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三章 坚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捉黠地对我笑了起来:“要不要我教你怎么踢啊?我可是差点就进了青年队的。”“也不知道当年是谁颠球连三个都过不了。”我撇撇嘴,不屑地道。“咦?你怎么知道……”柯南看着我,露出惊讶的表情。“当然是老妈告诉我的,在你不在的时候,老妈可是和我说了你不少的糗事呢。”一见柯南的表情,我就知道坏菜了,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连忙补救道。“是吗?”柯南眼中的疑色还是有些徘徊不去。“当然。”我忙不迭地点头。“你们两个,嘀嘀咕咕些什么呢?再不走,我们就不等你们了啊!”不知何时,大家已经站在门口准备出门了。“这就来!”我喊了一声,连忙站起身来,丢下柯南向众人走去。好险……在前往公园的路上,虽然柯南看起来还有些疑神疑鬼的样子,但却是不再向我询问,让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柯南还只是有点疑问而已,并没有发现我的不对劲,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对我套话了,只要我和老妈串好口供,大概就没问题了。在我们路过一个小区的时候,前面围着的一群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看起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故。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并不是天朝的特产,虽然我对于凑热闹并不是很感兴趣,但遗憾的是,我身边,有很多好奇心很旺盛的人。我抚了一下额头,扭头一看,果然,少年侦探团已经行动起来了。只见在柯南的带领下,几个小鬼像是泥鳅一样,七扭八扭的,就已经挤进人群不见了踪影。“一起去看看吧,如果只是在这里等着的话,大概要等很长时间。你知道的,那个大侦探兴奋起来,可是什么都不顾的。”耳边传来小哀清冷的声音。“啊,我明白。”我苦笑着点了一下头。我不用回头都知道,我身后肯定是小哀和真由两个人。小哀是因为和我一样对凑热闹不敢兴起,而真由,她不是不好奇,这小妮子只是单纯的因为身小力弱,挤不进去而已……抬头看了一下太阳,貌似已经快到傍晚了,拜托快一点吧,我已经等不及要吃小兰做的晚饭了,做了一整天的脑力劳动,我已经饿得前胸贴肚皮了,一点冰淇淋完全不起作用啊……我一边在心里腹诽着,一边拉着两个小丫头向人群走去。早知道会碰见这么一档子事,就请他们吃猪扒饭了,不,也许鳗鱼饭更顶肚子,看看元太就知道了……就在我纠结着到底是猪扒饭更好还是鳗鱼饭更好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人群在中间,看到了事故的现场。本来我以为充其量不过是邻里间的纠纷之类的事,但当看到现场的警戒带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低估了柯南死神的能力。用警戒带隔离出来的区域并不大,位置就在小区公寓楼口的旁边,里面有一个被废弃的冰箱,一地的花盆碎片,一个被标注出来的人形以及——人形头部的一滩血。多么熟悉的场景!oh-my-god!我的晚饭!我似乎看到我的饭碗上长出一双翅膀在我的面前飞走了。带队的警察是许久不见的千叶警官,自从那次狙击的事件过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看起来他的精神还不错,希望上次的事件不会给他留下阴影,他是个好警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就太可惜了。耐不住柯南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千叶警官终于把案件的缘由告诉给了柯南,按照千叶警官的说法,就是这个公寓四楼的住户江上女士为了拣掉落到冰箱底部的五百元硬币,结果被这里到处可见的乌鸦偶尔弄倒的花盆砸到了头,不治身亡。花盆是江上女士自己放置在自家窗台上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大概可以算是自作自受了。死去的江上女士风评并不好,贪图小便宜,因为曾经捡到一张中奖的彩票,所以从那以后一直奢望再次捡到什么宝贝,对翻找别人的垃圾乐此不疲,并借此窥探邻里的隐私,因为总是身穿黑衣,所以也被邻居厌恶地称呼为“乌鸦婆婆”。柯南还是和以前一样,在现场跑来跑去的,是不是地和警察的工作人员说上几句话,因为是小孩子,有事千叶警官的熟人,所以也没人在意柯南这和小鬼,不一会儿,柯南再次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怎么样?”我向柯南问道。“虽然看起来都很像是意外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柯南皱着眉,有些苦恼地道。我“哦”了一声,不置可否。“哦什么哦,你难道什么都没发现吗?”柯南对我敷衍的态度相当不满,对我翻着白眼道。“撒,你问问她吧。”我耸了一下肩膀,冲着小哀的方向努了努嘴。“嗯?灰原你有什么发现吗?”柯南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向了小哀。“不知道,我又不是无所不能的大侦探。”面对我的“祸水东引”,小哀显然是不怎么买账。“我只是很奇怪,那个花盆的底部,落地的时候意外地稳妥呢。”也许是感觉应该给柯南一点面子,小哀想了一下,还是指了指现场的花盆,说了一句。柯南顺着小哀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地上残余的花盆的底部,那个不偏不倚,正正当当落在地上的花盆底部,眼睛猛地一亮!来不及和我们说什么,柯南突然向着公寓跑去,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啊!柯南,等等我啊!”“喂!柯南,你小子又独自行动!”“可恶!”侦探团的各位纷纷咬牙切齿地跺着脚。“你刚才怎么不自己说?”小哀看着公寓的方向,轻声向我问道:“你不是很希望帮他成为名侦探么?”“我总不能帮他一辈子。也许是因为关系缓和的原因,最近他对于我的依赖感似乎变强了。”我淡淡地说道。“他信任你,依赖你,难道不好么?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么?”小哀看着我,幽深的瞳眸中透出淡淡的不解。“不好,”我摇头道:“作为弟弟,我希望他能够亲近我,但作为波尔多,我希望他能时刻保持思考与警惕,尤其是在组织还窥伺在侧的时候。”提到组织,小哀的身体微微一抖,也变得沉默起来。“呐,明辉同学明辉同学……”步美扯着我的衣袖。“怎么了?”将思绪拉回来,我看向步美几个人。“柯南他发现了什么啊?”元太迫不及待地向我问道。“这个案件怎么看都是意外吧?为什么柯南还这么不依不饶的呢?”光彦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嗯嗯!”真由跟着点头。“你们啊~~”看着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架势的几个小鬼,我不禁笑了起来。“不要笑啦明辉同学,快告诉我们啦!”步美使劲摇着我的衣袖。“不要摇了,我告诉你们。”看着几个小鬼一脸期盼的表情,刚刚的一丝愁绪不知不觉间就一扫而空:“你们想想,这个案子是什么发生的?”“怎么发生的?”小孩子们不明白我的意思。“那我来问你们好了,首先是,乌鸦婆婆为什么要到冰箱的跟前,阳台的正下方来呢?”我循循善诱道。“刚才千叶不是说了么,是因为乌鸦婆婆在掏钥匙的时候,偶然间不小心从口袋里掉出了一百元硬币滚落到了冰箱的下面啊。”元太有些不以为意地大大咧咧道。“哦,原来是偶然。”我点点头:“那么,花盆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掉下来呢?”“那是因为乌鸦的缘故啊。”光彦道。“哦,乌鸦不会是受人控制的吧?”我点点头,道。“那是当然的啊,乌鸦怎么会听得懂人话啊,明辉同学真是的,居然还相信动物能听懂人的话,像小孩子一样,嘻嘻。”听到我的话,步美不禁嬉笑了起来。“哦,那也就是说,这也是偶然了?”不理会几人的嗤笑,我重复道。几个小孩子一起点头。“为什么那个花盆早不掉晚不掉,偏偏这个时候掉下来呢?”“这个,当然是……意外。几个小孩子有些不自在了。”“哦,这个也是偶然,那么,为什么哪里都不砸,刚好砸在人的身上呢?”“是意外……吧。”偶然多到连小孩子都感觉不自在的地步,终于,步美他们也意识到了什么。“也就是说,乌鸦婆婆拿钥匙的时候,口袋里的硬币偶然滚落到了冰箱的下面,乌鸦婆婆偶然来到冰箱前,乌鸦偶然弄倒了花盆,而花盆偶然在乌鸦婆婆俯身无法看到的时候落下,又偶然地砸到她的身上,是这样吧?”我似笑非笑地看向几人。“这……应该是意外……吧。”光彦不自在地扭动着身子,神色开始不确定起来。“难道,这都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步美也开始怀疑了起来。“怎么会?乌鸦又听不懂人的话……哈哈……”元太尴尬地挠着后脑勺。“呵呵。”看着几人苦恼的样子,我不禁轻笑了起来。“可恶,你笑什么啊!”因为苦思不得其解,本来就没什么耐心的元太开始变得暴躁起来。“我告诉你们一个道理,”我看着几人,笑吟吟地道:“一件事,偶然发生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十,但两件以上的事同时偶然发生的概率,却是零。柯南之所以感觉一切都很正常,是因为‘偶然’,一切都具备偶然的因素,而之所以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也是因为‘偶然’,因为这个‘偶然’的程度太过了,已经到了不合理的地步。”“明辉同学,如果真像你这么说的话,那么硬币怎么解释呢?如果不是因为偶然的话,那犯人又怎么确定乌鸦婆婆的硬币一定会掉出来?又一定会滚落到冰箱地下呢?”光彦想了一会儿,向我提出了疑问。“为什么乌鸦婆婆的硬币一定要滚落到冰箱的底下呢?”我反问道。“可是如果硬币不滚落到冰箱底下……”“又是谁告诉你乌鸦婆婆是被硬币吸引过去的呢?”我打断光彦的话。“千叶警官……”“千叶警官也没有看到吧?他只是根据现有的证据进行的推断吧?你怎么知道硬币不是早就在那里,或者……就是被犯人放在那里的呢?”我想光彦问道。“这……”光彦被我问得一愣。“你是受到了千叶警官的主观影响,因为冰箱底下有硬币,就先入为主地以为吸引乌鸦婆婆的一定是硬币,不要忘了,乌鸦婆婆是个贪小便宜的人,随便什么东西就行了,不用一定是硬币。”我笑道。“这……”光彦被我说的哑口无言。很快,柯南跑了下来,告诉我们,顶楼上不去。从花盆掉落的位置来看,花盆只可能从受害人的正上方掉下来,所以,如果不是四楼乌鸦婆婆的住处的话,就只能是最高层的五楼,也就是乌鸦婆婆楼上的住户。但是直到此刻,柯南推论出来的一切都只是推论,没有证据,所以接下来,柯南上蹿下跳地寻找证据,很是辛苦,但我只是看着,什么都没说,尽管我知道,什么地方最有可能遗留有证据。最后,柯南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冰箱的底部找到了关键的证据——一张彩票的残片。在看到这个东西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明白了,是啊,对于乌鸦婆婆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彩票更好的诱饵呢?她可是一直期盼着再走一次运呢。与彩票一起被发现的,还有残留在冰箱底部的一些线的划痕,这下,连手法也清楚了。只要先从楼上将花盆用钩子勾上去,然后用线粘着彩票放在冰箱前,然后拉动线,彩票就会钻进冰箱底,然后乌鸦婆婆自然就会追着彩票趴在冰箱前,然后……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那枚硬币只是凶手用来混淆视听用的,真正的诱饵是彩票。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五楼住户的犯人居然是步美的熟人,一个在面包店工作的亲切温柔的大姐姐。这让步美非常地受打击。而这个大姐姐犯罪的原因则是,乌鸦婆婆将她扔到垃圾桶里的失恋的信件拿出去到处宣扬……步美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大眼睛里含满了泪水,不解地看着她,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着结果,可那个大姐姐只是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你不懂。是的,步美还太小,她还不懂为什么人明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还要去突破底线,她还不懂,人最宝贵的东西,并不是生命。如果那个犯人不是杀了乌鸦婆婆,而是去劝告她,会有作用么?控告她,又以什么样的罪名呢?整个事件的始末我都站在一边冷眼旁观,步美的痛心,柯南的严肃,以及犯人的痛苦表情,人性的善良与丑恶,世间的正直与扭曲,一场场,一幕幕,从我眼前飘过,仿若浮世绘一般,而我,只是旁观。看着善良的步美眼泪如同珍珠一般闪亮成一条线,蓦地,我从心底发出一声冷笑。这个世界,果然只能依靠自己。————————————————————————————————————ps:多久没更新了?我自己都不记得了……现在包夜在网吧更文,算是补偿大家吧,对不住大伙,同人可以签约了,但我就不签了,就当是报答大伙一直以来的支持吧。ps:我会告诉你我其实是懒得搞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