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汐儿,她怎么能与那些心计颇深的妃嫔相提并论。()”沐瑾明最在意的便是汐朝,“她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便叫姓燕的王八蛋盯上,一提起这事极度窝火,眼中冷意乍现。

    顾思聪一个冷颤加身,见皇上没有生怒大着胆子往下问,“皇上既然看重王爷,为何不将王爷收入宫中,便是王爷身份所限难以长住宫中,皇上何不与王爷先有子嗣,以后的事再做商榷?”顾思聪的意思是皇上真爱翼王便可将其纳入后宫,或是先有子嗣堵住朝臣的悠悠众口,以安人心。

    “先皇有命汐儿只娶不嫁,别说后宫了。”沐瑾明玩味的给出模棱两可的话,将顾思聪的思绪引偏。

    “那皇嗣?”顾思聪不明白皇上在犹豫什么,翼王同皇上情深似海众人皆知的情况下为了皇嗣,孩子打哪来并不重要。

    “朕何常不想要一个孩子。”沐瑾明开始演戏,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的展现出无奈与惆怅,“一个流着朕与汐儿血脉的孩子,可惜终究无法实现。”两个绝顶聪明人生下的孩子一准是个鬼灵精,可惜他两人是货真价实的亲兄妹。

    顾思聪面上异色,好好的一件事怎么听起来实现的难度反而极大?不由困惑万分,“王爷不愿?”除了此点想不出难度在哪。

    “不愿?”沐瑾明朗声一笑,逗趣的心思淡下来,不枉给得力的臣下提个醒,“爱卿与汐儿接触虽不深却不少,枉你被人称作聪明人,也有看不清的时候。”

    顾思聪听了这话顿时满脑子浆糊。这说的是哪跟哪?听皇上的话意自己有什么不曾注意到或是忽略的事情?

    “还请皇上明示。”翻了半天脑子的顾思聪没找到自己缺失的一块,心里直犯嘀咕。

    “明日早朝仔细端详翼王与朕,便可解惑。”沐瑾明有意卖个卷,只让顾思聪自己观察自行发现,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是。”皇上即有意提醒,顾思聪哪有轻慢的道理,心中搁下此事告退离宫。回去之后继续翻找可有遗漏不曾察觉之事。

    翌日早朝。朝臣行大礼,起身后顾思聪这才有闲空不动声色的去观察翼王,再回神去看上首龙椅上的帝王。亏得自己站位先前,目力不弱,要不然哪能看清加以分辨,两相对比之下脸色刹时惊变。惊呼声止于喉咙间,差一点失态于殿前。极力平复翻涌蒸腾而上的骇然,脑海中不由回响声昨日皇上说的那番话,难以言喻的错愕在面上停留了一时,苦笑自己的确轻忽大意。只观注表面上的意味忽略了内在,更是连常看到的也不曾上心。

    惊天大密闻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顾思聪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浑身直冒冷汗,心底暗暗叨念。难怪,难怪,难怪皇上昨日说话的语气透着股异样,原来是在拿自己逗闷子,空长了一双眼睛,连最本真的东西只作不见,暗暗后悔不迭。

    汐朝一早注意到顾思聪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对,冷眸瞥了其一眼,以示警告,这里是朝堂大殿,多少双眼睛盯着,老狐狸精的只需一眼即可瞧出端倪,眼看顾思聪情绪外露出于对沐瑾明手下人的关照给予提醒。

    顾思聪被翼王盯了一眼,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忙收慑心神自觉失态,匆忙调整心绪,所窥得之事绝不可外露于前,会要人命的!

    有个别官员发现顾思聪的异常举动,也看到翼王投来的冰冷视线,大概觉得顾思聪因昨日之事再见到翼王后一恍神的正常表现,没有往别处深思,暗笑顾思聪尚需磨练,见到翼王也不用表现出做贼心虚的样子引人生疑。

    散朝之后,迫切想要获悉结果的朝臣拦下顾思聪,递去眼色示意给个准话好叫众臣放心。

    顾思聪没说别的只说皇上早有计较,又同老臣周旋一二这才脱身,出了宫门没曾想巧遇慕容轩,两人也算患难与共的老交情,平时聚在一处闲谈几句。

    心里万分震荡难平的顾思聪一时萌生向人倾诉的可怕念头,还好理智拉回了妄想,事情算不上不可宣之于口的秘辛,回想皇上之前说话的语气神态,这件事迟早大白于天下,还翼王一个真实的身份,难怪能够面不改色的将欧阳烨一族打下万丈深渊,根源在此,一开始不是还有人说翼王泯灭人性,还有不的说翼王爱皇上至深甘愿当个纯臣孤臣不惜毁了丞相府,现在看来全然可笑之及。

    虽然不明翼王为何借助丞相府的身份存在,也不知其母亲是何许人也,有一点可以确定翼王自幼体弱消失的十一年中怕是另有隐情,也难怪翼王会如此出色堪比世间男儿,顾思聪一时感慨万千,思绪不由自主的飘远,回过神后发现自己忽略了眼前的大活人,面上略有不自在,告了罪。

    慕容轩一眼看出顾思聪心神不宁还精神恍惚,好似有大事发生,震惊非常的样子,引得自己暗自寻思良久。

    “遇到一些事。”顾思聪避重就轻说了一下自己被朝中老臣联合起来赶鸭子上架的苦差事。

    慕容轩表示理解,顾思聪半年多内窜升的速度快,自然会被别有用心者盯上在所难免。

    两人互相寒暄了两句各自回府,事情最后如何要看顾思聪平复的速度。

    汐朝不由扫到偷笑一脸促狭的沐瑾明,明显又有了新的乐子,一准坑了人一把。

    以汐朝对沐瑾明的了解程度,这家伙一准没安什么好心,就顾思聪朝堂之上古怪的神情不难猜测。

    沐瑾明乐够了,就将顾思聪的事说于汐朝听,秉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

    “你说朝堂上有几个人看出真相?”沐瑾明自顾说着,“或许即便看出你我相貌上的相似处,说不定也会认为你我有夫妻相。根本就不会往正常方向上去考虑。”

    “对了祭天的事定在立秋当日,气候不冷不热正合时宜。”沐瑾明提了最重要的一件大事,“现在开始准备,在有半年时间,眨眼的功夫很快便至。”

    下旨命礼部与钦天监的人协同办理入秋祭天一事,此为大事一经传出朝堂之上顿时炸开了锅,有史以来新皇登基仅有的祭天。想想也对。眼下可以说太平盛世不为过,两次大战的告捷取得了有史以来的大胜,再加上燕国那边的友好盟约。天下间再无征战,是该昭告天下告慰先祖,祈求黎明苍天平安富足。祭天之事无可厚非,朝臣惊讶之余深觉皇上理当如此。

    虽说日子还长。但用月来表示也就不到六个月,眨眨眼皮一晃而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