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值得我为生命受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丁一十六岁那年,她的妈妈患病去世。后来,爸爸和乔姨组成了新的家庭。

    爸爸是京州大学美术系的教授,也是省内比较知名的红学家,出版过多本有关红学研究方面的著作。

    乔姨叫乔云清,曾经是爸爸单位人事科的科长。以前并不熟悉,通过同事介绍后才正式交往。乔姨跟爸爸同岁,她很早就离异了,但她却有一个比丁一大五岁的儿子,叫陆原。

    陆原上高中的时候应召入伍,并以优异成绩考入空军航空学院,毕业后分到了空军飞行学院,从事飞行教学工作。后来成为部队一名年轻的团级干部。转业后,被分配到省委做了一名纪检监察干部,后来在省城安了家。

    丁一跟这个哥哥比跟继母的关系还要亲近。

    这里许多房子都被卖掉了,大部分人都到开发区买了新楼房。爸爸也曾说卖了这里,但是她舍不得,她怀念有妈妈的童年时光。妈妈生前是阆诸文化旅游局副局长,对阆诸悠远的历史文化很有研究。有许多学术性文章发表在国家级报刊和杂志上。

    也正是父母的文化背景注定了丁一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书卷气质。与其这里说是家,不如说这里是她心灵的栖息地。

    她忽然想去木心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人啊,是在等人的时候老下去的……”

    坐在妈妈的老房子,丁一回想并梳理着见到彭长宜时的每个细节。她非常沮丧自己在他面前的不冷静,这会让一直都关心她的彭长宜不安的。她知道彭长宜明白她内心一切的苦楚,也明白彭长宜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她,她能感觉得到来自他的关心。

    “有没有一种爱

    能让你不受伤

    这些年堆积多少

    对你的知心话

    什么酒醒不了

    什么痛忘不掉

    向前走

    就不可能回头望……”

    歌声从后面人家传出,那是吕方唱的《朋友别哭》。

    “朋友别哭

    我陪你就不孤独

    人海中

    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这份情

    请你不要不在乎……”

    丁一默默的流出了眼泪,她记得,从来都不唱歌的彭长宜,在她离开亢州那天,特地给她唱了这首歌,当时她听得泪流满面……

    就在丁一在老房子独自神伤的时候,彭长宜参加完阆诸市委四大班子成员为他搞的接风酒宴后,司机和秘书把他送到临时住所——阆诸宾馆。

    站在西窗前,晚风撩动着窗纱,他的心情也有些不平静,几次掏出电话,想给丁一打个电话。但他都犹豫了没有播出那曾经的号码。一来不知她是否使用的还是原来的号,二来怕自己的电话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再有,他也不想打乱她平静的生活。

    恰在此时,握在手里的电话响了,他一看,还没容第二声铃声响,就接通了电话:“江书记,您好。”

    对方笑了,说道:“长宜,工作之外的时间里,咱们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