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 chapter106与子成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072这是她的日记本。

    里面黏贴满了所有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人。

    父亲,母亲,臻惜,calvin叔叔,到最后……就剩下了他。

    微笑时,颊边凹下的酒窝。忧郁时,眉间蹙起的折痕。他洗过澡后半裸的,滴着水身线,他鬓边丛生的第一丝白发。

    满满的,都是他。

    这个本子,从小到大,形影不离。不过自从这次回国之后就没再见到了,想必是回国那晚太过匆忙,丢在了上海,臻惜留给她的房子,大约是后来又被他拾到。

    他给她的留言写在日记本里的最后一页,落在最后一张照片之后就像是一个已阅,向她宣告,他已彻底窥破了她最后的秘密。

    有风吹过,纸页哗啦啦作响,最终定格。

    照片中的这个他,一身川久保玲,纨绔子弟的味道,架着脖子上小小肉肉的她,嬉笑着去够花园里迎风舒展的第一朵春花。

    碧空湛蓝,云卷云舒,风自远方吹来,十八岁的天空下,风清云朗。

    锦绣年华,逆流如初。

    我将余生的时间都送给你。

    锦年捏着沙漏,看着最后两行字,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余生,余生是多久?

    “生命如此漫长,相爱一场,你怎能留下我一个人?”

    ****

    “请问有关安瑞被披露的照片是否属实?为何他始终不出面发表任何看法?”

    “各位早上好,让你们久等了,我是林晓蔓,董事长前任秘书,现任营销部总监,也是此次事件的发言人。你们有任何问题,我会尽力为你们解答。”

    林晓蔓勉强微笑,颇有几分力不从心。

    集团高层现身楼下大厅,记者立时围拢过来,一个比一个尖锐的问题接踵而来。

    “请问他有没有完全戒毒?还是一直都是瘾君子,不过隐藏得很好?或者说他向来的低调,就是为了掩藏以前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关于那批做为馈赠品的药物为何返厂回收,是因为没有通过相关机构的检查?它们是否真正属于药物?换句话说,这次活动根本是假借慈善别有意图?监察部门介入调查的结果……”

    “实在荒谬!”

    已经关闭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清亮的女声,平地惊起,哗然之后,满场皆静。

    天光倒卷,路的尽头,一个娇小的身形拉出的影子很长很长。

    锦年神情矜持,走到讲台前,迎上众人诧异不解的目光。笑得淡定从容,仿佛此时此刻立于这场鸿门宴中心的人与她毫无相干。

    “温小姐?你什么时候回的国?”晓蔓压低声音,难压震惊,“你来这儿准备做什么呀?”

    “飞机刚刚落地,我直接过来了。他不在,总得有人说句话,”锦年淡淡一笑,镇定望着她,“而且我的身份比你更有说服力。”

    晓蔓愣了愣,点头,把准备好的发言稿递上去,谁知锦年只是摆手,“不用。”

    记者们重新调整麦克风,摄像机,台下一片嗡嗡私语,然,不待新一轮的枪林弹雨袭来,锦年已当先开口:

    “各位好,我是温锦年,温莎国际总经理,是安瑞安先生在北爱地区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不过,我今天出现在这里,却是因为另一个身份。”她顿了顿,展颜一笑,百媚顿生,“那就是他的妻子,以及……他孩子的母亲。”

    像是一滴冰水渐进油锅,人群顿时炸开来,目光,议论,纷纷投向她左手轻抚下的,微微隆起的小腹。

    锦年淡淡微笑,抬手往下稍稍一压,示意大家安静。

    “此时此刻,本来我应该待在伦敦待产,迎接属于我们的小生命,但鉴于最近一连串有关我先生的传言。我还是决定来趟中国这里,转达大家,因为某种原因我先生暂时不能出席。但我不希望在他外出不在的这段时间会因此遭到误解……”

    “这并不是误解,安太太。”方才那个提出最后一个尖锐问题的记者又站出来,扬声打断,“请您不要混淆视听,您先生的行为构成犯罪,是不可以这样轻易被一笔带过的。您的行为不利于他被公众所宽恕。”

    “曾经,由白人来决定黑人该怎么活,后来,又由异性恋来决定同性恋是不是正确的,我以为这些都够荒诞了,”

    锦年嗤笑,目光一直牢牢锁着那个记者,迈步下台,“怎么,现在居然还要由一个罪犯来决定一个人该不该受宽恕?”

    那记者也不是善茬儿,张口边驳,“您说什么?凭什么断定我是一个罪犯?”

    “就凭你污蔑,故意栽赃。”边说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