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天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昏暗的天色下,大雨瓢泼,天地间灰蒙蒙一片。

    林口村外的小山上,拉斐尔浑身湿透,他背着一捆柴禾,拉着一个黑袍老头,在雨中奔跑,叫道:“快点,死老头,我要被夫人骂死了。”

    老头用手挡着额头,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别急,拉斐尔,我会和夫人解释的。”

    拉斐尔叫道:“死老头,说得轻松,你算什么?还和夫人解释?”作为一名男仆,他没法不担心,尽管晚归是为了救这老头。

    好在塞西丝夫人是很温柔的,未必会责罚他。

    刚转过一山头,拉斐尔突然停住不动了,他背着的柴禾滑落在地上。

    老头一把压住了拉斐尔,把他按到在地上。

    远处,一大队全副武装的骑兵正在屠村!他们还高喊着处决异端。可怜的村民四散奔逃着,却哪里跑得过角马?

    这时候拉斐尔才依稀听到了风雨中的惨叫声,雨水让他的眼睛又酸又涩,他用力睁着双眼透过山坡的灌木丛,向村子看去,正看到他的一名损友,哀嚎着倒在了屠刀下,他浑身颤抖,冲动地就想要爬起来。

    老头一把死命压住了他,道:“你找死啊,这是教皇圣保罗的亲卫队,看,那个骑在马上不动的高大男人就是教皇圣保罗。”接着老头又疑惑地道:“没道理啊,圣保罗不是在进行十年一次的教区巡视吗?他屠村干什么?”

    拉斐尔红着眼睛,看向那骑在马上的教皇。

    可是,圣保罗的神情居然是慈祥的、温和的、平静的。

    拉斐尔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崩溃了,这一幕,让他觉得那些骑士传记是如此的可笑。

    他喃喃地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老头低沉地道:“这个世界本来就只有利益,现在你给我住嘴,要是让他们发现了,我们就死定了。”

    雨渐渐停了下来,拉斐尔全身冰冷地趴在那里,神情麻木,直到一片火红映入他的眼里。

    村子着火了!

    他又跃了起来,冲向了村子。

    这次,老头没管他,因为骑兵们已经远去了,他紧紧跟着拉斐尔跑了下去。

    村子主堡的大厅毕竟是石头建造的,拉斐尔看到只有边缘的房子着火了,他焦急地向里面冲,好在他全身湿透,倒是能抵抗住一点灼热。

    他紧张地高声叫道:“塞西丝夫人!塞西丝夫人!”

    老头没跟进去,还喊道:“拉斐尔,别进去,这是送死!”

    主堡的大厅里还没起火,拉斐尔冲进去,就看到怀有身孕的塞西丝赤身躺在地上,她身下都是血污。

    拉斐尔踉跄地跑过去,扶起塞西丝,哭泣道:“塞西丝夫人,你怎么啦?”

    塞西丝听到他的叫声,虚弱地睁开了眼睛,凄惨地笑着道:“我不行了,村子已经被定为异端,教皇,他一时冲动。。。小拉斐尔,快离开村子吧,我知道汉斯对你不好,求你遇到他后,让他永远别回来。”

    拉斐尔抽泣着道:“我会的,夫人,你放心。”

    塞西丝突然挣扎着,对着房顶伸出了双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嘶哑着喉咙叫道:“圣光女神啊,聆听我的祈祷吧,我愿意把生命奉献给您,让世上有真正公正仁慈的教会吧!”

    说完,她的双手垂了下来,美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呆滞地看着天花板,眼里最后一丝亮光消失了。

    拉斐尔还哭着:“塞西丝夫人,呜呜呜,我喜欢你。”

    可惜塞西丝已经听不到了,外面老头急着叫到:“拉斐尔,快出来,再不出来就来不及了。”

    拉斐尔感觉到空气中越来越热,一个激灵,终于回过神来,他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大厅,来到了外面安全的地方。

    他跪在地上,喘息着,胸口中都是火辣辣的感觉,老头来到他身边,道:“拉斐尔,你还好吧?我们快离开吧,这里不安全。”

    拉斐尔想起勋爵汉斯对他的苛刻和塞西丝对他的温柔,伤心起来,他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哭泣着:“塞西丝夫人啊,这些该死的混蛋!为什么会这样?”

    老头平静地道:“拉斐尔,伤心和愤怒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应该觉得幸运,我们没死,不是吗?”

    拉斐尔对温柔的塞西丝有种朦胧的爱慕,他想着塞西丝的音容笑貌,想到圣保罗那慈祥的脸,想着村民们的呼喊惨叫,脑门上青筋都暴了出来,重重地喘息着,心里十分愤怒,他思维发散,精神剧烈波动。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