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帝王的猜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说的很对,朕也非常赞成,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完全的杜绝朋党之争,那么也就证明这其实是合理的。√∟”

    说到这里,赵楷突然话锋一转,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感到害怕,甚至铤而走险,不惜背叛朕。”

    秦桧叹道:“自以为是正确的,但是不代表皇上你也会这么认为,伴君如伴虎啊,一个臣子不怕有多少政敌,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怕就怕皇帝的猜忌,一旦皇帝开始对某个臣子有所猜忌,那么也就预示着这个臣子就离死不远了,因为这种猜忌只会伴随着朋党之争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且皇上也会渐渐偏向另一边,甚至于不用出手,就可以利用郑逸他们铲除微臣,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皇上手中掌握微臣那么多证据,就凭微臣这些年来的经营,只要皇上不是决心想要除掉微臣,微臣也不是谁人能够可以扳倒的,但是现在的话,皇上随便抛出一个证据来,微臣可就全完了。

    记得王黼当年也就是因为一扇门而被致仕的。

    不过,原本枢密使在的话,皇上或许还会需要微臣来牵制枢密使,反之,枢密使一旦走了,那朝中再无人可以对抗微臣,不过,如果皇上信任微臣的话,那么微臣还可以继续为皇上效命,可惜不是,皇上对微臣的底细一清二楚,那么微臣左右都是死,如果微臣为了以示清白,为了消除皇上对微臣的猜忌,那么只能选择放弃手中权力,一旦微臣手中的权力减少了,那么毛舒、李纲他们肯定不会放过微臣,但是,如果微臣接纳枢密使的势力,继续巩固自己的权力。那么势必会引起皇上对微臣更大的猜疑,纵使微臣对皇上一片忠心,那也是难逃一死,而且不会太慢,因为越往下拖,皇上处理微臣就越麻烦,所以一旦枢密使离开了,皇上立刻就会对微臣动手,微臣不知道帝王有多少大忌,但是做臣子的就是一条大忌。那就是帝王的猜忌。”

    说到后面,他语气中带有一丝不甘,虽然他设计陷害李纲和王仲陵,但是他从未对不起赵楷,赵楷吩咐的事,他一直就都是心尽力去完成,并且尽忠职守,抛开党争不说,他绝对是一位合格的宰相。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赵楷一直在防备着他,这实在是太恐怖。

    “原来如此。”

    赵楷沉吟许久,才点点头。道:“你与李纲的斗争,朕其实也理解,但是枢密使了,其实你们两人有许多主张。包括行事作风都非常相似,为什么你与枢密使又势不两立呢?”

    秦桧稍稍皱了下眉头,没有像刚才那样滔滔不绝。

    赵楷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轻轻一笑,道:“既然你不愿说,那朕就替你来说吧,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你野心太大,但是心胸却又太狭隘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其实不管是王仲陵,还是李纲,甚至于你利用新法的建设,在地方上笼络自己的势力和你利用军校插手军政,这些只要你做的不是非常过分,朕都会原谅你,因为你贵为宰相,理应对这些方面有一定的话语权,唯独一件事,令朕非常恼怒,那就是你在得知李奇在日本的动作后,就开始筹备废除新法,妄图让朕的大宋重新回到独尊儒术的时候,朕没有冤枉你吧。”

    秦桧瞧了眼李奇,见李奇面无表情,道:“枢密使早知道了?”

    李奇摇摇头道:“刚刚知道,但是并不奇怪,要是你不这么做,那就太不像你了。”

    秦桧面色稍显怪异,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皇上说的不错,微臣的确打算这么做。”

    “这也是你令朕最失望的地方。”

    赵楷长叹一声,道:“其实你心里非常明白,新法已经深得民心,并且能够使我大宋更加强大,但你还是私欲熏心,不管天下黎民,妄图废弃新法,这是朕难以饶恕的。虽然你常常跟人说,你是跟随枢密使出身的,但是你心里一直都不服气,你不想活在枢密使的阴影下,你要想证明自己比枢密使更强,然而,即便枢密使离开了,要是新法不废,百姓歌颂的永远是枢密使,而非你,所以,排挤枢密使只是开始,更为关键的就是废除新法。

    秦桧啊,你这人什么都好,聪明谨慎,办事能力强,从来没有令朕失望过,这一点连枢密使都不如你,不该就是心术不正,心胸狭隘,瑕疵必报,猜忌心重,嫉妒心强,李纲当初只是让你儿子蒙受了一趟牢狱之灾,你就要治李纲的儿子于死地,这未免也太狠了吧,正是因为你心狠手辣,嫉贤妒能,朕才不得不防你一手,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怨不得朕。”

    “心狠手辣?试问哪个居高位者不心狠手辣,太祖太宗如此,皇上也是如此,当初那一场政变中,皇上难道就没有滥杀无辜吗,这只是政治斗争,无关其它,而皇上你能理直气壮的这么说,那只是因为你是皇上,我是臣子,其实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我们都是为了权力而争。”

    秦桧哼了一声,继续道:“至于我与枢密使之争,那是因为微臣始终认为萧规曹随只是无能者替自己的开脱,世人皆知萧何,却又有几个人识得曹参呢?微臣自然想做萧何,而非曹参,至于李纲之子,这不叫狠,而是斩草除根,这也是朝堂上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换过来,李纲同样也会这么做的,差别就在于,我是制造机会,而李纲是等待机会。”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差别就在于,你是设计陷害,而李纲是秉公执法。”

    “皇上这么说也没有错,但不管是陷害,还是秉公执法,其实都是带有私心的。”

    “难得你这么坦诚啊!”

    赵楷笑了一声,道:“但是你又是否想过,为什么枢密使敢将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压在你身上,那就是因为他知道你这人猜忌心重,而且自私自利。但凡这种人,一旦被人猜忌,那整日都会疑神疑鬼,所以枢密使料定一旦将朕的眼线告知你,你会感到非常恐惧,寝食难安,自私的你会为了活命铤而走险,相反的,如果是李纲的话,那么枢密使绝对不敢这么赌。因为他知道李纲纵使知道朕猜忌他,他也绝不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那么话说回来,枢密使恁地了解你,你认为他会容得下你吗?”

    李奇哈哈笑了起来。

    赵楷微微皱眉道:“你笑什么?”

    李奇好不容易收住笑意,道:“皇上,你能重用我们两个,至少说明我们绝非酒囊饭袋,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过人之处,可是你竟然想着用这拙劣的手段来挑拨离间。我觉得你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同时也侮辱了你的眼光。”

    秦桧笑道:“皇上,微臣如果没有下定决心,是绝不会拿出这把匕首来的。也许皇上说的有道理,但是皇上是否想过,难道枢密使从一开始就会重用一个他并不了解的人吗?显然不会,枢密使从一开始就了解微臣。但他还是提拔了微臣,那就是因为微臣能够帮他解决很多困难,当然。微臣也会在他的帮助下步步高升。

    如今的情况与当初一模一样,日本百废待兴,枢密使身边能用之人可不多,微臣自认为还能帮助枢密使管理好日本,而且,吃一堑,长一智,此番失败,微臣自然会吸取教训,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聪明!”

    李奇笑道:“这就跟买东西是一个道理,不能只挑着贵的买,而是要挑选自己最需求的商品,日本虽然穷,而且孤悬海外,但是对于秦桧这种人才是非常渴望的,相比较起来,如今大宋已经步入正轨,而且国内人才济济,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不会妨碍皇上的宏图大计。”

    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精明,一个比一个会为自己打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