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章 chapter103暴风前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说不可以让锦年出英国一步,然而爱丁堡却是没离开这个范围,但是她现在的状态……一时倒也不知如何是好。

    “你去那儿干嘛?”梁唯不动声色。

    “我要去找人。”锦年一边说,一边努力试图起身,“我有事情要问她们。”

    “谁?”

    “安太太,或者……周可。”她说,语气有点心烦意乱,“真的,我有事情要亲口问问她们,我心里慌慌的,不踏实,我……”

    自早晨失手打碎了那个杯子开始,锦年就觉得这种感觉越发强烈。做什么事情都不安宁,心里总是惴惴,乱乱的,肚子中的小东西出了奇的乖巧,一直都没再闹她,但是她却越来越难受。

    她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对了,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她生命中慢慢剥离。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上一回出现的时候,是三岁时,她父母出空难。据老人转述,当时,也是毫无预兆的,她突然丢掉手里的洋娃娃,嚎啕大哭。

    那么,这一回,又是因为什么呢?

    “锦年,你冷静点,”梁唯摁住她,“你现在不可以去,无论什么原因,你哪儿都不能去,必须躺下来,好好休息。”

    “为什么?”锦年急红了眼,“小唯,你不明白我现在的感觉,这件事很重要,我必须……”

    “比你的孩子还重要么?”梁唯打断她,“你刚刚险些大出血,现在还要四处乱跑。什么事情能比你的孩子还重要?”

    锦年怔怔,犹疑稍许,还是道,“或许……孩子的父亲?”

    梁唯屏息看她,一颗心砰砰乱跳,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着声音不露出一丝破绽,“怎么,你……是听说什么了么?”

    锦年困惑的眨眼,“什么?我应该听说什么吗?”

    梁唯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的神色,眼睛,良久。悄悄舒了口气,还好,还好,她应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小唯,你怎么了?”锦年突然问,“你手心怎么都是汗?”

    “呃,没事。”她摇摇头,故作镇定,“我没事的,我只是奇怪……你不是和我说了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这孩子就当是你自己一人的,你现在怎么突然又想起来去找他?”

    锦年沉默了一会儿,“我不想见他,我只是,只是害怕。”

    “你害怕什么?”梁唯问,底气渐渐足了些。

    “不知道。”锦年软弱出声,“我就是想问问,确认一下,我,我也许就不怕了,他毕竟是我孩子的父亲。”

    “那你想问什么?确认什么?”

    锦年又是沉默,半晌,抬起脸,眼圈发红,小声说,“我……我还是不知道。小唯,你别笑话我,我就是害怕。”

    梁唯听得心里一酸,仍是故作镇定,安慰她,“没事,没事的,锦年,没什么好害怕的,你是给这孩子折腾的,医生不都说了么,你现在都有点抑郁了……是心理问题,没别的,你别想多,自然就不怕了。”

    锦年有点茫然,点头,又摇头。

    梁唯又说,“你自己以前不还说过,他多能耐啊,哪里就会出什么事情,从小到大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事也没奈何他,就前几年,听说还出过车祸吧,不也没把他怎么样,还不是好端端的,是不是?”

    锦年面色缓和了些,没再挣扎否定。

    梁唯再接再厉,“再说就算他出了什么事,不可能没一点消息的对不对,不说他哥哥一直关注着,咱们俩家还住邻居呢,爸妈肯定也知道,也会告诉我的。”

    锦年心神一晃,眼圈更红,“就是,就是因为这样。我已经四个月没他的消息了,一点都没有。那天晚上,我以为是梦的那天的晚上,他明明跟我说了要我等他,一定。可是他到现在也没回来,我还记得他说给我留了东西,但是我也没有收到……醒来之后什么都没有了。要不是因为它……”

    锦年说着说着,掉起了眼泪,小手轻轻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我都会真的觉得,那天晚上真的是一场梦。可毕竟不是……那天,医生说孩子从几周前就能听见父母的声音了,谁跟它多说话,谁真心对它好,它会和谁亲一些。但是这么多天,一直都是我在和它说话,它爸爸……连我都找不到。我担心,再这样下去,等它生下来,会不会连自己的爸爸也不认识。它会不会恨我,会不会很我们?”

    梁唯原本就不擅说谎,编到这里,自己都快说不下去了,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只是硬着头皮道,“不会,一定不会的。你也知道他那脾气,不联系你,估计也就是死要面子,拉不下脸。等你去哄他呢,你别上套,就耗着,等他想明白了自然就回来了,是不是,咱这回不惯着他。就看看他什么时候能洗心革面,好不好?”

    锦年想想,觉得也挺有道理的,于是吸了吸鼻子,说了声“好”,可又摸着肚子,小声问,“那他……能在它落地之前想明白么?”

    “一定会,一定会的。”梁唯急忙道,生怕再晚一步自己就会后悔把真相说出来,“你啊,就放宽心思,好好养着你的孩子,现在没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嗯?”

    小腹微微动了动,彷佛是孩子在安慰她的犹疑和软弱。

    倒是第一次懂事。

    锦年乖乖躺了回去,终于安静了。

    梁唯看着她睡着,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些什么,拎着手机偷偷出门,走了老远,拨了个号码过去,语气微沉,“纫玉,上回你说,有人让你转交给锦年的东西,还在不在了?就你临走前说要亲手给锦年的那个?”

    “啊,那个,在的呀。”纫玉还是不愠不火的。

    “是什么?”她急忙问。

    “……”那端迟疑了下,最终却道,“不行,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梁唯被这傻妹妹给气晕了,劈头盖脸就骂,“别再给我说什么秘密不秘密,你听好,这有可能是安瑞留给锦年的遗……最后一样东西!”

    纫玉胆子小,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的,可反应还是慢的让人挠墙,“姐姐,你,你怎么知道是安叔叔给的?”

    “你别再问为什么为什么的了!”抓不住重点真是难以言喻的痛,梁唯终于压不住火,“赶紧的,不管什么东西,你现在给我寄……不,送过来,我还有话要问你,赶紧的!”

    挂断电话,她打开手机浏览器,上网,打开收藏夹。

    继续跟进今早自中国那边传来的新闻:

    事件主角始终不予回应,据事发已失踪七十二小时。

    这是最新消息,再往下,还有一条最早的,也是轰动性最大的原始消息:

    慈善之后的污浊,无偿福利背后究竟是一片善心还是别有利图——知名医药业巨头曾是国际毒枭?

    下方,还附有两张扫描版的照片,一张年份似乎很远了,相片都泛着微微的黄,但是内容很清晰。

    照片上的安瑞,看起来比现在要年轻很多,也更阴郁。

    照片里,他和另一个看不清正脸的男人一前一后,走在田埂上,身后乌泱泱一片人群,他们的身后,一望无际,罂粟花开。。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