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热恋的“老夫老妻”(3)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董医生:“……”他想多了。

    小杨:“然后快被顾老师的戒指给闪瞎了。”

    我瞟了眼顾魏,这厮对着杨董二人双目放空,一副“你们要害我回去跪搓衣板”的模样。

    顾魏整理好手里几个重症看护的用药医嘱送到护士站,我和小杨老董聊天。聊着聊着聊到饮食问题——牛奶和豆浆哪个好?

    在2:1认为牛奶更方便的情况下,转而聊鲜牛奶和奶粉哪个好?在2:1认为奶粉比较便携适合懒人的情况下,转而聊哪个牌子的奶粉好。

    董:“小林你喝哪个牌子?”

    我:“A牌。口感比较清淡。”

    杨:“我全贡献给B牌了。从小学开始,每天早饭桌上一大杯恨不能灌死我!一直到上大学我才终于能喝豆浆了!”

    我:“豆浆挺好,不上火。”

    董:“我最近喝的C牌,还不错,味道很纯正。”

    正当三人讨论三个牌子各自的营养成分和口感特点的时候,陈聪晃进来,站在边上听了一会儿,惊为天人地冒了句:“母乳好啊!”(估计以为我们在讨论婴儿奶粉。)

    我:“……”

    董:“……”

    杨:“……”

    陈聪一副“这是常识”的表情强调:“健康,环保,无添加啊!”

    小杨憋了半天,冒了句:“变态!”

    我和老董直接笑翻。

    陈聪:“唉,降温,空气又差,感觉早上越来越难起了。”

    我点头:“确实。”

    顾魏瞟了我们俩一眼。

    我:“顾魏构造和我们不一样。”一年四季无差别。

    陈聪点头:“确实。”

    顾魏:“……”

    陈聪:“有没有什么醒脑的音乐?你闹铃是什么?”

    我:“《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三三换的,我觉得其实没什么用。

    董医生:“太柔和了。”

    我和陈聪:“?!”这么热闹还柔和?

    董医生:“闹铃的关键是:震撼、惊悚、提神。”

    陈聪:“比如?”

    董医生:“《忐忑》。”

    陈聪和我:“〇_〇!!!”

    我问陈聪:“你的闹铃还是小星星吗?是用来催眠的吧?”

    陈聪:“我也发现了。”

    回家,我找到Vitas的《Opera 2》,前奏剪掉,46秒—1分06秒,2分03秒—2分23秒,2分45秒—3分05秒,音量加大,加起来刚好60秒,发给陈聪:“这个做闹铃绝对提神!”

    第二天,顾魏回家,一脸幽怨地看着我:“陈聪和我一个宿舍。”

    我忘了还有中午……

    五点多就醒来,饿醒的。躺床上发呆,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早饭吃什么。越想越饿……觉得一会儿是肯定没心情自己做了,于是开始盘算周围一公里内的早餐店。每家的招牌想过一遍,顿觉饥肠辘辘。不敢起床,怕吵醒顾魏,于是炯炯有神地看着他。

    他刚一睁眼我就立刻问:“早饭想吃什么?我去买。”

    顾魏睡眼惺忪地看着我:“随便。”

    我迅速洗漱换衣,在他一脸茫然的表情中出发,一路狂奔,路遇晨跑的人都对我的“晨练”速度满目质疑。

    去了三家店,买了一堆,跑回家,开门,顾魏正在换衣服,接过我手里的早饭:“买这么多?”

    我:“嗯……就……突然……想吃了。”

    顾魏:“吃不完怎么办?”

    顾魏手机响,陈聪同学:“顾魏!帮我带早饭!”(由于陈太太出差频率极高,陈先生过得就跟单身汉似的,睡过点是家常便饭。)

    我瞬间就乐了,把顾魏拖到桌边:“来,你每样尝一点。”

    顾魏:“……”

    小草和老甲的蜜月,出于我也不知道怎么解读的心理,最后一站去了日本,回来带给我一对成色很好的和风瓷碗。我感动得不行,很久之前就想要这么一对,但是这个很不好带,个儿大,易碎。

    我:“太感动了,太意外了。”

    老甲:“意外什么?”

    我:“真没想到你们会给我带这个,我以为——”

    老甲:“以为我会带AV给你吗?”

    =_=老甲,你要不要这么荤素不忌?

    老甲:“正版的很贵的!”

    我:“合着您是在意那价钱了。”

    老甲:“NO, NO, NO,主要是没发现盗版的。我还是相当在意那内容的!”

    我:“回来研习吗?”

    老甲:“你好歹也是结了婚的人了,你思维能正经一点吗?”

    我哪里不正经了?!

    还有,你正经过吗?!

    我=_=!:“难道你是为了攻克生物学领域的难题?”那也不是你的专业啊!

    老甲:“行。打住。别教坏小孩。”

    小孩?小孩?!

    我猛地扭头盯住小草的肚子。

    小草:“干……干……干吗?”结巴了。

    老甲一脸得瑟荡漾:“15周了~”

    小草红着脸默默飘走……

    我:“我一直以为,蜜月的主题,是旅游。”

    老甲:“年轻人太单纯啊。”

    我突然想到了顾先生,他大部分时候,真的都在认真陪我旅游。

    老甲:“你是出去了刚好没赶上三中全会,单独二胎放开政策了。”

    我:“对你俩有影响吗?”(他们是双独,我们也是双独。)

    老甲:“有啊,我就跟小草说,那咱放心生啊,指不定以后——”

    我:“你意淫你们俩双独能翻倍准生四个吗?到第三个照罚。”

    老甲:“国家开放政策这是社会的进步!你就不能高兴高兴吗?”

    我:“……高兴。”和我没关系我高兴毛线啊!

    老甲:“别人家小两口闹别扭,也就跳起来扭扭胳膊腿,撑死了拽拽头发。林之校两口子,直接一抱拳,在下讨教了,开始对拆套路。”

    我:“……你见过太极和跆拳道套路能对拆的?”

    老甲无视我:“过完招,一抱拳,阁下承让了。”

    我:“你去写小说吧。”

    老甲:“《顾大侠和林大侠的那些事》。”

    我扭头:“小草,辛苦你了,你简直就是为民除害。”

    小草:“……”

    炸年糕。炸好一碟,关火,夹一个,方方的一大块一口塞进嘴里,还没吃,顾魏进来,看到我鼓着一张嘴,瞬间:“哈哈哈哈,仓鼠。”

    我:“……”

    问顾魏:“化妆好还是素颜好?”

    答:“素颜。”

    问:“为什么?”

    答:“化了妆,亲一口全是化学物质。”

    我:“……”

    顾魏:“结婚的时候,我嘴里全是口红的味道。”

    我:“……”

    书房。我专注而飞快地敲着报告。

    顾魏进来,伸出食指点在我舌尖:“舌尖吐在外面干吗?”(投入的时候无意识的行为。)

    我炸:“顾魏!”

    顾魏笑:“我刚洗过手。”

    我炸:“那也不行!”

    顾魏哈哈大笑。

    幼稚!我一脚踢过去:“一边玩去。”

    顾魏抓住我小腿:“我发现你结了婚脾气越来越大了嘛。”

    我努力地想把腿抽回来:“干吗?后悔了?我以前那是掩盖了真实本性!”

    “哦~”顾魏笑眯眯,“那我也可以暴露我的真实本性了?”

    我瞬间就惊呆了:“你现在这样还不够恶劣吗?!”

    顾魏摇摇头。

    我:“我要退货!”

    顾魏笑眯眯一口白牙:“你敢!”

    〇_〇!

    顾魏喜欢把小手札和笔放在白大褂口袋里,尤其笔,一支不够还两支,别在口袋沿上,要记东西了就摘下来,记好了再别回去。他还喜欢把手放在口袋里,每天如此,他的白大褂那叫一个容易坏。

    口袋沿磨毛,口袋边脱线。

    三件我就轮着缝。(针线活是顾先生的一大败笔,很久以前,都是定期带回家给医生娘处理。对此我极其不能理解,明明他刀口都缝得很漂亮啊!)

    刚把顾魏的口袋缝完。小杨凑过来:“校校,我的口袋也崩线了。”

    董医生:“傻啊你,这种时候应该叫嫂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