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可是时间永远不会倒流,楚楚,请抓住我的手,我会带你走完一辈子,甚至下下辈子。

    “我会陪着你,只要你需要,我就在你的身边,”龙清远俊逸的脸上是痴痴的执着,楚楚抬头望着他,从他们最初的相遇,他被她恶整,便拿她没有办法,每一次都气得抓狂,但他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她欠他的很多,但是如果自已选择了他,南宫北堂怎么办?她也觉得心疼,想像他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王府里,她也许永远不会心安理得的过日子,算了,不去想了,那些事好遥远,眼下还是先生下孩子要紧,只要皇上龙傲不纠缠着,她就开心得多了。

    “放我下来吧,”楚楚示意龙清远把他放到一边的座榻上,龙清远本来是不想松手的,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他有一种抱一辈子也不厌倦的感觉,不过既然她开口了,他便不会逆拂,把她放到座榻上,南宫北堂已收藏起自已的情绪,就让他再陪陪她吧,这最后的时刻,他要当成一辈子的记忆,脸上浮起笑意,回身到桌上倒了茶水走到她的身边,递到她手上。

    “来,喝些茶,刚才太紧张了。”

    “嗯,”她仰起笑脸点了一下头,真的很美,他看得失了一下神,回身走到一边的座榻上,楚楚喝了两口茶望着眼前的男人。

    “龙傲从头到尾都没和你们说话,他不会怪你们吧,”担忧的口气,两个男人同时挑起剑眉,冷淡的接口:“谁理他啊?你别担心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嗯,那就好,”楚楚喝完茶休息了一会儿,精神好多了,刚才真是太紧张了,她真的很怕伤了皇帝,皇帝是个好皇帝,她就是自已怎么样,也不会去伤害皇上的,如果皇帝伤了,天下苍生就遭殃了,她不留骂名在青史上。

    龙清远看她精神不好,担忧的开口:“要不要去找个大夫过来给你瞧瞧?”

    “没事,只是刚才太紧张了,生怕自已一个愤怒就做出失手的事来,现在没事了,只要休息一下,”楚楚已经镇定了,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如果真的和龙傲动起手来,只有两败俱伤,这样是最好的了,不伤一兵一卒,就让他安安份份的回皇宫里去。

    “刚才吓死我了,”龙清远一想到刚才危险的画面,心里便恐惶得打颤,他这样一个人竟然也有害怕的东西,若非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