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四章 家国天下(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色渐渐到了黄昏,血红的夕阳映照在峭壁嶙峋的巨大山体上,仿佛整个秦岭都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这里是华阴县,也是崔乾佑被全军歼灭的地方。

    官道上,约二千人的大队骑兵风驰电掣般掠过,他们所带起的狂风将两旁光秃秃的小树都刮弯了腰,驰在最前面之人脸色严峻、目光中透出刚毅而果断的神情,他正是从千里外赶回的李清。

    他比李隆基预想的时间要早两天,大队人马已经抵达潼关,并驻扎下来,李清则率两千亲卫连夜赶回长安,长安的局势已经一触即发,极很能就在今晚。

    从华阴县到长安,一般商贾需要走半天,若是骑马之人两个时辰便可到达,但李清这两千铁卫却是清一色的阿拉伯马,这些马匹高大魁伟,强健威武、四肢匀称,整齐的毛皮富有光泽,长长的尾巴迎风飞舞,它们奔姿矫健,只需一个时辰便可抵达长安。

    天刚刚擦黑,雄伟壮观的长安城墙便已远远地映入李清的眼帘,他一抬手,高速奔驰中的骑兵大队立刻停止下来,远方,一股灰黑色的雾霭笼罩着这个天下第一都市,大明宫巍峨的轮廓依稀可见,李清凝视着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不知在此时,那里发生着什么?

    从黄昏时起,京兆尹郭虚己便下令关闭了城门和各坊的大门,连同西市和东市,以及平康坊、延寿坊的商家们纷纷被勒令关门。

    大街小巷都贴满了通报,长安城内发现一伙安禄山的流窜叛军,现在官府正在全力捉拿,若有人提供线索者重赏。

    郭虚己同时向荔非元礼和辛云京求助,希望他们能调派部分羽林军助他,辛云京没有睬他,倒是荔非元礼痛快地派了三百人协助他搜寻。

    暮色初降,春明大街和朱雀大街上已经空空荡荡,只看见跨着腰刀的衙役们在街上来回巡逻,一种未知的恐惧感悄悄袭向每一个人的心中,人们抬头仰望天际,黑沉沉的乌云已经闭合,要变天了。

    十王宅,永王的府门紧闭,紧靠围墙的老槐树树叶凋敝,象一只张开长手指的干枯手掌,在寒风中簌簌作响,煞是凄凉,每一个经过这里的人都会情不自禁说,这是一个没落的王府,就和这棵枯死的老槐树一样,没有任何希望。

    但事实上呢?如果谁的目光能穿透高墙,他就会立刻发现另一番景象,数百名盔甲整齐的士兵排列在大院里,他们目光冷漠、带着死亡的气息,没有一个人动一下,刘四也换了军装,他们再没有为仆者的卑下,而是器宇轩昂、举手投足干净果断,身上已经流露出将军的气质。

    台阶上,永王李璘紧张地注视着东方,耳朵竖起老高,他神情专注,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虽然李隆基已经将他为帝为储的希望都一一剥夺,但为此奋斗了十几年的努力岂能白废,尤其他又有一支精锐强悍的军队,野心便迅速在李璘的心中膨胀起来,他便想起了一个古老的谚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他就是这只黄雀。

    树木晃动,墙上忽然冒出一个黑影,随即又如轻燕一般落下,他紧走两步,通过从屋里透出的微弱灯光,粗旷的脸庞出现在永王的面前,他便是出去打听消息的刘五。

    “殿下,太上皇的军队我找到了,就在兴庆宫北面的校场里,正整装待发。”

    “干得漂亮!”李璘兴奋地点了点头,现在各处城门已关,种种迹象表明情况有异,自己猜得不错,父皇果然是想在今天晚上动手,不知不觉潜入大明宫,而且他也应发现羽林军的防守漏洞,而自己将是一支突然杀出的队伍,会令所有人措手不及。

    “再等一等,等待最好的机会!”想到此,李璘对刘四道:“让大伙儿都原地休息,听我的命令!”

    刘四领命,他对领兵的林都尉使了个眼色,林都尉轻轻地一摆手,‘刷!’地一声,队伍几乎是同时坐下,再没有任何声息。

    李璘心中满意到了极点,有这支军队,自己何愁大事不成,朦胧中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登位的那一刻,金碧辉煌的大殿、庄重严肃的群臣,还有万里江山如画。

    “殿下,我再出去探听情况,随时禀报!”刘五的请缨打断了他短暂的梦想,李璘立刻点头应道:“主要盯住兴庆宫,一旦那里空虚,便立刻通知我。”

    。。。。。。

    在太阳落山的最后一刻,李泌终于将荔非元礼劝服,将边令诚的军队从重玄门放入,以后他自去给李清解释,可如果皇上出事,他荔非元礼也担待不起,或许是今天的气氛确实有些诡异,或许是荔非元礼一时头脑发胀,他不仅欣然同意了,还主动提出自己兵力不多,将集中精力去守皇城,而将大明宫的防务让给他。

    荔非元礼的前倨后恭让李泌心中只有冷笑,这必然是李清早就安排好的,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进一步削弱皇室的力量,可就算知道李清是故意所为,李泌也无可奈何,这就是阳谋,一切早已定好了规则,弈棋者不得不按照布局者安排的线路进行走棋。

    李隆基想推翻李豫重新复位不假,可李豫又何尝不想利用这次机会将所有威胁自己皇位的人统统铲除呢?

    夜色更浓了,重玄门外是大片松林,松林里弥漫着团团迷雾,整个重玄门外都笼罩在迷蒙雾气之中,边令城率领三千军从下午起就隐藏在松林里,此刻他靠在一棵松树上等待着大明宫的消息,他嘴里嚼着一根草杆,不时向黑压压坐了一地的士兵们瞅去。

    这些士兵都是边令城以皇帝的名义从渭河两岸招募而来的农民,散尽李亨的家产,许以他们丰厚的钱财和土地,换来他们踊跃的报名。

    士气倒还旺盛,只可惜训练的时间太短,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血拼,边令城是知兵之人,他心里清楚,这三千人也只能是顶顶场面,若遇到安西军的精锐,恐怕连三百人都敌不过。

    就在边令诚胡思乱想之际,重玄门上火光亮了三下,随即铁大门吱吱嘎嘎地开了,边令诚精神一振,这是约好的信号,他低声喝令几句,士兵们立刻排好队,一个接一个依次进了大明宫。。。。。。。

    御书房内,李泌和李豫在进行最后的策划,城中的动静他们已经知晓,很显然,李隆基在今晚上就要动手了。

    御案上铺着一幅大明宫的草图,李泌仔细地寻找每一个细微之处,李隆基并不知道自己与荔非元礼达成妥协,所以他不会从丹凤门进来,也不会过玄武门走羽林军驻地西内苑进来,渐渐地,李泌的注意力落在了玄德门上面,这是连接东宫与大明宫的一道便门,太子李适住在大明宫外宫,东宫长期闲置,这里应该无人看守。

    李泌的食指关节在草图上重重地敲了敲,自言自语道:“就是这里!他的军队必然是打算从玄德门进来。”

    发现这条渠道,李泌立刻提笔在上面标注一下,兴奋地说道:“陛下,只要守住玄德门,便可给他们迎头痛击!”

    停了停,他忽然感觉身后的李豫无声无息,不由诧异地回头望去,身后已经没有人,李泌连忙站起身来,只见李豫不知几时走到窗前,正背着手凝视着夜空沉默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