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五章 家国天下(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兴庆宫的宫门前已是一片混乱,两大群士兵在混战撕杀,喊杀声、求饶声、哀号声、刀刃碰撞声连成一片,刀光剑影在微弱的火光下闪动,对阵双方没有阵型、没有鼓声和指挥,甚至他们所穿衣甲也无法区别,在茫茫的夜雾中,彼此已经错乱,分不清谁是谁的阵营,唯一能分辨敌我的办法就是守卫兴庆宫和冲击兴庆宫。

    边令诚是一个时辰前率军杀到,他立刻指挥士兵冲击大门,但事情没有象李豫预料的那样简单,兴庆宫还有一千留守军队,正是这一千人用弓箭抵住进攻,赢得了时间,使陈玄礼的援军最终能及时赶回。

    此刻,陈玄礼正大声呼喊,指挥他的军队穿插包围,企图截断进犯之敌,但效果却令他沮丧,彼此已经分不清你我,一人跑动,便会带周围人一起奔跑,甚至刚才还红眼捉对撕杀的两个人,几次跑动后竟成了并肩作战,一起对付另一个不知是哪一派的人。

    这是一场令人不忍观看的战斗,甚至还有一点可笑,士兵们仿佛象后世某国的国家足球队员,反应迟钝、动作犹豫,腿上象绑了铅袋、又似严重的痔疮患者,无论转身还是避让都慢慢吞吞,或许是担心会杀错自己人,砍下去的刀也软弱无力,有人甚至被连砍了几刀,也还没有见到血。

    战争的效率极为低下,已经杀了近一个半时辰,几乎还在原地打转,地上没有尸体堆积如山,更没有血流成河,这场战斗估计要到大家都精疲力竭、累瘫在地上才算结束。

    但陈玄礼留在玄德门继续进攻的两千人,却渐渐地堕入了地狱,他们进攻乏术,黑压压的人头蜂涌在大门处而无法逾越一步,唯一带的的两架楼梯也被折断成四截。箭如雨发,依然无济于事。

    忽然,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一支数百人的军队,个个目光冷漠,俨如数百头恶狼慢慢向他们逼近,应该说他们不是军队,没有盔甲,穿着一身黑衣,衣服上面沾满了鲜血,除了手上一把森冷而锋利的刀,他们身上再没有任何一样东西。

    李隆基的两千军队同时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恐惧感充斥着他们的内心,尽管对方人数比他们少得多,但他们的脚依旧不住地向后退去。

    刘四的手冷冷地挥下,这数百人竟同时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犹如野兽靠近时的低鸣,他们发动了,五百人象五百头饿狼,眼中闪动着死神的狞笑,狂风暴雨般地向人群扑去,惨叫声顿时响彻天空,‘喀嚓!喀嚓!’骨头被砍碎的声音四起,血肉横飞,黑咕隆咚的成排头颅,就在刀的劈砍下消失,瞬间便被杀死了数百人,所有人都被吓得胆裂心碎,面对黑衣人所向披靡的凌厉攻势,唯一的反应就是拼死向边上逃去,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他们身处一条死巷。

    所有人都绝望地堆在一个角落,你压我挤,密密麻麻,俨如一团过河的蚂蚁,哭喊声、哀求声、嚎叫声都无济于事,他们的区别只是早死和晚死,仅仅一刻钟,两千人全部被杀死、无一幸存。

    城楼上的士兵都吓呆了,他们都是刚刚洗脚上田的农民,哪里见过这种惨象,随着浓烈的血腥气漫天扑来,他们开始搜肠刮肚地大吐起来,但唯一庆幸的是,这群从地狱来的杀人魔王似乎没有带攻城武器,甚至连绳索也没有。

    但随即更可怕的一幕将他们最后心存的一点侥幸也击得粉碎,他们竟然将尸体紧靠城楼一具一具堆叠起来,搭成一座五丈高的尸山,城楼上醒悟过来的士兵纷纷扔下武器、掉头便逃。

    “杀进宫去,只要是男人,无论老少,一个不留!”刘四目光冷酷,下达了最后的屠杀令。

    “杀!”五百个杀人魔鬼一声怒吼,他们象恣意放肆的汹涌铁流,瞬间便冲上了尸山、跃上城楼,他们赶杀着、推进着、劈碎一切,奔涌前进。。。。。。

    当永王李璘跌跌撞撞赶来时,整个大明宫已经归于平静,他的那群凶悍的属下早已无影无踪,从重玄门离开了,不知去向。

    刚刚从掖庭宫赶回来的羽林军正在整理破碎、凌乱的宫廷,大明宫内到处都是尸体,军人、侍卫、宦官、甚至身子粗壮一点的宫女也被杀了。

    在紫辰殿上用白绫覆盖着两具尸体,一具是雄心勃勃、死不瞑目的大唐皇帝李豫,另一具则是太子李适。

    连一向杀人如麻的荔非元礼也忍不住暗暗叹息,权力斗争的残酷到今天他才真正地理解了。

    “将军,李璘被带来了!”几个士兵架着失魂落魄的李璘走来,往地上一推,李璘立刻瘫软在地。

    “永王殿下,皇上死了,这下你可心满意足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