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9章 杀人狂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花惊羽领着人走过去,粥棚不远的百姓看到了她,皆一脸惊艳的起身给她请安/。

    花惊羽一一点头,走了过去,南宫凌天身后的几名手下恭敬的施礼:“见过王妃。”

    南宫凌天听到脚步声回转身望过来,俊美的面容上,凌厉淡去,拢上了温润如玉的光泽,凤眸之中波光涌动,唇角是潋滟的笑意,看着阳光下徐徐走过来的清丽女子,眼波流转间,风情无限,唇角的笑意在阳光之中越发的动人,这样皓如皎月的女子却是他的所爱,他觉得心里说不出的温暖,伸出修长的手牵了花惊羽过来,所有的视线里便只剩下她一个,温声细语的道。

    “怎么,累吗?”

    他一开口,花惊羽便想起了昨夜被折腾了大半夜的事情,不由得脸颊红了一下,阳光之下,红艳的脸颊像涂了胭脂一般,桃色生绯,若不是这里有人,南宫凌天都想好好的亲她一口了。

    花惊羽轻声说道:“我不累,过来看看粥棚这边的情况,一切都还好吗?”

    这一次南宫凌天没有说话,身后的墨竹倒是恭敬的开口:“回王妃,一切都还好,王妃不必担心,”

    “那就好,”花惊羽点头,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原来围着南宫凌天说话的几个锦衣华服的人才回过神,掩盖掉眼里的惊艳,这女子虽然出色,可她却是王爷的妻子,而且听说这个女人很厉害,乃是燕云武魁之首,别看她此刻娇娇弱弱,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可若是狠起来,只怕连男子都不如,所以这些人恭敬的一起开口。

    “草民见过王妃。”

    花惊羽早就看到这些人了,此刻听到这恭敬的问安之声,掉头望过去,看到面前的四五个锦衣华服之人为首的男人五十岁左右,身材高瘦,面容刚毅,浓眉细眼,嘴唇略大一些,但整体来说,此人长相不错,不过一双细长眼里精光窄射,看来此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一侧的南宫凌天已经告诉花惊羽:“这几位是幽州商会的人,这位便是商会会长陆会长。”

    一听到是商会的人,花惊羽又重新打量了一眼,心里有些不喜,无奸不商,这些商人可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先前凌天说了把米价掉到五文一斗,这些商人便坐不住了吧,今儿个出现是什么意思?

    花惊羽暗中猜测着这些人的意图,不过表面却看不出来,点头:“原来是陆会长。”

    她一言落,不等陆会长说话又问道:“陆会长怎么会到粥棚这边来的,难道是商会也想做好事,不忍心让百姓受苦,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我们应该予以嘉奖。”

    陆会长以及身后的几个人皆有些目瞪口呆,他们今儿个来哪里是为了做好事啊,是因为听说王爷在粥棚这边,所以过来请王爷今晚赴宴的,他们想和王爷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把米价稍微调一些上来,幽州这边的米价从来就没有低过七文钱一斗,现在竟然卖五文,这让他们如何做生意啊。

    幽州不比别处,路途遥远不说,一路上山贼横行,他们做米粮的生意,成本折损太大了,所以米价掉到五文一斗,压根就没办法做,所以商会的人才会巴巴的要请南宫凌天吃饭。

    不过听了王妃的话,陆会长陆天南一时间不知道找什么话反驳,花惊羽再激再励:“这次的暴乱事件,商会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若是追究起来,只怕陆会长也是有些麻烦的,但是现在将功赎罪倒也可取,看来陆会长是个通透的之人。”

    这句话是恩威并施了,陆天南只觉得身上开始冒冷汗,这位王妃的话很明显,若是商会不出粮食,只怕以后要有麻烦,陆天南往后面一看,几个人眼神闪过交流,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罢罢,先舍弃一些粮食博个好彩头吧,要不然先前暴民轰抢粮仓的事情真能算到他们的头上。

    “好,我们捐一千担粮食。”

    陆天南开口,心里很是心疼,可惜对面的花惊羽却不买帐,淡淡的皮笑肉不笑的望向陆天南:“一千担?是不是有点少了,商会可不比寻常地方,若是捐这么一点,岂不是怡笑大方。”

    花惊羽今儿个是誓要从陆天南手里出血的,完全无视陆天南肉疼的样子,轻轻的说道:“这么多的人,一千担只是杯水车薪,陆会长至少也要捐三千担粮食才象话。”

    陆天南脚下一顿,只觉得头脑发晕,他本来就是过来请人吃个饭,现在倒好,竟然直接的捐三千担的粮食,

    若是这三千担的粮食送进北幽王府,说不定还买个人情,现在捐出来给百姓,水花都不响一下,他心疼啊。

    陆天南身后的几个商会的人脸色也变了,这些粮食可是要他们这些人平摊的啊,他们今儿个过来真是倒霉啊。

    不过既然北幽王妃提出来了,他们就不好再反驳,因为之前他们和幽州知府潭放所做的黑心勾当若是查,还是会查出来的,虽然此次米粮之事他们掺合得不多,可是以前的事情呢。到时候只怕灾难便要落到他们头上,潭放的人头现在还挂在城门上呢,每个经过的百姓不但不害怕还每人朝他吐口唾沫,可谓是千人指万人骂了,他们可不想这样啊。

    陆天南最后答应了花惊羽:“好,三千担就三千担,既然王妃说了,我们商会照办就是。”

    花惊羽的脸色立刻好看起来:“陆会长果然是爽快人。”

    她说完望向墨竹吩咐:“去告诉百姓,幽州商会捐出三千担的粮食,这布粥日期由三天往后延长。”

    这样一来,她就有时间实施她接下来的规化了。

    陆会长看着三千担粮食流水般的淌了出去,今儿个他们来的目的还没有办成呢,所以望向南宫凌天请示:“王爷,你看这事?”

    花惊羽问南宫凌天:“什么事啊?”

    南宫凌天唇角是温柔的笑意,暗磁的嗓音响起:“陆会长请本王今晚去桐花楼赴宴。”

    一听这话,花惊羽倒是一脸栩栩如辉的笑意,望向商会的会长陆天南:“好啊,今儿个你做了这么大的好事,今晚的宴席我们一定会去的。陆会长放心吧。”

    陆天南一听心里松了一口气,随之又想到一个问题,王妃说一起,她不会也去吧。

    光是听到这句话他就有点后怕,这女人不会又有什么阴险的目的吗,陆天南这样精明的一个人,竟然有些害怕这女人,杀人不见血啊。

    花惊羽挥手:“你们回去吧,今晚我们一家子一定会赴宴的。”

    陆天南脚步一趋,差点没栽倒地上去,本来他只请了王爷一个人的,现在竟然成了请他们一家子了,要知道男人之间吃饭,少不了莺莺燕燕的陪伴其中,这是生意场上心照不宣的事情,今晚他们还给王爷挑选了一名最出色的小姐准备送给王爷的,可是王妃去的话,这算什么事?

    最后陆天南走的时候,脚步无比的沉重,那脸色僵硬得好像大病了一场的人,等到商会的人走了之后,众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南宫凌天望着花惊羽的眸光满是宠溺。

    这种事只有羽儿做是出来,不过他喜欢。

    “王妃好棒啊。”

    颜冰和阿紫两个人笑着开口,王府别的下人也都认同,个个点头。

    南宫凌天取了帕子替花惊羽擦汗:“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来这里做什么?”

    他说着拉着花惊羽往一边走去,几名手下留在原地,没有跟着主子。

    花惊羽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抬眸望向南宫凌天:“凌天,我想到一件事,幽州百姓如此贫穷,虽然眼下开仓放粮暂时救了他们一命,可是这些人没有正当的经济来源,日后还是会穷困潦倒的,我们应该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

    花惊羽说这话的时候,眼瞳栩栩如辉,精光四射,南宫凌天一看便知道她有什么好主意了。

    “羽儿有什么好的主意不成?”

    “我还没有完善呢,这样你陪我到附近的山上转转,我再来与你说说我的主意怎么样?”

    “好,”南宫凌天一口答应了,眼下他们在幽州,没有京城的那些勾心斗角,有的只是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等到百姓过上了好日子,他们也就轻松了。

    下午半天,南宫凌天带着花惊羽在幽州城附近的山上转悠了半天,花惊羽不但查看山上的东西,还查看地理位势,以及土壤的成份,脑子里的计划越来越清晰,脸上不禁露出了舒畅的笑容,她知道如何让幽州的百姓慢慢的过上好日子了。/

    回城的时候,南宫凌天忍不住问她:“怎么样,你有什么好的计划吗?”

    花惊羽点头,伸手抱住南宫凌天的手臂,靠在他的身上:“你看啊,授之以鱼,不如授之渔,我们布粥救人只能让他们暂时的不饿死,可是以后怎么办呢,所以定要让他们有经济来源,这样他们就不会如此穷困了,幽州四面山地,不是平原,所以没办法长粮食,但是古人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可以吃这山啊,山上的东西很多啊,你看有各种的野兽,这些野兽可以剥皮卖肉,兽皮可以做华美的衣服,这些兽皮做成的衣服,可是繁华城池里贵妇人最喜爱的衣饰啊,还有山上有各种的药材,这些药材可以卖到各大药房去,另外山上有各种的野果子,你别小看这些野果子,我查看了一下,这些野果子有不少不但能治病,还能养颜美容,我们可以把这些果子运出去,同样是收入啊。”

    花惊羽说完南宫凌天愣了一下,他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王爷,锦衣玉食,富贵荣华,自然想不了靠山吃山这样的主意,听了花惊羽的话,倒觉得可行。

    “那我们只要建几个收购点就行了,然后由本王派人出去和外面的人交易,定然可以把所收购的东西卖出去。”

    这一点南宫凌天倒是挺自信的,想了想羽儿的主意倒真是解了百姓的燃眉之急,不过南宫凌天很快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可是这事也不能长久啊,你想,幽州这么多的百姓,若是人人上山寻找东西,这东西很快就用完了啊,那后面怎么办?”

    花惊羽唇角擒笑,瞳中点点明媚的幽光。

    “这只是第一步,用来解燃眉之急的,第二步是让人种药材,刚才上山的时候我查了山地附近的土壤,发现粮食也许长不好,但是长一些药材却是可以的,有些药材并不讲究土壤的成份,相反的有些药材还就需要这样的土壤,山地地区的土壤多是沙质土。含一些酸性和潮湿性,有些药材就需要这样的地方,例如甘草麻黄北沙参等。这件事可以多请教一些大夫,他们会了解的。”

    南宫凌天眼睛亮了起来,这倒是个好办法,如果把幽州培育成全天下最大的药材基地,这些百姓还担心吃穿问题吗,南宫凌天俯身亲了花惊羽一口:“羽儿,你脑子真聪明。”

    花惊羽傲娇的挑高眉:“那是,我是谁啊,我是南宫凌天的娇妻,能差了啊,”

    这话一下子逗笑了南宫凌天,伸手紧揽着她,他忽然觉得自已之前所做的一点也没有错,弃了皇位,可是却得了羽儿全心全意的爱,如若他当初选择了皇位,他还有这功夫陪着羽儿吗。

    花惊羽窝在南宫凌天的怀里又接着说道:“我们不但要种药材,还可以种茶树,茶树最适合的地方就是中低山区,你看幽州附近是最适合的,而且都是沙质偏酸的土壤,阳光又充足,虽然养分有些不足,不过这个可以想办法,总之这种土壤是最适合种茶树的。”

    南宫凌天的眼睛更亮了,本来他还在为幽州百姓的事情心烦呢,现在羽儿的观点就像是及时雨一般的送了过来,有了药材和茶叶两大支柱,他相信幽州未来一定会成为富庶的地方。

    “羽儿,幽州的未来一定会富庶而发达的。”

    “这个我相信,不过眼下我们还是想想如何解决第一步的燃眉之急吧,今晚不是赴宴吗,我们需要和幽州的这些商人好好的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花惊羽说完南宫凌天不由得笑了起来:“难怪你先前答他们赴宴,原来是早有此打算了。”

    马车一路进京,先进了北幽王府,下午他们在山里逛了半天,身上都脏了,盥洗一番再去赴宴才是正理。

    桐花楼,乃是幽州最好的酒楼,虽然比不得枭京豪华的酒楼,但已是幽州最好的酒楼了。

    桐花楼门前立着几人正不时的张望着,这几人正是幽州商会的人,除了商会的人还有一些官员,当然这些官员都是幽州的小官员,和潭放关系太近的官员都被关进大牢里去了。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以及叮叮和铛铛一家子出现在酒楼门前时,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这一家子随便一个都是光芒四射的人物,不但是大人,就是小家伙也粉粉嫩嫩的可爱极了,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只不过没人敢这么做,这可是北幽王府未来的小世子和小郡主啊,谁想找死啊。

    花惊羽抬眸望着桐花楼,心里有了主意:“凌天,不如我们也开一间酒楼,虽然眼下开酒楼不赚什么钱,但是等到幽州的药材和茶叶生意兴隆了,到时候只怕各地的商人就多了起来,那时候酒楼可就是一笔大的进项了。”

    “好,羽儿想做什么便放开手脚去做。”

    南宫凌天放权,只要她开心,做什么都行。

    桐花楼门前,陆会长一看到花惊羽就有些头疼,这时候他想起了一句至理名言,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现在他是切身体会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客人都来了,他总不好摆谱,必竟人家身份摆在哪里呢,陆会长领着身后的几名商会的人,还有幽州的几名小官员走了上来,热情的开口,。

    “欢迎王爷和王妃大驾光临,快请进。”

    南宫凌天略点了一下头,揽着花惊羽的腰往里走去,叮叮和铛铛则是满脸稀奇的东张西望的,十分的高兴,一家子往里走去。

    陆天南等人一路小心的陪着往楼里走去,花惊羽笑眯眯的望着身后的陆天南。

    “陆会长不会不欢迎我吧。”

    陆天南一惊,这女魔头绝对是故意的,抬手擦汗:“不会,不会。”

    桐花楼的人并不是太多,幽州只是一个封闭的城池,没有过往的客商,外地的客人更没有,再加上桐花楼的消费不低,很多人吃不起这里的饭菜,也招待不起客人,所以一楼的大厅渺渺几人,不过南宫凌天和花惊羽等人进来的时候,这些人还是惊艳了一把,目送着这一家子联同商会以及官府的人往楼上走去。

    二楼雅间摆着大圆桌,紫红的金丝暗花纹的桌布,墙上挂着山水画,墙角摆着绿色的盆景,一鼎福寿纹的三足小香炉中燃着薰香,整个空间说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