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章 父子恩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长安,大明宫紫辰殿,李豫背着手在御书房里走来走去,他眉头皱成一团,目光中的焦急和不安流露无遗。

    李清离开长安已经半个月,按约定,长孙全绪早该到了,但至今音信皆无,也无法联系,使他心中既焦急又忐忑。

    ‘难道他们变卦了吗?难道嫌朕的封赏不够丰厚吗?或是半路上被李清伏击。。。。。。’李豫一连想出七、八种可能,可每一种可能他都觉得站不住脚。

    他叹了口气,长孙蓝玉又病倒了,他不忍让她出面去催问娘家,事到如今,也只能等待了,夜已经很深,李豫却没有丝毫睡意,只背着手来回踱步,门口的马英俊已经困顿不堪,腿在一阵阵发抖,只要软弱一分,他就会瘫成一团泥呼呼睡去。

    火盆烧得很旺,忽然有火星迸起,爆出一串噼啪声,马英俊顿时发现了办法,他立刻退出房门命令小宦官们重新换火盆,趁这个机会,他倒在长凳上假寐片刻,可一倒下,他便呼呼睡着了。

    就在马英俊睡着后没多久,一名宦官匆匆走进紫辰殿,他便是大宦官边令诚,自从上次觐见李豫后,李豫便交给他一个新的任务,到奉天去秘密训练新军,至于他的观军容使一职便暂时搁浅了。

    边令诚有李豫颁发的金牌,虽然可随时进入紫辰殿,但进入大明宫却被羽林军阻拦,使他每次都还是要禀报,李豫颁发的金牌几乎无用,可今天却很奇怪,羽林军对边令诚视同无睹,任其进入大明宫。

    边令诚满心疑惑地走进大明宫,他发现守卫宫殿的羽林军也明显少了,尤其是靠近紫辰殿这一段,更是只有五六个羽林军蹲在避风处,懒洋洋地打盹。

    “难道李清不在,他们都变懒了不成?”

    进了紫辰殿,小宦官告诉他,皇上还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这边令诚心中感慨不已,如此勤政的皇上,连开元二十年的李隆基也比不上呢!

    马英俊睡着了,不知道边令诚进入李豫的书房,从而也不知道李豫手中竟悄悄地握了一支军队。

    “陛下,老奴训练了三千二百人,个个都忠心于皇上,奴才就擅自作主,将这支军队暂时取名为忠勇军,可随时为陛下效命!”

    “真是辛苦你了!”

    李豫克制住心中的狂喜,竭力在脸上只表露出一丝赞许的微笑,他慢慢走近边令诚,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史书大臣皆说宦官不可重用,却没有哪个皇帝说不能用宦官,实在是因为在关键时候,最忠心朕的也只有你们这些家奴,他们只懂口诛笔伐,却哪里知道做皇帝的苦楚。”

    边令诚感动得满脸泪水,伏在地上泣道:“老奴身有残疾,注定是皇上的奴才,只能老奴能力有限,只能尽绵薄之力相助皇上。”

    “已经足够了!”李豫打断了他的话,“能有三千二百人,朕已经心满意足,什么时候朕一定要去看看属于朕的第一支军队,鼓舞他们的士气。”

    李豫背着手走了两步,忽然仰天叹道:“只恨朕出不去啊!”

    边令诚心中一动,急忙对李豫道:“老奴今天发现羽林军的防卫似乎减弱了很多,不仅不阻拦奴才进宫,也不再搜查,而且人数大大减少,或许皇上能有机会出去。”

    这倒是件奇怪的事,李豫陷入了沉思,‘难道是羽林军内部出了什么问题不成?’但不管怎么说,对他的监视减弱,总是一件好事。

    “皇上,李尚书有急事求见!”

    马英俊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慌慌张张赶来汇报,他踏进房间,一下子看见了边令诚,脸霎时变得惨白,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李豫的目光忽然变得阴冷起来,他从马英俊的目光里看到了刻骨的仇恨,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长期宫内的生活使他对宫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多少有一点了解,显然,马英俊是在嫉妒边令诚被自己重用,有了嫉妒就会有阻止的手段,李豫的瞳孔渐渐收成一条缝,难道是他泄露了什么吗?

    马英俊已经回过神,他一抬头,顿时被李豫阴冷的目光吓了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垂下头喃喃道:“陛下,李尚书有急事!”

    “让他进来!”李豫一直盯着马英俊的背影消失,这才重重哼了一声,以后再慢慢收拾他,他低头看了看边令诚,不知怎的,他此时已经不想让李泌知道得太多,自从上次他们之间的矛盾爆发后,彼此之间那种融洽的师徒关系渐渐消失,取而代之成了尊卑分明的君臣关系,而且李豫对他也不再是无话不说,象现在边令诚私募兵一事,他就不打算告诉他。

    “你先下去,今晚就留在宫中,不要让李尚书碰到了。”

    边令诚迅速退下,片刻,李泌忧心忡忡地走进屋来,他不知道此刻李豫尚未休息,不过就是休息了,他也会将他叫起来,他刚刚听到了一点风声,李隆基的中风根本就是假的,不断有朝臣以探望的借口到兴庆宫去,既然不是探病,那是干什么?

    形势已经变得异常严峻,如果再不及时想办法应付,那在李清回来之前,长安恐怕已经换了一个天。

    李泌上前向李豫深施一礼道:“臣李泌参见陛下!”

    “李尚书免礼!请坐下说话。”

    “谢陛下!”李泌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曾几时,他们之间的关系竟变得如此客气,可这客气中距离却远了很多。

    李豫瞥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徐徐说道:“按正常路程长孙全绪在五天前便应该赶到长安,可至今也没有他的消息,朕实在是担忧,尚书认为会发生什么事?”

    一直以来,他除了李泌之外就再无可依托之人,便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曾几时,他有了长孙家族这支外戚力量,便开始信心倍增,李泌在他眼中也变得不那么重要,可当长孙全绪渐渐变得不那么可靠之时,他又不得不重新倚重李泌。

    “臣以为他们很可能是进不了潼关,然后再绕道陇右,从凤翔进关,臣下午已经派人赴潼关和凤翔打探消息,一有消息,臣会立即通知陛下。”

    当初李泌并不赞成走长孙全绪这条路,但时移事易,太上皇的危机渐渐迫在眼前,长孙全绪若能带兵来,倒也能稳住大局,李泌便改变了心态,无论如何,李亨将儿子托付给自己,他又是自己的弟子,自己若不管他,那还有谁能帮他。

    想到此,他尽量克制住心中的焦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