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骗不了自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两天后,葫芦山谷深处,那颗五彩桃树下,当成埋葬木彤的地方,单秋林和木彤相对而立,却相顾无言。

    单秋林已经在之前的两天中将所发生的一切都给木彤说明,木彤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原本已经死了,可却被单秋林费尽千辛万苦复活,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发生,这对于木彤来说可想而知冲击力有多大。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木彤看着单秋林凄然一笑,泪眼朦胧哽咽道:“师兄,你这是何苦,不值得的,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

    “你是我师妹,我无法面对只是一具冰冷尸体的你,也不想看到当时间过后你化作历史尘埃,所以,想将你复活,便这么去做了,无所谓值得不值得”单秋林淡然回答道。

    “可是师兄啊,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问过我的意见吗?”木彤惨笑道。

    不待单秋林回答,她继续说道:“是,师兄你费尽千辛万苦将我复活,这对于我来说是大恩,但是师兄,你有没有想过,我活过来有什么意义?继续活在煎熬和痛苦之中吗?”

    对于这个问题,单秋林无言以对,唯有沉默。

    的确,现在想想,自己将木彤复活,只是自己想当然的做法,完全没有想过木彤活过来的感受,她曾经本来就活得很痛苦了,死或许才是解脱,自己将其复活,反而是让她继续活在痛苦之中。

    这世间的对与错根本就说不清,很多时候,自己觉得是对的,其实并不一定是对的,自己觉得是好的,可对于别人来说不一定是好的。

    面对沉默的单秋林,木彤转身,看着五彩桃树喃喃道:“师兄,我依稀记得白公子曾经说过一句话,爱与被爱同样是受伤害,我爱着大师兄,结果伤了自己,被你爱,却又把你伤了,原本死去得到解脱,最后却活过来延续曾经的痛苦,难道说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可是我做错了什么?”

    “对不起……”单秋林看着木彤的背影张了张嘴说。

    轻轻摇头,背对单秋林的木彤苦涩道:“师兄,你没有错,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很感激你,大师兄曾经也没有错,他为了自己的未来选择更好的我也理解,我也没有错,有选择爱与被爱的权利,我们都没错,错的是时间,错的是我们在错的时间对错的人动了心,以至于到最后伤了所有人……”

    听到木彤这番促动心灵的话,单秋林脸上展露笑容说:“师妹,你长大了……”

    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木彤是绝对说不出这样一番话来的。

    “是啊,经历了那么多,我长大了,但成长的代价,却让整个心千疮百孔,如果可以,我宁愿活在当初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无忧无虑,偷偷喜欢着喜欢的人,有人偷偷的呵护着我,如果能一直一直那样,那该多好……”

    说道这里,木彤幽幽一叹说:“可惜啊,一切都回不去了”

    “师妹,你要走了吗?”单秋林平静问,心头有这样的预感,他便问了出来。

    此时单秋林才彻底明白了白杨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无论如何努力也得不到,莫强求,莫强留,否则只会伤了自己。

    “我若留下,不知道如何面对师兄你,这对我们都是一种伤害,与其这样,,不若不见,这样,对你,对我都好,时间过后,当所有的一切都在我们生命中淡忘,那时我们若是还能相见,互道一声师兄师妹,或许能重温曾经那份天真坦然吧”木彤幽幽说。

    单秋林沉默以对,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此时此刻,背对单秋林的木彤,她的一头青丝根根断裂,化作灰烬消失,她变成了一个光头。

    “师兄,我走了,不要找我,这三千烦恼丝,不要也罢,我本天地一浮萍,随波逐流,漂到哪里,便是哪里……”

    声音依稀还在耳畔回荡,可眼前再也没有了木彤的踪影。

    她走了,一如曾经无声无息的闯入单秋林的生命,如今,她又轻轻的离开了单秋林的生命。

    人生是一场旅途,谁也不知道途中会遇到什么人,留下什么故事,当旅途终结,途中所遇到的所有人都只是过客罢了……

    静静的一个人驻足很久很久,单秋林淡然一笑,一步迈出,他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山巅之上,白杨静静站着,丫丫乖乖的靠在他怀中,红球趴在他肩上,单秋林出现在了边上。

    “其实,只要你愿意,是可以留住她的”白杨遥望天边说。

    单秋林淡淡回答道:“那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