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沐瑾明这几日抓心挠肝的难受,还不是因着燕苏意那厮,预计上门讨债又怕在使馆动手有失威仪,传出去难免被人说以势欺人,燕苏意非死人一个由着自己折腾,定会瞅准机会加以反击,自己亲去监督看热闹的机会必然不存,生怕燕苏意反将一军到让其瞧了自己的笑话,这哪行!

    没曾想自己还在为胖揍燕苏意烦心,正主却挂着讨人嫌的嘴脸找上门来,沐瑾明非常想说不见,无奈此处是汐朝的地盘,自己又没那么多功夫见天的来王府守着,没准哪一日燕苏意找着了门道避过自己见到汐朝,花言巧语一说登堂入室手到擒来。

    到不是说汐朝耳根子软听信燕苏意编造的谎言,是怕姓燕的以红颜一事来威胁汐朝,万一姓燕的还有后手根本阻止不了其入住翼王府的事态。

    沐瑾明真的非常想一剑宰了燕苏意,就他那所作所为死百次不足息,也仅是想想实施起来太多弊端,谁让那厮身份不一般呢,说不准哪日登基为皇,就跟自己平起平坐了,一想到此心里很是烦躁。

    汐朝今日去了衙门,中午不在府里用饭,沐瑾明自是扑了个空,不过却等来上门的燕苏意,思虑再三让人进来。

    见到燕苏意的当下,沐瑾明冷笑尽显,眼刀子横飞恨不得将姓燕的戳成筛子,省得在自己和汐朝面前碍眼。

    “燕国皇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咸不淡的话声中堪比冰雪还要冷的寒冰,沐瑾明十分乐意眼前这位识相一些要么走要么滚。

    “不劳沐国皇帝费心。”打官腔谁不会,燕苏意在见到沐皇的一刹那就已经作好了足够的准备,不就是冷嘲热讽,这点小事受得住。

    “你要找的人不在。可以滚了,以后也不要再来。”沐瑾明一句拐弯末角的话都懒得说,脑海中预想的跟见到真人后要做的完全是两码事,一点没有闲心与之扯闲篇。

    “我可以等翼王回来。”燕苏意不在意沐皇对自己极冷的态度,没第一时间命人上来将自己胖揍一顿已是十分稀奇。

    “少废话,要滚快滚,要留下……”沐瑾明眼睛一眯。眼底泛起冷凝的寒霜。“留也不是不行,得先将算计汐儿的债还上。”

    “之所以用红颜是怕翼王另有意中人,实属无奈之下出此下策。在此深表歉意。”燕苏意自知自己插为过于孟浪,本该足以诚恳的道歉,本因对着翼王说这番话,不过沐皇这里也当有所表示。显示出自己的诚意并非一时冲动之下的儿戏。

    “一己之私,好。很好。”沐瑾明听了这话哪还能冷静下来,招呼身边的下人,今日就给姓燕的一次教训。

    “是你自己不走的,别怪我不客气。”沐瑾明丑话说在前头。之初不动手为着两国摆在明面上的颜面,怎么说燕苏意带一身伤回去再好的遮掩也难不被发现异常,避免无端谣言千万。这口气先忍了,哪知姓燕的这么不识抬举。

    燕苏意站着没动分毫。临危不乱的郑重其事道:“沐皇这是公报私仇,只要不伤及人命到是可以陪着活动筋骨。”

    屁的活动筋骨,姓燕的好不要脸,沐瑾明脸上阴去乍现,望向燕苏意的眼神恨不得将其抽筋扒皮食肉饮血!

    “只有一点,我若受伤得在此处休养。”燕苏意就是这么顺杆爬的人,势要留在翼王府而非见一面就走,已经做好了长期历战的准备。

    “想的美!”沐瑾明恨得咬牙切齿,对这种无赖就得下狠手,“这里可是沐国的地盘,你那一副油腔滑调趁早收起来,别到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燕苏意对沐皇的威胁一笑而过并不放在心上,顺应心情颇佳的开口刺激面前的情敌,“听说沐皇又要选妃,翼王是何心情沐皇可知?”自觉要比姓沐的占优势没道理拿不下翼王。

    “不劳你费心,这是我与汐儿的私事。”沐瑾明未因燕苏意的话而急怒,反到乐得看其错误的认知,自以为是的作派像跳梁小丑一样有看头。

    燕苏意不知沐皇表演力极强还是克制力极佳,反正选妃的事好似刺激不到一样,表面上一派淡然,这里面不会掺杂别的原因吧?

    徐勉来的很不凑巧正好碰上双方剑拔弩张已到了崩毁的边缘,一个照面什么都不用说,心底顿生寒意,又不能当作没看见悄悄退离,说不好的就是被殃及到的池鱼。

    沐瑾明余光扫到徐勉,突然间脑子炸开福至心灵,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忽略了,让姓燕的赖着不走。

    外放的气势稍作收敛,似笑非笑的看向燕苏意道:“再不滚别怪我翻脸无情,别忘了你身睥怪病尚需药物医治。”惹急了自己就叫姓燕的了此一生无药可解,燕国皇嗣无所出叫其有的忙。

    徐勉眼皮子狂跳,赶紧的往皇上身边靠,真怕被气急眼的燕苏意突然出手抓住自己,小命保得了保不了另说,单就此事一准坏了皇上的整人大计,还是乖乖的该呆哪呆哪去,比较安全。

    不免祈祷翼王快点回来,眼看两个身份地位相当的人,一个一言不和明摆着即将大开杀戒,乖乖,一旦动起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徐勉可不想参合进来,连看戏的劲头也无,两人均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哪敢啊!今日出门应该看看黄历的,摊上夹心饼一样的倒霉事,别提多呕心了!

    燕苏意听了这话面不改色道:“早有之前已经同翼王有过约定,研究出解药为确保有效,允以我试药的机会。”讨要解约被说成如此,明晃晃的不要脸行径,沐瑾明那个呕啊!

    徐勉听着心肝一颤,为燕苏意另辟蹊径的说辞暗暗腹诽,还试药。好人未必想的出来这词。

    沐瑾明非常想暴句粗口,姓燕的脸皮厚到家了,什么话都敢说的如此理所当然,自己跟其一比顿时甘拜下风,呸,自己凭什么跟个无赖比,降低自己的身段!

    “呵!”无话可说的沐瑾明附以冷笑。时刻告诫自己要保持威仪。不能被姓燕的激出真火。

    “无论说多少次我对翼王是真心的,抛开双方身份。”燕苏意收敛了气势,平心静气的诉说自己埋于心底的大实话。

    “好听的话谁人不会说。”真爱。骗鬼去吧!沐瑾明分毫不信,“真的爱汐儿为何要强求?”红颜的事像卡在喉咙中的一根刺,不拔不快。

    “情急之下的冲动。”燕苏意不认为自己全错,至少在有限的时间内留住了翼王。

    “说的再好听也于事无补。”沐瑾明懒得同姓燕的闲扯嘴皮。招呼下人将姓燕的揍一顿先解解气再说。

    翼王府的下人听命于主子,又不是没揍过。一回生二回熟,抛开身份不提仍旧是活生生的人,没什么好畏惧。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