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谁来力挽狂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赵沫石滞留国外不归,而其家人也早在他之前就到国外,以及浦成集团帐户上所剩不多的几亿资金,也就在赵沫石滞留国外期间转了出去、不知所踪——不要说浦成集团内部恐慌在迅速滋生漫延,如此敏感的消息也没有办法再完全封锁住不叫外界知悉。

    浦成电器、疆河磷业、潜西柴机等三家上市公司,上午时随着大盘缓缓下落,证券市场起初还没有觉察到有什么异常。到中午将收盘时,受央行降息利好消息刺激,沪深指数陡然回升,外围投资者这才看到浦成系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已经失去支撑,没有丝毫随大盘指数回转的迹象。

    中午时,赵沫石滞留国外不归的消息,就广泛的传播开来,当即惊起万丈波澜,下午开盘交易,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直接叫天量卖单打到跌停。

    没有买单进入,无数想出逃的资金都堵死在跌停板上,绝望的等待进一步的消息。

    淮海证券因涉及浦成二十亿“保底收益”基金的发售,可能面临最高达二十亿的天量损失,也叫夺路而逃的资金死死的打在跌停板上。

    包括梅溪控股、东江精化、淮海钢铁、岚山石化等公司在内,淮海省近三十家上市公司都受到赵沫石携家人外逃消息的牵累,下午时股价大幅下挫。

    浦成面临的债务问题,在证券资本市场也不是全无预兆,只是国内证券市场投机氛围浓烈,大多数投资者都抱着投机的心态想从中渔利,浑然不顾所谓的风险、泡沫。

    往往在泡沫一旦破裂,才幡然醒悟,而滋生的恐慌情绪则会额外的严重。

    谁都不知道浦成集团债务危机有多严重,也不知道淮海省到底有多少家企业牵连其中,夺路而逃则成了当务之急。

    初步确定赵沫石及家人非法滞留国外、浦成帐户大量资金转往国外之后,徐城市委就紧急召开常委会议,决定以市政府的名义,与省证监局、省公安厅成立联合工作小组,由熊文斌牵头进驻浦成,及时介入债务危机的处理。

    一时间山雨袭来,天黯地摇,下午就有好几通电话直接打到沈淮的手机上,打探消息;沈淮自然对谁都无可奉告。

    沈淮下午赶到南湾湖软件产业园,参加一个座谈会,一直到暮色苍茫,都没有时间关注浦成危机的最新走向。

    作为国内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最为密集的城市之一,徐城在发展高科技及软件产业有着人力资源上的丰厚优势。

    启动南湾湖大学城建设,第一批就建设南湾湖软件产业园,更主要的也是为推动徐城市的软件及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

    徐城也正式提出发展“世界办公室”纳入城市产业发展的主题,以此吸引诸多国际信息技术及软件企业的巨头,到徐城来落户发展。

    南湾湖软件产业园一期工程以最快的速度建设,四月以来就陆续有十多家软件企业进驻。

    沈淮原计划今天找黄新良他们,讨论软件产业园二期工程的建设问题,现在浦成债务危机全面诱发,就浮出水面的部分就已是骇人,也不知道最终会牵连多广,软件园二期工程建设可能会被迫延缓,当下也只能尽可能的去把一期的招商引资工作做好。

    差不多到夜里十点钟左右,沈淮接到熊文斌的电话,才知道他刚从浦成大厦离开。

    沈淮坐车赶到熊文斌家,等了一会儿,才见满面倦容的熊文斌回来。

    熊文斌疲倦的坐下来,想要从沈淮那里拿支烟过来抽,不知道七七从哪里窜出来,将烟从他嘴巴上抢走,声音娇蛮的说道:“奶奶说抽烟不利健康。”

    熊文斌对孙女七七最没有脾气,拉着沈淮到院子里谈事:

    “我在回来的家上,钟书记临时打电话过来,我就绕到钟书记家把今天下午初步核查的问题,汇报给钟书记知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才开始调查,能查出什么?”

    虽说沈淮、熊文斌早就关注浦成的债务问题,也搜集了一些详实资料,但赵沫石的“意外”出逃,将问题搅得复杂,

    沈淮与熊文斌就不能对外宣称他们早就注意到浦成集团存在异常,不然徐沛、李谷那边就没有办法解释赵沫石为何能成功出逃。

    即使在省委书记钟立岷那里,也不能说出实情。

    “徐省长有没有打电话了解下午的调查情况?”沈淮问道。

    “还没有,”熊文斌摇了摇头,说道,“不事先采取行动,坐看赵沫石外逃,大概减少影响面的不得已手段吧?”

    这些年来,浦成集团与计经系瓜葛极深,赵沫石此人又极善逢迎交结。

    除了曹政江与赵沫石结成儿女亲家外,李谷、郭成泽、蒋益彬、孟建声、庞云松等人,无一不与赵沫石的私交颇深。

    虽说在淮海省计经系官员,大多数跟浦成非法集资、并购案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凡事就怕牵连。

    现在赵沫石外逃,浦成涉及的非法集资等案还是要清查下去,徐沛也绝对摆脱此事对他的负面影响,但牵连面就不会无序失控。

    沈淮猜想徐沛的“用意”也许就是如此。

    沈淮也无意去思考太深,当下更关心的还是残局如何收拾。

    “浦成旗下的三驾马车都是证券市场的明星股票,不仅涉及大大小小的十数万中小股东,还可能诱发证券市场今年内更微妙的趋势变化,最后怎么处理,徐城市方面的意见,也许不是最重要的。省证监局那边有什么风声吹出来?”

    “有人建议徐城市政府先公开辟谣、安稳一下人心,将局势拖几天冷处理一下,”熊文斌冷冷的说道,但语气也有诸多的无奈,“他们这些人,现在还只是想着徐城市政府能替他们出面用假消息撑一撑股价。他们是方便逃出来了,却完全不顾后面的烂摊子叫市政府怎么处理?这些人的人心啊。摊子真是烂太大了。”

    沈淮心想熊文斌还是气愤人心。

    国内的证券市场,赌徒太多,不仅是中小股民,就连机构投资者也大多如此。

    除了借贷给浦成的大小金融机构、借贷公司之外,还有很多投资机构直接参与浦成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操作,这次也都一齐陷在里面。

    这些人眼见夺路逃生无望,有这样的心思,实在不叫人意外。

    沈淮拔出烟,给熊文斌点上,说道:“工作组进驻浦成集团,相信很快能将大概问题摸清楚,不过更叫人头痛的还在后头,这烂摊子不好收拾啊。”

    “先期只能先做好减损的准备,”熊文斌抽着烟,说道,“四家地市城商行以及淮海证券,加上省属国企、徐城市属国企的企业借贷,以及大大小小的民间借贷公司,省及徐城市这一次陷进去可能会露一个八九十亿的大窟窿。除此之外,几家国商行借出的贷款也不是小数目,省及徐城市可以不必为几家国商行的窟窿承担责任,但后期几家国商行必然会加倍收紧在淮海的放贷,这个对淮海的负面影响更大……”

    淮海当前的贷币供给,主要还是依赖于几家国商行。

    一旦几家国商行在淮海遭受重创,国商行驻淮海的省级机构管理层被清洗,未来几家国商行对淮海的贷款投放额度,必然会大幅收紧。

    没有国商行的放贷,淮海省内很多工程项目,都难得到充分的建设资金供给,这个影响就太大了。

    沈淮轻叹一口气,说道:“先冷处理一段时间吧,这个烂摊子,还真是不能任它一烂到底,怎么收拾,还是看各方面怎么妥协吧。”

    浦成债务危机导致巨额损失是必然的,但关键看损失怎么分摊,而且还不能叫崔卫平、胡林等人抓到把柄,不是易事。

    从第二天起,浦成电器、疆河磷业、潜西农机三家上市公司,就都停牌交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