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决战(十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主君来了,这个消息像一阵风传遍整个战线,从主阵地上撤下来的射声左厢和右厢休整了一个多时辰,刚好接到了出击的命令,正在整装待发的军士们一下子激动起来,纷纷加快了动作,收拾好行装,检查火枪、弹药,将民夫运来的手_榴弹插进腰间,重新系好皮带、鞋带,背上防暴盾,在河边给水壶灌满水,顺便洗上一把脸,精神抖擞地跑进队伍里。

    “开拔了,都打起精神来,让主君看看,什么叫强军,什么才是他老人家亲自带的队伍。”

    各军的都指忙不迭地收拢队伍,下面的指挥、都头、队正就没那么客气了,但凡帽子戴得斜了都是一脚上去,妥妥的土匪军阀作风,显然军士们并不反感这一套,反而一边躲一边回嘴。

    “主君又不是老人家,年轻着呢。”

    “可不咋的,都被你们叫老了,仔细上头听到了挨板子。”

    “主君打不打板子俺不知道,你丫再不老实,老子先给你一板子是正经。”

    哄笑声四起,嘴归嘴,所有的军士都老老实实地排进队伍里,以比平日里快得多的速度完成整装,当赵孟頫等人赶到时,只看到一支支队伍走出营门,昂首挺胸、精神百倍,嘴里一首接一首地唱着军歌,言语直白,却令人难忘。

    “我们来自天涯海角,我们来自四面八方,我们用火枪丈量土地,大炮粉碎一切妄想,前进,射声左厢,前进,面朝朝阳,跨过大江、跨过黄河,踏着敌人的尸体,踏进敌人的心脏,血肉横飞,战旗飘扬,弟兄们呐向前进,我们的每一步,都是大汉的边疆!”

    赵孟頫来到这里后一直呆在营地里,只看到了他们从前线退下来,默默地在帐子里擦拭枪械,像是经受了挫败,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们在一个时辰里突破了敌人的表面阵地,占领了差不多一半,只是时间上略晚了一些,可当面之敌是榆河关的三四倍,防御也不可同日而语,走了一圈,他听得最多的就是“可惜”,可惜打了一半被换下来,早知道就拼命了云云,竟然没有一个人是怯战。

    如今,甫一听到出击的命令,便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他们的亲人远在万里之外,早就过了上安逸的日子,依然这么悍不畏死,或者应该换一种说法,他们这是视死如归?

    在元人南下的那段日子里,宋人的抵抗同样激烈,并不乏举家赴难者,可与他眼前所见的截然不同,他知道,这里的每一个都是普通人,或许认得几个字,但肯定没有读过多少圣贤书,却是这个国家的希望所在,不知不觉,他跟着这些人来到了真正的战场上,一眼就看到了那面硕大的旗帜,没有什么繁复的图案,上面只有一个他熟悉的字体。

    “漢”

    大旗在初春的阳光下被寒风吹得烈烈作响,被他们称为“主君”的男子站在一个方盒形的四轮车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从旗下走过,每一个背着火枪的军士昂起头,神情骄傲地大步前行,在周围军士们高喊的口号声中,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战场。

    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其中还有许多都是残破不全的,久在淮东的赵孟頫并非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可依然从心底感到不适,胃部一阵阵痉挛,让他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只能强忍着,以免失态,突然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

    “想吐就吐吧,没人会笑话。”

    赵孟頫强行压下不适,按着小腹抬起头,对上一束清丽的目光,短短几天不见,似乎又有了一些改变,他却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与在武清县城的那一面相比,管道升的穿着没有那么整洁了,一身无标志的蓝色工作服外套红色胸甲,与军士们相同的帽盔使她更像一个军人,左肩背着一把火枪,长长的枪身几乎拖到地上,右肩扛着一卷黑色的缆线,细腻红润的脸蛋沾了些污渍,他突然很想伸手去擦,却什么也没有做。

    “二娘这是打武清过来么?”

    “差不离,随忠武军过来的,一直在营中,远远地看着像是你,便来打个招呼,你......可有不适?”

    “让你见笑了。”赵孟頫低头看了看身上,满营地的军士都是制服,民夫的穿戴也相去不远,只有自己这一行人是长衫戴冠,自然十分显眼。

    他有几分好奇:“这么多污秽,你竟也能忍下,当初可是......”

    管道升笑了笑:“看得多,自然就能忍了,有时候我们还要打扫战场,收拢战士的遗体呢。”

    阳光下,少女的笑容十分明媚,让他情不自禁地看呆了眼,似乎那些小小的污渍也变得生动,赵孟頫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