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天,依然是一如往日的平和日子,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地讲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我,则是同往常一样懒洋洋地斜靠在身边的教室墙上,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课,一边有一眼没一眼地用眼睛瞟着操场上那些蹦蹦跳跳的小萝(莉),一切都和之前一样,除了我手里的一叠东西。

    手里的资料很多,不,应该说是日本的富豪出乎我意料地多,全日本资产在百亿以上的企业足有几千家,就算是排除其中的超级豪门,将其范围缩小至一百五十亿以内,这样的企业也有上千家,单单是我手上十家规模在一百到一百一十亿之间的企业公司老总的发家史及个人资料和私密档案,就足足有近千页之多,如果把昨天草木管家送来的所有资料都算上,那就有“数十万言”了,当草木管家将厚厚的一摞资料交给我的时候,我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手头上沉甸甸的分量还是让我暗暗有些吃惊,草木的调查能力出色得令我吃惊。但要在短短两三个小时之内,从几千家企业之中遴选几家出适合我们下手的目标,或者说是我们“吃得下”的目标,即使是以我的头脑运转速度而言,也是有相当大的压力的,那种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死掉的疲惫感,真的是好久都没有了。刚干完那些活的时候,我连喝了几倍咖啡才从有些眩晕的感觉中恢复过来。.

    现在想想草木管家当时看我的眼神,我还是不禁感到有些好笑,那种不可置信的仿佛看到火星人一般的眼神,说实话,虽然见过不少,但多少还是会让我产生一些成就感的,也许在他想来,那些资料足够我看一两个月的吧。

    田中不动产,资产核定一百零三亿日元,业务主要集中在东京都、神奈川县、琦玉县以及横须贺地区,总部设置在东京都八王子市秋川街53号,社长田中尚义,49岁,毕业于筑波大学建筑系,妻子田中玉子,四十五岁,无业,女儿田中慧子,25岁,田中不动产社长秘书,未婚夫,角中直也,28岁,桥梁设计师,毕业于东京大学建筑系。注:田中尚义性好赌博,平均每三个月去一次澳门,每半年去一次阿拉斯加,曾于三年前一夜豪赌输掉三千万美金,公司账面流动资金不足五亿日元。

    福冈金刚工业株式会社,总部,熊本县,资产核定,一百零八亿日元,流动资金十二亿日元,社长富川隆运,52岁,妻子富川玲美,50岁,福冈病院护士长,长子富川启,35岁,熊本县现议员,次子富川朗,17岁,熊本县立高中高三一班学生,擅长体育。

    注:富川隆运为人豪爽,守信义,固执,行内声望崇高,曾服役与日本海上保卫厅,作风强硬,其子富川启为熊本县政坛新秀,有望竞选下一任熊本县知事,最近深陷政治献金丑闻,有人举报其收受黑社会巨额政治献金,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藤野建设工业,总部,长野县,资产核定,一百亿日元,流动资金约三亿日元,社长半崎武,65岁,半退休,妻子半崎熏,病逝,长子半崎宁次,45岁,藤野建设工业副社长,次子半崎智之,三十岁,藤野建设工业财务总监,三子半崎贵,二十八岁,藤野建设工业人事部长,长孙半崎龙一,二十岁,福岛大学经济学系大二学生,学生会副会长,孙女半崎雨,十八岁,长野县立看护士学校学生,次孙半崎铭之,十七岁,长野县立高中高三学生。

    注:半崎武患有冠心病已有七年,公司基本交由三个儿子管理,半崎三兄弟表面和睦,实际上已经为家产继承权明争暗斗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只有半崎武仍被瞒在鼓里,半崎宁次好色,曾被指控(嫖)宿幼女,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半崎智之性格冲动,曾数次与其兄爆发直接冲突,并三度被当地警察局拘留,半崎贵没有明显活动记录,为人低调,自其父不能理事以来,大部分时间在家中侍奉老父,其心似不在工作上,故而未与两人产生直接冲突。令,因早年半崎武强势入主藤野建设,导致藤野易主,原社长藤野原跳楼自杀,其子现于藤野建设财务科任办事员,据传对半崎一家暗怀怨恨之情。

    ……

    手指缓缓地划过每一个名字,我的脑筋亦在不停地转动,之所以全部选用建筑公司作为目标候选,就是因为建筑公司一般都有着广阔的人脉关系,规模不小,但资金回笼速度慢,如果再加上一些手段的运作,实际上这里面的猫腻是大有可为的。

    十个人,是个公司,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弱点,每个公司都存在着潜在的漏洞,让我在他们之间有些徘徊不定,到底选哪个,才能以最小的损失,最快的速度以及最隐秘的方式达成最大的效益,这必须要仔细思量,我的手里,只有一千万。

    小哀手里的钱我是不会拿的,一来是因为小哀敏感的性格,如果要从她手里支出大笔的钱,难保她看不出什么问题,还有就是,一旦我出了什么意外,这些钱就是小哀以后的保障。

    “嗯……田中、福冈、藤野……果然还是在他们三个之中选一个比较好。”我揉了揉有些跳动的太阳穴,自言自语道。

    “什么选谁比较好?”

    “啊!”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啊!”那人也同样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

    我扭头一看,只见步美正站在我的旁边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心有余悸地看着我,撅着小嘴道:“明辉同学你干嘛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

    我才要吓死了好不好。

    我干笑两声,迅速地将手中的资料塞进书桌,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你听见我说话了?”

    “下课了当然可以随便走了啊!明辉同学真是的,总是不好好听讲。”步美翻了个白眼,有些不满地说道:“至于你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听清,所以才要问你啊!”

    “没听到好,没听到好,嘿嘿,原来下课了啊,呀~~完全没有注意到到呢,怪不得外面的小女生都散开了……”我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装傻地笑着。

    撇眼看了看柯南他们,只见小哀正在座位上看着时尚杂志,柯南在听元太和光彦在口水横喷地说着什么,而真由,则是趴在桌子上在认认真真地写写画画……

    只有步美凑过来真是太好了,我一头冷汗地想到。

    “啊~~真是的!!明辉同学太差劲了!!又在偷看人家女孩子!!h!!”果然,一听到我打岔的话,小萝(莉)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过去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下回一定改正,一定改正,嘿嘿。”我点头哈腰地赔笑道。

    “其实……”小萝(莉)瞅了我一眼,突然低下头开始揪起自己的衣角来。

    “什么?”步美的声音太小了,我不得不再问一句。

    “你可以……看我啦……”小姑娘扭扭捏捏地嚅嗫道。

    “嗯?你说什么?”不好,最近睡的太少,出现幻觉了都。

    “我是说,你要是真的想看的话,可以看我了啦,我不会介意的。”步美又重复了一句,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只是低着头不敢看我,小脸红红的。

    这一次听得真真的,但内容却让我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状况?

    “讨厌啦!明辉同学你个大笨蛋!”见我半天没吭声,步美小心地抬了下头,看到我愣愣的样子,不由得恨恨地跺了一下小脚丫,跑掉了。

    还好还好,她要是真较真让我答复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怎么想这事也不是人干的啊……

    我有些怕怕地擦了一把冷汗。

    “画什么呢,这么认真?不会是在画我吧?”为了安慰我受惊的小心灵,我转过头向我身后的真由开玩笑道。

    真由的手突然停下了。

    呃……

    好像真的是我……

    刚才擦完的冷汗一下子又下来了。

    所以说,画工太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害的我连抵赖都没办法,那么**的睡觉姿势,除了我也没别人了。

    “哈哈,今天真的是好热呢,怎么会这么热呢,哈哈哈,你看我,都这么多汗了,哈哈……”趁着真由没抬头,我赶紧转过身去:“撒,今天也要努力学习哦!!”

    早熟什么的,最讨厌了……

    ……

    铃铃铃……

    放学铃终于响了,我长舒一口气,拿起书包,站起身来。

    “明辉同学,一起回去吧。”步美向我招呼道。

    “抱歉,大家,今天我有点事,就先走一趟了,改天请你们吃冰淇淋。”我双手一合,冲大家歉意地一笑,转身便撤。

    “诶?!怎么这样!”

    “又是这样啊!!”

    “喂,你昨天就是这么说的!”

    “我可要吃双份的冰淇淋哦!!”

    好吧,最后一个人是元太,大家懂的。

    独自一人走到无人的角落,我拨通了草木的电话,我的手机在我的再次完善之后,几乎已经等同于消失了,即使信号被人截住分析,最后也会无奈放弃,因为他一旦开始追踪,他就会发现,有无数的跳板后门在等着他,位置遍及整个东南亚……

    “是我,现在是三点,我四点钟要在别墅看到你。”

    “是,少爷。”

    在拦下一辆计程车,绕着米花街跑了两圈确定没人跟踪后,我再度来到了别墅,再那里,草木早已经等候多时。

    “少爷。”草木恭敬地躬身行礼。

    “多余的客气就不必了,咱们直接进入主题吧。”我坐在沙发的主位上,开门见山地道。

    “是。”

    “我决定,这三个公司,都确定为此次的目标。”我将资料摊开在草木的面前,手指依次点在了田中、福冈以及藤野三个名字上。

    看到我的动作,草木一直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又了变化,花白的眉毛抖动了两下,忍不住讶然道:“可是少爷,我们的资金……”

    “我知道。”我挥手打断了草木的话,沉声道:“我知道以我们目前的财力,能拿下一家公司已经很勉强,要同时拿下三家根本不可能,但我的意思是,”我顿了一下,直视着草木道:“直接拿下田中,作为我们扩张的基点,而另外两家公司,则作为我们的远期目标,不能放松对他们的调查,争取在他们的公司内部安插下我们的棋子,我有大用。”

    “是,我明白了。”听了我的解释,草木的表情再度变得沉静起来,不再说话。

    草木的这种性格是我非常欣赏的,这种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气度在我第一次见到他面无表情地说着自己的杀人过程的时候,就已经让我赞叹不已了。我需要这样的人来执行我的命令。

    “继续查,仔细查田中的公司出入账目,三天后给我田中的财务报表,要真的,不要给银行或是给政府的那种假货。”我淡淡道。

    “是,可是……”草木先是应了下来,随即又微微有些为难地迟疑着。

    “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田中公司不在电脑中留下备份,而是交由私人进行保管的话……”

    “让七宗罪去。实在不行,就除去碍事的人,但是要隐蔽,不要让他们报警,把我的意思告诉他们,他们会知道怎么做的,要是失败了,就让他们自裁吧。”

    “……我明白了。”

    “还有,把田中尚义一家人的生活习惯调查清楚交给我。”

    “是。”

    “你在菲德尔那里待了那么久,都接触到了什么?”我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低声向他问道。

    “菲德尔大人带着在下去荷兰拜访了那里的佣兵学校教官爱德华上校,南非猎人学校的副校长巴宁夫先生,阿富汗自由民主联合战线的伽罗将军,英国的艾利克斯爵士,控制东京地下百分之七十(毒)品交易的八神先生,山口组秘书樱野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