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救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怎么会有个死人在这里?目光扫视了一下四周,没有其它人。

    此时,男人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发出一个声音:“救我。”

    惊恐失措的夏亦然,感觉人还活着,又慢慢靠近:“你,你怎么伤这么重?遇到抢劫的吗?”

    男人没有回话,昏迷过去了。夏亦然又看了一下四周,似乎没有人可以帮他。如若就任他在这里不管他,他一定会死的。不管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弄成这样,总归是条人命。

    想了想便试着将他扶起来,将他的手拉在她的肩膀上,用力的撑扶着他往花房里走。那红色的血迹,一直从他湿透的裤脚流到地上,然后被雨水冲走。

    花房侧边还有一个小屋,是贮藏室,放着种花的一些工具,也有一些平常的生活用品,以及休息的单人床,这是为守夜时准备的。

    顾希辰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扶着他,不禁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向扶着她的人,是个女孩子貌似还没有发育好。这么大的雨,衣服都湿透了贴在身上,还看不到前面有多少凸出。雨水从她纯白的脸上延着下巴往下流,眼睛只瞥见她脖子上挂着一个奇怪的图腾。就那么一眼,眼皮又变得沉重,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夏亦然将受伤的男人扶到床上躺下,此时才细细打量着昏迷着的男人。脸色苍白,五官却生得极其俊朗。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像是被刀砍的,手臂上一刀,后背一刀,腿上还有一刀,最深的一刀是腿上。

    夏亦然拿出小药箱,化了盐水给他清洗伤口,再用酒精消毒,上了一些最平常的止血的伤药,然后帮他包扎好,替他盖好被子。

    屋外的雨声和风声越来越大,花圃里的花被雨打得七零八落的。

    “阿嚏——”夏亦然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本来就感冒了,又被雨淋得这么久,现在浑身也开始发凉,头晕晕的,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床上的人一直都处于昏迷状态,面色苍白,失血过多。夏亦然起身,脚下无力,步子也变得虚浮起来,头痛得厉害,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悬转了起来。硬撑着倒了一杯热热的红糖水,撑起他的上半身,慢慢的喂给他喝。

    待他慢慢喝光了杯子里的糖水,起身想将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而一起身,眼前的东西旋转得更厉害,模糊一片,像有一条深深的遂道将她吸了进去,随即整个人不省人事。

    好冷啊!夏亦然倦缩着身子,努力将被子往身上扯,一股暖暖的感觉从身边慢慢传过来。她下意识的往那暖暖的地方再靠了靠。

    顾希辰又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这种香味越来越清晰,似乎离他很近很近。身体里的那股燥热似乎越来越强烈,身体也不由得往那股淡淡的香味靠近。软软的凉凉的,缓解了他身体里的那股燥热。

    这样的感觉他想要得更多,情不自禁将那软软的、凉凉的抱进怀里,那种折磨得他异常难受的感觉,慢慢的找到了缓解的方法。不禁用力地抱紧,跟自己的身体贴得更近一些。

    冷得发抖的夏亦然,感觉一股暖暖的气息将她包围。也本能更贴近了一些,紧紧的将那股热量抱住,好暖和。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