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2章 番外 (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p; 如今出谷来,也算是锻炼自己吧。

    只是没想到,走到京城附近的时候,正当她怀着既期待羞涩,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准备去会一会这个传闻中“礼贤下士”的未婚夫时,却传来了大晋皇帝暴毙,太子跌落山崖生死未明。

    还未见过那人,便被告知,那人无生还的可能。

    燕飞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离开绝人谷后,她第三次感到了茫然。

    有些……不知所措。

    而就在她还未拿定主意,下一步要怎么做的时候,她却在采药材的山林间,发现了一个重伤的男子。

    眉如远山,双眼紧闭,狭长的眼线上睫毛静静贴服着,像是一个安静睡着的孩子。

    可是他苍白无血色的唇、蹙起的额间,还有身上这处一点那处一点的血迹,让燕飞几乎可以断定,他受了很重的伤。

    燕飞是个善良的女子,爹娘告诉过她世间的险恶,却也并不希望她用一双灰浊的眼睛看待这个世界。

    他们都希望,在她眼中,这个世界固然残酷,却也有其美好而令人向往的地方。

    燕飞时刻谨记着自己是个医者,她将这个受伤的男人捡了回去,一点一点地医治他。

    除了周身的外伤、隐患极深的内伤,燕飞惊讶地发现,这个男子竟然还被人下了毒,甚至身体里还隐约感受得到蛊的气息。

    可是尽管身上有这么多的不幸,这个男子竟然还能撑着一口气,不至于殒命。

    在确定他身上的毒和伤后,见多了病症甚至是死亡的燕飞也不由对他肃然起敬。

    为了医治这个男人,燕飞在大晋距离京城不远的地方,逗留了近一年。

    男子在被救回来一个月后方才睁开了眼睛,古井无波像是一汪寒潭,从他眼中辨别不出任何的情绪。

    燕飞柔声问他姓甚名谁,家中有什么人,是否要通知他的亲人接他回家。男子俱是一言不发,甚至连望向燕飞的意思都没有。

    莲子小声同燕飞说,这男人许是醒来后便变成了一个哑巴。

    燕飞笑笑不语。

    若只是哑巴,他不会连一点儿对外界的感知都没有,不动的时候连眼睛都不动一下。

    这只能说,她还没有治好他的伤,没有解了他的毒。

    这样奇特的综合性病症,燕飞很少遇到。对这个男人,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起了一些好奇心。

    燕飞就此在京城外围的一座山林之中住了下来。

    又两个月后,男子的眼睛总算有了动静,会表现他的情绪,惊讶的,感激的,羞赧的,哀伤的……

    燕飞却有些奇怪。

    她将男子的身体状况如实地全部都告诉了他,按理说来,身上会有这样的伤、蛊、毒,定然是被人下了毒手。换了任何人,都应当对那施以毒手之人饱含恨意。

    可他眼中的种种情绪里,却唯独没有恨意。

    燕飞对他很好奇,但她却也谨遵一个医者的本份。治病救人才是她该做的,至于病人的隐私,她没有权利去打听。

    救下男子半年后,他终于能够简单地开口说话了。

    再两月后,他总算能够下床活动自己的身体了。

    在床上瘫了半年多,连走路对他来说都成了一件需要练习的事情。

    但他眼中温和,即便是走路的时候连摔了好几跤,也从未出现过暴躁的情绪。

    莲子私下里捧着下巴对燕飞说:“姑娘,公子他好俊啊,我看京城里的第一花魁都比不上公子的容貌,而且他还那么温和……不知道他有没有家室,谁要是成为了他的妻子,肯定很幸福吧……”

    莲子从小便看透了世态炎凉,也并非是凭外貌来判断人的人。就连她都心生欣赏和向往的男子,可见是一个多么风姿卓然之人——尽管他仍旧缠绵病榻。

    近一年之后,男子方才能够自己正常生活。

    山林中的茅草房里,只有他们三人。

    男子从没有透露他的姓名身份,燕飞问过一次他没有回答,只道了一句“抱歉”之后,她便再也没问。

    如今他身上的伤已渐好,蛊也已解,余毒虽然未清干净,但燕飞写了药方,照着药方抓药熬了喝,渐渐的也能将余毒清除干净。

    朝夕相伴一年的时间,燕飞的心里已然将男子当成了朋友。

    可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大战一触即发,她必须要回西岭去。

    一别三载,她不能再让父母担心了。

    莲子盖上了药箱的盖子,将药方取出来。在燕飞的教育下,莲子也学会了认一些字。

    “我拿去给公子。”莲子脸颊微红,燕飞轻轻一笑。

    还不待她转身,身后便响起一声清朗温和的询问。

    “姑娘是要离开了吗?”--12875+d6su9h+10716018-->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