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章 chapter103暴风前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072“哦,拜托,这么大一件事情,怎么可能瞒下来?”抱着手机,梁唯欲哭无泪,“叔叔,锦年她又不是傻瓜。”

    临近门边儿,她放低声线,颤抖着,“网络,电视,报纸……哪都是。现在这事儿闹得太大,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压下去的。我总不能捆住她吧?”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她肚子里那位……唉,”心乱如麻,梁唯硬着头皮道,“好吧,我尽量,只能拖一天是一天了。”

    挂断电话,她靠着门板,努力平复着呼吸。许久,才转身推门,微笑,“锦年,昨晚睡的好吗?”很轻快很平常的语调,回声充斥着虚伪的味道。

    偌大的小楼,空荡荡,静悄悄的,只有古董时钟的指针滴答作响。

    梁唯扫了眼钟面,暗自叹息,这个时间还没起床,昨晚大概又失眠了吧?

    扶着楼梯上了二楼,来到半掩的卧室的门口,她扣着门,扬声又唤,“锦年,你醒了吗?今天天气很棒,我们去郊外走走吧,总是在家窝着不好。”

    等候良久,还是无人回应。梁唯推开房门。

    正午的阳光照进来,窗帘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目光落在空无一人的床上,她一怔,“锦年?”

    眉头渐渐蹙起——她是出去了吗?怎么会呢,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厌世自闭的情绪也越来越严重,几乎达到了足不出户的地步,最近一次出门,还是半个月前的孕检,怎么可能一个招呼都不和自己打,就这样独自出去了呢?

    梁唯摇摇头,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转而在屋内四处寻觅,盥洗室,琴房,酒吧,甚至用来影印相片的暗室。

    空的,空的,还是空的。

    “锦年,锦年?你到底跑哪儿……唉?”

    声音骤歇,脚步僵凝。

    眼前画面,让梁唯呆住,生生咽下了原本要说的话,缓缓蹲下身。

    空荡的书房内,光滑的木地板上,殷红一片,那样鲜艳的颜色,刺得人双目剧痛,直直的,就戳到了心里。

    那是某种液体蜿蜒过的痕迹,余温犹存。

    “啊——!”

    梁唯尖叫出声,哆嗦着,连退几步,瘫倒在地,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她想不出,不敢去想这一滩血迹意味着什么。恐惧的捂住口鼻,然而挡不了丝毫血腥气的侵袭,也拦不下从喉头深处涌来的恶意和呜咽。心下紧张,额上冒汗,她扶着门框,尝试了好几下才勉强站起身。

    血迹零零星星,汇成一条散乱的痕迹,直通大开的落地窗外。

    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神智,梁唯再不敢耽搁,跌跌撞撞的追了出去。

    “拜托,拜托,听电话。”手机贴在耳廓,几欲脱手,一路狂奔,她哀求祷告,“锦年,听电话啊……”

    可惜,回应她的只有冰冷规律的忙音。

    更糟的是,逐渐稀疏的血迹也到了尽头——空荡荡的,她的私人车库,原本应该停在那里的跑车,不见了。

    “天,她居然还开了车。”一边喃喃自语,梁唯调出电话本,重新拨了个号码,放在耳边,“calvin叔叔,锦年她不见……”

    “我已经知道了。”耳边传来肆虐的风声,他在大声地回答,声音却仍是断断续续的,“医院刚刚给我来了电话,很快也会联系你。别担心,目前还没事,你快去吧。”

    梁唯愣了下,“那您呢?”

    “我在内蒙。”他说,“听着,小唯,我现在必须去一个地方。总之,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照顾好锦年,看好她,千万别让她再乱走乱动,再有什么状况……谁也不知道会怎样。”

    梁唯惊道,“怎么,锦年已经知道了么?她看了今天的新闻,所以才会……”

    “不清楚。医院说,行人在车里发现她的时候就已经失血晕厥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快,“没时间了,我得走了,切记……如果不知道是最好,可如果知道,小唯,你就是捆也得把她捆住,不能让她出英国一步!”

    一番话嘱咐的太快,更兼夹杂着风声,梁唯听的晕头转向,尚未来得及消化,耳边就又只剩下了忙音。好在,她不用晕头转向太久。如同calvin所说,很快就有另一通电话拨进来。

    “这里是圣玛丽医院,请问是小姐吗?”

    ****

    暮色深沉。

    有斜阳自紧闭的窗户流进来,满室暖澄。

    而病床上那个昏睡中的女孩儿,即使被如斯温暖颜色呵护着,却依然显得冰凉而单薄。似乎一阵风就能吹散了去。

    她看起来很痛苦。即使是睡梦里,仍然不是十分安稳,额间冷汗涔涔,精致的眉头紧蹙,眼珠在薄薄的眼睑下飞速转动,神情紧张,唇瓣几度无声的嗡动,终于——

    “啊!”

    她猛地坐起身,放声尖叫的同时,双眼大大的睁开,瞳仁微散,双目无光。

    “没事,锦年,没事的,我在这里。”梁唯赶紧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抚道。

    锦年盯着她半响,情绪从紧绷到骤然放松,一下子又靠了回去,剧烈的喘息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是,是噩梦么?”

    “是,是梦。”梁唯替她擦去冷汗,“别想,别回想了,都是假的。都是反的。”

    她并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

    然而……已经是第四次了。

    从她赶到这里之后,她已经是第四次从梦中尖叫着如此骤醒。像是经历了常人不能领会的恐惧。这种事情,多说无益,不如早早揭过。

    锦年呆呆的躺了一会儿,也没理会她,片刻,突然又坐起来,急慌慌的开始摸索自己的小腹,“孩子,孩子……”

    “没事的,你和孩子都没事,你是失足摔到了,情绪波动又太大,出了点血,但没事的,只要好好休息就好。”

    锦年这才慢慢点头,放松的躺回去,彻底安静了。但是没有睡觉,而是大大的睁着眼,望着天花板。

    “锦年?”她情绪太过异常,梁唯拿不准主意,“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大夫来……”

    “不。”锦年忽然出声,摇头,握紧了她的手,“别走,我没事,我只是,只是心慌的厉害。”

    听她说话还算有逻辑,梁唯终于稍稍放了心,温声道,“好,不走,我就在这里,你好好休息。”

    “休息……休息?”锦年单手扶额,眉头紧蹙,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脸看向她,眼神变得很亮很亮,“不,不行,我现在不能休息,小唯,你得帮我。我得赶飞机。”

    果然。

    心里“咯噔”一下,梁唯几乎脱口就要拒绝,然而,她接下来的话倒是暂且让她发作不得。

    “小唯,你送我机场,我要去趟爱丁堡。”

    爱丁堡?

    calvin叔叔说不可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