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恨也是一种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几个人把南宫北堂带回客栈,楚楚吩咐店小二打些水上来,亲自给南宫北堂把头脸清洗干净了,依旧恢复了以前的俊朗,只是这个男人此时死气沉沉的,一点活力也没有,楚楚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好歹和这男人处了有好几个月,说一点感情没有是假的,有时候恨也是一种感情的存在。

    小月已经去请大夫了,乘着空闲的时间里,楚楚问一旁的黄霖:“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黄霖望着床上的南宫北堂,心里也有些难过,这个男人也太不容易了,从小爹娘不在了,虽然有个养母,可养母是他的杀母仇人,小时候一定没少虐待他,尤其是精神方面的,一直在他耳边重复着,他亲娘是个贱女人,跟男人私奔了,可想而知在这样一种环境下长大的人,心里一定是黑暗的,后来遇到楚楚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使得他兵权没了,官阶没了,心爱的女人也没了,也许是对人生彻底绝望了吧。

    “当日他兵临城下,虽然免死令救了他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皇上剥夺了他的兵权,其实他手里并没有多少兵权,皇上早把兵权分割了的,能听他调用的也就十几万人,后来又剥去了他的官阶和王候爵位,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只是一介平民,”黄霖叹息一声,轮廓鲜明的脸上布着无奈,皇上做事一向独裁,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

    楚楚听着黄霖的话,心里越发的难过,虽然这个男人先前虐待她了,可后来的种种,他们之间也算扯平了,只希望他以后生活得平坦一点,不管做王爷还是平民,还能回复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

    房间里的人都有些黯然,门响了一下,小月领着一位年老的大夫走进来,大家忙起身,示意老大夫近前给南宫北堂诊脉。

    老大夫坐到床榻前的椅子上,一丝不苟的号脉,另一只手不断的摸着胡须,脸上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一直盯着他看的楚楚不禁有些心急,他不会有什么事吧?

    “怎么样?没大碍吧?”楚楚一看到老大夫放开手,心急的问。

    “恕老朽无能为力,老朽只能开一剂药,把他身上的热去掉,其他的便不是老朽能力所及的了,”老大夫站起身,到一边去开药,楚楚紧跟着他身后追问。

    “那他究竟是什么病?”

    “诊治无大病,可是他的脉络却虚浮无力,似有似无,这是个意志力很坚强的人,他若自已不愿意醒来,恐怕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老大夫开了药方,站起身准备离开,楚楚挥手示意小月付了诊金,把人送到楼下去。

    “老大夫,这边请,”小月把人领了下去,唐凌抓起桌上的药方,飞快的开口:“我下去抓药,回头让店小二煎了送上来。”

    “嗯,”楚楚点头,房间里只剩下她和黄霖两个人了,无奈的互视了一眼,心里都很不好受,而且竟然奇异的感到心疼,她不是一直很狠这个男人吗?为什么会心疼他,难道恨也是一种情?慢慢回身走到床榻边,拉过南宫北堂的手,轻声开口。

    “你这是何苦呢?一切都过去了,再重头来过啊,你不是一个骄傲又霸道的人吗?怎么如此不济了?”说着说着眼泪便包在眼里,声音哽咽了。

    站在她身后的黄霖一只手搭上她的肩,给予她安慰,看着她为了南宫北堂难过,心里不禁暗暗的想着,如果我像他这样,她也会这么伤心吗?那怕她为我流一滴眼泪,就是让我死了,我也心甘情愿的,随即想起她说不喜欢他的话,心里阻得难受,她永远不会为我流泪吧?

    房间里的两个人都伤心,小月推门从外面进来,走到床榻边,轻声的开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弃了,我们还是给他另外找个大夫吧?”

    “找谁?谁能救得了他,他一个心都死了的人,只怕谁救都没有用了,”楚楚头也没抬,只顾着难过。

    往事一幕幕浮上来,他的霸道残酷,直至他后来无奈的妥协,还有他的忏悔,此刻她倒宁愿他是那个对着自已大吼的男人,一身的意气风发。

    “师姐忘了啸天的师傅了吗?神医一元子,听说他的医术十分了得,很多人找他医治的,我们何不去试试,”小月建议,王爷这样,她心里不比谁少难过。

    楚楚一听小月的话,便想起凤凰山上的一元子,没错,总不能就这么放弃了的,一定要救回他。

    “好,我们去凤凰山,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好他,”楚楚站起身下定了决心,唐凌已经打了药煎好端上来,楚楚亲自喂了药,本来还有些担心药喂不下去,没想到这男人还配合,喂进嘴里,喉咙还知道动一下咽下去,没吐出来,说明还有救,大家都觉得很有希望。

    天亮后,一行人雇了一辆马车,小月和楚楚坐在马车里照顾南宫北堂,其他人全部骑马前往凤凰山。

    凤凰山离晋城并不远,只有二百多里路,天黑之前便赶到了,来到山脚下,只见阶梯婉延而上,好似一条盘旋的长龙,天色已经黑了,只得在山脚下住一晚。

    凤凰山周围没有客栈,只有很多简朴的人家,一行人便敲开一户人家的门,表明想借住一宿,没想到人家却很好客,立刻出来开了门让一行人进去,数数犯了难,足有七八个人,他们家只有两间房,根本住不了这么多人,黄霖立刻温润的开口表示,只要能找个地方安置两个女人和一个病人,其他人就在外面的马车上将就一宿。

    后来楚楚和小月坚持照顾南宫北堂,另一间房让给黄霖和唐凌,三个侍卫睡在外面的马车上,一行人才算消停。

    夜里楚楚惊醒了好几次,每次必去探一下南宫北堂的鼻息,以确定他还是活着的,一直熬到三更天才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都起来了,好客的一对老夫妇,已经给他们准备了早膳,简单的玉米粥和盐溜酱菜,众人随意吃了一点,把马车留在老夫妇家,上凤凰山马车是没办法上去的,只能步行上去。

    黄霖和唐凌还有那几个侍卫轮流架着南宫北堂,一直到中午才上了凤凰山,只见山顶上建了一间清新雅致的医馆,医馆门前几个小弟子正在晾晒草药,一看到有人上来,忙近前招呼起来。

    “请问你们是来看病的吗?”

    “是的,请问一元子神医在吗?”黄霖上前一步开口问,那弟子看黄霖一身侠士风骨,倒不反感,客气的回话:“对不起了,我师傅到无量山去和我师伯斗棋去了。”

    众人一听这小弟子的话,面面相觑,这可怎么办?小月急急的开口:“把秦啸天找来,我们是他的朋友?”

    那弟子听到小月大嚣嚣的声音,估量着这姑娘和师弟有什么关系,好凶啊,忙点了一下头:“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帮你们叫我师弟。”

    楚楚听到这小弟子的话便有些心急,一元子神医不在山上,这可怎么办啊?一旁的黄霖伸出手拍拍她的肩,示意她稍安勿燥,自然来到凤凰山了,自然有办法医治王爷。

    那秦啸天听了师兄的话,早飞奔出来,一看楚楚和小月来了,心里高兴之余都有些惊讶:“你们怎么来了?”

    小月指了指唐凌手上的南宫北堂,难过的开口:“有人生病了?来找你们师傅看病的。”

    啸天听到小月的鼻音有些重,心里微诧异,因为这女人一向没心没肺的,还真没看到她有为谁难过的时候,这人是谁啊?不过眼下也不去猜估她的心思,赶紧示意唐凌把人扶进去。

    楚楚走到啸天的身边,认真的问:“你师傅去无量山了?这可怎么办啊。”

    啸天回头给了楚楚一抹笑,出声安慰她:“你别急,医馆里有我大师兄在呢,大师兄的医术得了我师傅的真传,没什么好担心的。”

    一行人听到啸天的话,全都松了口气,原来这医馆里还有能人啊,那就好,但愿王爷还有救。

    南宫北堂被安置到医馆的一张床榻上,啸天先给他号了脉,他身上的热度已经退了,只是人依旧沉睡不醒,若不是那若有似无的气息,真让人怀疑他是否有气了。

    啸天号完了脉,便吩咐外面一个打杂的下人,去把大师兄请过来,这里有一个疑难病人,那下人飞快的奔出去请啸天的大师兄。

    啸天的大师兄玄武一出现,便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这男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眉如远山,桃花眼弯弯,鼻梁高挺,吹弹可破的薄唇,穿一身雪白的长袍,映衬得整个人越发的清华,举手投足间,无尽的儒雅。

    他知道眼前的人是啸天的家人,先一一的见了礼,然后开始给南宫北堂号脉,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淡淡的开口。

    “其实他并没有什么大病,只是失去了生还的希望,把自已封闭在一个空间里,慢慢的直到消耗了身体的能量,便去世了,”玄武的声音清冷冷的不带多少感情,这种生老病死的现像,他见得太多了,如果每一个人都要他伤心的话,只怕他早就伤心死了,还能在这里给人看病吗。

    “难道没办法可医?”楚楚盯着玄武,这男人怎么做到脸上一丝儿表情也没有的,面对着即将没了生命的病者,竟然一点伤心难过都感觉不到,这心也太冷漠了吧。

    “医者不可谓不伤心,只是伤心你们看不到,”玄武好似看穿了楚楚心里的想法,平淡的开口,凝神思绪了一下:“你们都是他的朋友吧,每个人尝试着在他耳边说话,看能不能唤起他一些生还的愿望,如果三天后他的脉落活络起来,那么就有办法可医,否则就是大罗神仙也难医治。”

    玄武说完站起身打了招呼便离去了,小月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回望着啸天:“你师兄是不是太冷漠了?人都要死了,连个情绪都没有,枉费他长得那么美了。”

    啸天立刻阻止了小月的话:“你们不知道我大师兄的情况,所以不要胡乱猜想他,他心里的痛比很多人重,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有些故事,谁又知道呢?”

    啸天说完,走到床榻前给南宫北堂拉好满被,望向眼前的几个人:“在这三天你们都住在医馆里吧,每天陪他说说话,看能不能唤醒他神智,如果三天后无效,那你们就把他带回去吧。”

    “好,”几个人齐声应,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好先试试吧。

    一行人被安置在医馆里,几个人每天轮流对着南宫北堂讲以前的趣事,楚楚是既希望南宫北堂醒过来,又不知讲啥子,因为每想起以前的事,心里便多一份气愤,可气愤过后便难过,好像特别想看到那个意志风发的男人,酷酷的站在她门前,霸道的宣布,她是他的王妃,哪也不准去,可是仔细看,他依然了无生机的躺在床榻上,眼泪竟然流了下来,她还是第一次流眼泪呢,原来恨也会让人记着一个人,这是这样的纠结啊。

    三天过后,玄武过来诊脉,依旧是淡淡的神情,几个人因为听啸天讲过他也有伤心事,便不再觉得他的神情有什么不好,好在玄武诊过脉后,松了一口气,轻松的开口:“他的脉络好多了,接下来我们会用温泉每天泡他的身子,刺激他的脉络,再煎药内服,相信很可便可以令他清醒过来。

    几个人一下子心定了,楚楚忽然间觉得好累好累,这几天一直撑着,玄武顺便也给她号了一下脉,知道她有了身孕,不禁多看了两眼,淡淡的叮咛:“胎儿还是很健康的,只是你精神过度紧张了,陡的一放松,便觉得有些累,没什么大碍的。”

    楚楚点头谢过玄武,只要孩子没事就好,自从知道有了孩子以后,她的心里忽然有了盼头,因为这是和自已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生命,他是她身上的一块血肉,和她是一体的,这让她感觉到在古代终于有了一个亲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亲人。

    楚楚等玄武走了以后,把啸天拉到一边来,小声的开口:“那我们走了,把他交给你了,如果医好了他,让他下山去吧,别告诉他是谁把他送上来的。”

    “为什么啊?”小月和啸天同时开口问,尤其是小月,这几日她看楚楚对王爷很照顾的啊,而且又为他难过又伤心,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离开,把他独自一个人留下来呢。

    “因为我不想再伤害他了,说实在的,目前来说,我不能肯定自已是否愿意和他走到一起,心里有两股力量好像在绞麻花似的,如果最终我仍是无法接受他,那样对他的伤害不是更大。”

    小月和啸天相视一眼,楚楚的话倒也是个理儿,这个男人已经伤了心,如果她不能肯定自已爱他,何苦再伤他一次呢,啸天点了点头:“好吧,小姐,你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着呢?你们都回去吧。”

    楚楚安排好了,叫了唐凌准备下山,看着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黄霖,不由得苦恼的皱眉,拦住他的去路。

    “黄霖,我想和你谈一件事?”

    黄霖点了一下头,其他人都先行下山去了,独留下他们两个人在后面,楚楚定定的望着黄霖:“黄霖,我们到山下分道而行吧,你回京城去吧,别跟着我了。”

    黄霖有棱有角的脸上闪过坚持,厚实的唇紧抿了一下,摇头:“不行,我一定要把你接回宫,要不然皇上不让我回宫,他肯定还会叫我出来找你的下落,那么我何必回去。”

    楚楚俏丽的小脸蛋一点表情也没有,定定的望着黄霖,眸子里是探究:“黄霖,其实你一点不爱我,如果你爱我,一定希望我快乐,怎么会忍心非要我进宫,然后看我一辈子痛苦呢?”

    黄霖听了楚楚的话,眸子望向远方,不爱吗?可是那般的牵肠挂肚,想着念着干什么,俊脸上浮起苦笑,也许有一点她说得对,他永远不可能成为那种把女人放在第一位的男人,他的心里第一位永远是皇上,然后才是她,所以只要在她和皇上之间,他永远考虑的是皇上,如果真的要他放任她回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他死了。

    楚楚看着他脸上的悲戚,忽然为黄霖感到心疼,为什么自已既为生病的南宫北堂心疼,又为黄霖感到心疼呢,一时间无法理解自已的思想,也许是这个男人活得太卑微了,自已何苦为难他呢,正想开口,黄霖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大声的说:“好,你走吧,我不拦你。”

    楚楚看他一脸绝决,不会还想着自杀谢罪啥的吧,小心的开口追问:“黄霖,我走了以后你不会那啥吧。”

    “你走吧,我的事与你无关,”黄霖板下脸来拒绝楚楚,他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所以只能这么说,她说的一点也没错,只要她快乐,自已就算是死,也不要把她接进宫去。

    楚楚看他刀削斧刻的五官上一闪而过的璀璨,这个呆子不会真的等她走了,再自杀谢罪吧,那她不就成罪人了,还是算了吧,楚楚伸出手套进黄霖的臂弯:“好了,走吧,只当我没说,行了吧。”

    “不行,你还是走吧,省得老说我不希望你快乐,”黄霖竟然坚持已见的挣脱开楚楚的手,楚楚那叫一个气愤,如果不是怕他自杀,她犯得着让他跟她们一起走吗?这男人竟然还拿乔,一甩手冷哼:“愿走就走不走拉倒,”掉头往山下走去。

    身后的黄霖慢腾腾的跟着他身后往山下走去,如果说他木纳,此时却是满脸春风,打死她也不相信这男人木纳,平时都是装的吧。

    其他人已经在山下守着了,把马车和马匹拉了出来,楚楚细心的询问小月有没有给人家一些银两,小月点头,说人家千恩万谢的不肯收,最后才收下来的。

    一行人离开凤凰山,来时行迹匆匆,没来得及细看,回去也不心急,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致,才发现凤凰山周围是连恋不绝的山峰,有的直插云宵,有的险峻陡峭,有的云雾缭绕,真是九转十八山,一山套一山,景像奇异,众人都被吸引了视线,一路走一路游玩,天将黑时才惊觉过来,仍处在祟山峻岭之中。

    黄霖一拉僵绳策马奔到楚楚的马车前,清朗的声音划过半空:“楚楚,今天晚上我们只能夜宿山下了,夜色有些凉气,你们呆在马车里不用下来了,我们在外面将就一晚吧。”

    楚楚掀帘望过去,天色果然暗了下来,暗影笼罩着整个山头,分辩不出此时是什么时辰了,只见马上的黄霖白衣飘飘,俊逸不凡,黑暗中却能感觉到他眸子里的关心,心里暖暖的,点了下头,声音放柔了一些。

    “好,每个人都吃些干粮吧。”说完放下车帘,黄霖听到她柔软的话,心里不由浮起几分开心,他已经不去想以后怎么样了,现在在一起感觉温馨又动人。

    小月从马车里跃下来,递了一些干粮给大家,还有一些水,每个人都吃了些,找个僻静的地方准备休息,谁知还没等大家安静下来,只听到四周呐喊声不断,只见周围冲下来好多的人影,人人手里高举着火把,对着他们一群人摇头晃脑的哟喝着,楚楚掀帘望出去,只见黄霖当先一步,冲着那些人大喝一声:“什么人,竟敢如此无礼?”

    黄霖的话音一落,便听到人群外传来一声猥-淫的笑声,只见眼前的那些土匪自动分开来,从后面走出一个人高马大,满脸凶像的汉子来,一脸的肥肉晃悠悠的颤抖着,黄森不屑的哼,没想到他们竟然遇上了土匪,看来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动动手脚了,反正夜宿在这林子里也没什么意义。

    那汉子冲着黄霖怒吼:“小子,我是你家爷爷,今儿个劫了你这只肥羊,够爷快活一阵子了,”那汉子说完伸出手指着黄霖,看到后面有一辆马车,不由得再次嘿嘿的笑:“看来还有娘们儿,今晚大爷算是赚到了。”

    楚楚坐在马车里看得明白,估计了周围的情况一下,也就一百多个土匪,要想杀死这些土匪易如反掌,可那匪窝里只怕还有别的土匪,不如跟他们上山,直接捣了他们的匪窝,省得他们以后害人,便吩咐小月下车去告诉黄霖一声。

    小月盈盈的下了马车,只见火光亮处,一袅袅婷婷的女子下了马车,那土匪头子眼睛都绿了,嘴角就差流出口水来了,他身边的手下,立刻拍马屁:“老大,没想到竟然有个这么嫩的娘们儿,今晚老大可以舒服了,比先前抓到那几只肥羊赚到了?”

    小月一直走到黄霖的马前,小声的把楚楚的话说出来,黄霖只一怔,飞快的点头,等到小月走了,那脸上换上恐慌,声音好似比先前小了很多,只是有些别扭。

    “这位老大,我们是平常的买卖家,没什么东西,马车里是贱内,就请老大放小的们一条生路吧。”

    那老大先前看黄霖一身正义凛然,眼眸间闪过狠厉,心里正在嘀咕呢,这会子看他如此恐慌,不由得哈哈大笑,奶奶的,还以为碰上强人了的,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装的,不过装得蛮像的,一只脚翘在路边的树桩上,不停的晃着,得意的命令:“立刻下马,马车里的人下车,给老子乖一点,说不定老子一高兴会放了你们。”

    黄霖气得脸色黑沉沉,若不是楚楚的叮咛,早上前挑了这汉子,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也不看看眼前站着的是何人,堂堂皇宫一品侍卫,会怕他一个山野乡夫,不过楚楚说的话也有道理,这山沟沟洼洼,连绵不绝,要真去找那土匪窝很难,不如跟他们回去,好一举端了他的老巢,让过路的人能放心的走这条路。

    “老大,你真放了我们,我把身上的家当全给你们了,别杀我们吧,”黄霖装弱势的开口,无奈那股天生的威严气势还是让那老大心里暗自嘀咕,挥着手:“好了,快下马,再不下来,老子就杀了你们。“

    黄霖跃下马一挥手,身后的三个手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不多言,三个人连同主唐凌跃下马,拉着僵绳,楚楚领着小月从马车上走下来,只见火把的光亮中照出眼前的女人,倩丽娇颜比先前那个女人又漂亮了一些,那土匪不由看得眼发直,身后的的手下一起欢呼起来,大-笑声不断,暧昧的望着楚楚,楚楚坦然若之,心里冷哼,不知道呆会儿谁比较难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