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谋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低头哈腰地恭维着,感受着周围人嫉妒的目光,跟在我身后的两人挺了挺胸,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得意模样来。

    两人都是一米九以上的身高,因为经常做苦力,身材也很是壮实,无形中吓退了不少觊觎着我的目光,但这还不够,尽管大部分人都已经不向我这里偷看了,但很明显,还是有好几道不还好意的目光不肯从我的身上离去。

    发觉这一点,我故意一边以一种目中无人的狂妄姿态在前面走着,一边大声地对身后的两人道:“跟着少爷我,绝对没亏吃,知道小爷是谁吗,你们两个蠢货!”

    “不知道。”两人很有默契地摇了摇头。

    “看看这是什么!”我一甩手,将一个铜质的徽章向后面扔去,徽章上,一个白色的玫瑰格外显眼。

    “这就是贵族大老爷的族徽吧?不过这个族徽叫啥,俺不知道。”后面两人瞪着四个牛眼,死命地看了好一会儿徽章,又嘀嘀咕咕了一阵,其中一个人才嗫喏地说道。

    “果然是蠢货,”我翻了个白眼,道:“看清楚!这是白玫瑰家族的徽章!我伯父是约克公爵!约克公爵知道吗!就是皇室的次子才能封的爵位!我伯父是皇室的第三顺位继承人!”

    此言一出,不只是我身后的两人浑身一哆嗦,四周也突然浮现出人们交头接耳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身上徘徊不去的恶意眼神也顿时消失无踪。察觉到这一点,我不禁暗暗一笑。

    徽章是我来这里之前特意找工匠做的,虽然得知我要仿制白玫瑰徽章,把那个老师傅吓了一跳,但当我提出只是做一个有六成相似度,并在一些地方有明显区别的徽章后,那个工匠还是接了我的生意。前世因为认识一个约克家族的朋友,所以我对他的家族族徽还是很熟悉的,于是这个族徽就在我的指点下由工匠做了出来。

    虽然只是个拙劣的仿制品,有见识的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我来说足够了,我只是想用这个东西震慑一些宵小之辈而已,身在社会底层的他们,又如何能知道徽章的细微处设计有何不同?这样已经足以用来骗人了。

    就如同我之前所料的,在我身后的两个人已经完全被我的徽章吓住了,而整条大街也没有人敢再向我这里瞄上一眼,我的目的达到了。

    “少爷,现在我们去哪里呢?”在得知我的“真正身份”之后,我的两名手下对我更加地谄媚了。

    “去赌场,总是听大人们说赌场如何如何有趣,少爷我倒要见识一下。”我微微一下,扬声道:“这里有什么大赌场,你们应该知道吧?”

    “这……”西蒙犹豫了一下,没敢说什么。如果他带着约克公爵的侄子进了赌场,以后让约克公爵知道了,他恐怕就小命不保了。

    “怎么?不知道?”我装作不悦的样子,皱了皱眉:“赌场都不认识,我要你个废物干什么?!”

    “别,别,少爷,我知道,我知道。”相比于西蒙的顾忌,德文倒是显得更加没骨头,低头哈腰地对我道:“我知道前面有一家很大的赌场,请少爷跟我来。”

    我之所以一定要到赌场去,是因为我需要钱,需要大量的钱,没有钱,我什么都做不了,而找这两个保镖,只是为了保证我在赌场的安全而已,免得我这边在赌场赢了钱,那边刚出了赌场就被小混混劫走。

    如同我之前和柯南在桥牌俱乐部看到的一样,这个时代的赌场,还只停留在最基础的状态,只有扑克、骰子、牌九等区区四五种赌具,防止作弊的手段也只能靠赌场老板手下的小混混来回走动监视,这样的赌场,对于我来说,简直就像是对着我敞开大门,任我拿钱的银行一样,要知道,前世的我可是被世界四大赌场联合拒赌的。

    赌场不出意料,用的也是日元,我在西蒙和德文的带领下,专门找一些中等偏下规模的赌场进去,赢了二百万就走,决不贪心,这样就可以在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之下安全撤离,大人物是看不上着一点点钱的,而小混混,有了西蒙和德文这两个彪形大汉做掩护,再加上用约克家族的名号来打幌子,倒也顺顺利利地解决掉了,在逛过七八家赌场之后,我的手里很快就聚集起了一千五百万,而时间,只是到了中午。

    “钱!好多钱啊……”

    “上帝,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小旅馆的房间中,西蒙和德文看着一箱一箱堆积起来的钱,眼中满是贪婪,冒出如野兽一般的光。

    “哼!少见多怪,怪不得你们就只能在那种臭水沟一样的地方生存。”我冷哼一声,打断了两人的臆想。

    “咕嘟!”西蒙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将眼神从钱里拔出来,殷勤地看着我:“少爷,这些钱……”

    “放心,我会分给你们一部分的,这点小钱,少爷我还不放在眼里。”我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

    “那是那是。”德文连连冲我鞠躬附和:“少爷哪能像我们这些穷人一样没见识,嘿嘿……”

    “我还有事要你们做,办的满意了,我会给你们一大笔钱的。”我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用下巴指着两人。

    “少爷您尽管吩咐,小人一定帮您办的妥妥的。”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如果说一开始,两人只是被我胡诌的“身世”所摄的话,那么现在,见钱眼开的两人已经完全被我用钱笼络住了,只要给他们钱,我像即使我要他们杀人,他们也不会犹豫的。

    “很好。”我坐正姿势,身体向前微微倾斜,十指交叉放在胸前,眼光灼灼地看着两人,红色的瞳孔中,闪着妖异的光:“少爷我现在想要玩个游戏,这些钱就是赌注,如果赢了,这些钱都是你们的。”

    “是,少爷。”两人对着我,不,是对着钱,显得更加的谦恭了。

    “你们在这里多长时间了?对这一带的各行各业都熟悉吗?”

    “当然了,少爷,我们从小在这里长大,别说这里的赌场妓院地下钱庄,就连街边下水道里面有几只耗子我们都一清二楚。”两人拍着胸脯向我保证道。

    “很好。首先,我想我需要一些枪械,嗯,也许还需要一些**……”

    昨天我虽然神智有些恍惚,但有些话我还是记得的,比如,今天,莫里亚蒂教授会在报纸上给开膛手杰克发布杀人信息。德文和西蒙在仔细记清我的命令后各自领命而去,我则是留在旅馆的房间里等待着两人的消息。德文给我买的报纸就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杀人信息非常好找,或者说,莫里亚蒂教授似乎是认为吃定我们了,所以并不屑于掩藏自己的杀人意图,直接就把他的命令堂皇地登载在报纸上。上面是这么写的:

    mToJ:

    今晚去清扫歌剧院的舞台。

    mtoJ,无非就是莫里亚蒂教授给开膛手杰克的意思,而所谓歌剧院,稍微看一下报纸就知道,今晚有公开演出的歌剧院只有一个——华露沙皇家歌剧院,演员则是艾琳艾德勒。

    艾琳艾德勒这个人我知道,在柯南道尔的笔下,艾琳艾德勒是唯一让福尔摩斯吃过亏的女人,也是唯一让福尔摩斯尊敬且敬畏的女人。虽然在《福尔摩斯探案集》中并没有迹象表明艾琳艾德勒和福尔摩斯先生之间有过什么暧昧关系,不过要说起和福尔摩斯关系最紧密的女性,就非艾琳艾德勒莫属了,按照之前游戏设定中的尿性来看,这里的艾琳艾德勒八成是我老妈,毕竟这里的福尔摩斯是我老爸来着……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计划倒是要再修改一下。想到这一点,我微微感到有些麻烦。即使我知道这个艾琳艾德勒只是个游戏中的虚拟人物,即使我知道她只是和我老娘长的一样,即使我知道她只是的NPc,没有自己的意识,但我依然无法狠下心来不顾她的安危,正如我当初放不下真由一样。

    她长得和我老妈一样,仅仅是这个理由,就足以让我保护她不受伤害了。

    我仔细地在脑海中勾勒着计划的雏形,一点一点地完善着计划的细节,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计划中的漏洞,不知不觉,窗外的太阳渐渐偏西,而西蒙和德文也都完成了我交代的任务,回到了旅馆。

    “回来了?我交代的事都办妥了?”

    “嗯,都照少爷的意思办好了,这是给您的枪。”德文恭恭敬敬地将一只袖珍的小手枪递给我,我瞄了一眼,口径很小,射程估计也就十几二十米的样子,如果不近距离命中要害的话,根本打不死人。好在枪虽然小,后坐力也几乎约等于没有,倒是不虞瞄不准。

    “少爷,咱们的钱都花得差不多了。”西蒙苦着脸道。

    “花钱怕什么,即使都花光了,有我伯父约克公爵在,还怕没钱给你吗!”我瞪了西蒙一眼,突然发现跟着西蒙还有德文进来的,还有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穿着一身打着几个补丁的棕色大衣,带着一定破旧的狗皮帽子,在西蒙和德文的后面默默地站着不出声。

    “他是谁?”我指着那个人向两人问道。

    “哦,他是约翰大哥,是这一带散汉的老大,听说少爷要玩一票大的,约翰大哥也想要为少爷您效力,顺便赚点外快,我们找军火商买枪和**都是约翰老大给我们牵的线。”德文抢着对我解释着,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

    “是么,”我不置可否地对约翰招了招手:“你过来。”

    “这位少爷不知怎么称呼。”叫做约翰的大汉走到我的面前,向我微微一鞠躬,脸上带着一丝谦卑的笑容。

    “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完成任务的话,我自然不会赖账的,”我皱了皱眉,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那么,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就如同他们俩之前说的,东区一共二十三条街,我是这条街的老大,不论你想做什么,只要在这条街上,我都可以为您办到。但恕在下直言,您虽然年纪小,但您所做的事情,似乎已经超过‘玩’的范围了呢……”约翰看着我,脸上扬起一种带着微微的玩味意味的笑容。

    “你是个聪明人。”我微笑道。

    “多谢您的夸奖,少爷,鄙人不胜荣幸。”约翰同样对我微笑着。

    “对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你附耳过来,我有一些事要拜托你去做,不能让那两个蠢货听见……”

    “哦?”约翰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凑到我的面前。

    “我要说的就是……”我一边说着,一边贴近他的耳边。

    “噗!”

    一声轻微的闷响,约翰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眼中满是惊骇,但是很快,紧缩的瞳孔就散乱开来。

    “砰!”约翰笨重的身体扑倒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溅起一阵尘土,血,慢慢地从他的太阳穴中流出,在地板上变成了一滩红色的粘稠液体。

    “咝!”德文和西蒙都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惊骇过后,连忙死命地捂住自己的嘴,惊恐地看着我。谈笑间杀人,而且只是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这种场景,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怖。

    “聪明人是活不长的,我的手下,不需要聪明人。”我淡淡地说了一句,将枪收了起来。我只需要不会思考,只会听话的狗。

    “你们看到了什么?”我抬眼望向两人。

    “唔唔唔!!”两人捂着嘴,拼命地摇头。

    “这个房间太脏了,我们换个房间吧,至于这个尸体,谁知道是谁干的呢,毕竟他是老大,那么多仇家,是么?”我笑着望向两人。

    “唔唔唔!!”两人拼命点头。

    “很好。呵呵。”我满意地笑了起来。

    ——————————————————————————————————

    Ps:好久不见啊大家,消失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嘛,好歹还是更新了一下,昨晚网线罢工了,不是我的错……

    回答一位朋友的问题,排版什么的我也不会的,咱一向是用txt写东西的。

    话说,我看到有人向我请教问题是很高兴啦,但管我叫海伦因,咱就很囧了……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