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 赫连轩之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据冷东临交待,西陵让冷东临做的事情,冷东临开始并不了解是什么意思,直到雁回关内有人感染了瘟疫,他才知道原来西陵就是要催毁雁回关内将士的士心,而且这瘟疫做得了无痕迹,没人会想到是西陵人动的手脚,所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若不是南宫凌天一连半个月不出战,降低了西陵人的戒心,又安排了五万军队突袭西陵的假计,无论如何冷东临都不会动的。

    当日冷东临只是带回来几只小鸟,那几只小鸟的身上有些红疙瘩,冷东临并没有在意,把几只小鸟剥皮混在了那一天的野味汤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人服下了。那一锅野味汤有几百人服用了,所以最初的瘟疫便是由这几百号人感染出来的。

    本来冷东临以为西陵是让他给雁回关的人下毒,引起雁回关内的恐慌。

    可是那些吃了野味汤的兵将最开始并没有什么事,他不由得疑惑,只到一个星期后,他才发现端睨,原来西陵竟然是让雁回关的将士中了瘟没之类的传染病,这样一来,不但不让人怀疑,还神不知鬼不觉的引起了整个雁回关内的恐慌。

    本来冷东临十分佩服这背后动手脚的人,谁知道北幽王竟然怀疑起了这是西陵的手脚,从而定下了这条计策,让他露出了蛛丝马迹。

    帐篷内,南宫凌天眉色冷如薄冰,一言也不吭,花惊羽和几名军医也凝眉深思,谁也没有说话,直到一名军医忍不住的开口。

    “没想到竟然是禽瘟。”

    他们是试过了各种的瘟疫,却没想到会是这一种瘟疫。

    花惊羽接口:“这种禽瘟不是自然界天然生成的,而是有人培育出来的一种瘟疫,这种培育出来的瘟疫相较于天然的瘟疫,相对来说要容易解一点,你们立刻召集所有的军医,一起研究,拿出几套治疗的方案出来,一一试验。”

    “是,王妃。”

    几名军医应声,转身退出了帐篷,帐篷里花惊羽偎进南宫凌天的怀里,伸手紧搂着他的腰,柔声开口:“凌天,不会有事的。”

    三十万大军可不是小数目,燕云还指着他们上阵冲锋杀敌呢,若是死在疆场上倒也罢了,如若送在敌人的阴谋诡计之中,岂不是很冤枉。

    南宫凌天的一颗心放松了不少,能查出是何种瘟疫是一个好的开始了,接下来就是研究如何治这些中瘟疫的人,拿出一个最好的配方出来,进行救治。

    半天的功夫,数名军医会诊过后,研究出了四套配方,所有人开始忙碌起来,配药熬药,调出一部分人试药,花惊羽选了一个熬药的差事,其实她之所以选择负责熬药这件事,便是为了剩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已的血滴进药锅里,这样效果说不定会更好。

    本来南宫凌天是坚决不同意这样的事情的,但是熬不过她,最后只退让了一小步,那就是羽儿滴血的时候,必须只滴几滴,做为药引来试一试,不能放太多的血,如若放血太多,她会承受不住的。

    接下来便是等药效,这个阶段是个难熬的时间,不过三天后,总算出了成绩,其中一套配方十分的明显,比其他的配方好得要快,也就是他们研制出了解瘟疫的配方。

    这消息一出来,那些先前死气沉沉奄奄一息的人,全都活跃了起来,很多人都走出了帐篷,活动了起来,有些精神比较好的人开始帮忙熬药分派药。

    这一忙碌又是一天半夜,所有人都服下了汤药。

    花惊羽已是一天半夜没有睡觉了,再加上失血有些多了,虽然每只锅里只滴了几滴血,但是两万人要多少血啊。

    南宫凌天心疼得如刀绞一般,霸道的抱她回帐篷,命令她休息。

    花惊羽虽然很困很累,可是很奇怪竟然睡不着觉,只觉得心里有些小兴奋。

    只要一想到瘟疫控制住了,燕云的兵将不用死了,他们都可以好好的活着了,她便觉得很开心,觉得自已付出的有了代价一样,即便让她再多失一些血,她也甘愿。

    这里的每一个将士对于燕云来说,都是重要的,他们是征战沙场的好男儿,若是死在沙场之中,也是死得夙愿。

    “凌天,我没事,你知道吗?没想到有一日我的血竟然可以救人,我还是很高兴的。”

    最重要的是帮助了他,花惊羽伸手抚摸南宫凌天脸上的红疙瘩,此时已是消退了很多,只留下一点淡淡的红点儿,之前他感染瘟染的时候比别人迟,所以发作得比别人晚,再加上一直服她的血,所以他是所有瘟疫感染中的人好得最快的那一个。

    此刻的他脸上那小红点似毫不影响他的俊逸,花惊羽伸手轻轻的抚摸南宫凌天的脸颊,眸光温柔,唇角是柔如水的笑意。

    她的手指好似带着电流似的,轻轻抚摸他的脸颊,带给他的除了无尽的享受外,还有热潮。南宫凌天的周身涌起灼热,这些日子羽儿就睡在身边,可是他却没办法碰她,因为外面有两万兵将感染了瘟染,他和她没有心情,但是现在瘟疫控制住了,他心里的一块巨石落地了,而自已最喜欢最宝贝的女人就睡在身边,他怎么能视而无睹呢,可是羽儿现在的身子很虚,所以他按捺下自已身上传出来的渴望,伸手握着花惊羽的乱动的小手。

    “羽儿,你身子不好,快睡吧。”

    花惊羽一只手被握,一只手却不安份,轻轻的滑过南宫凌天的脸颊,到脖劲,再往下,她小妖精似的气息在他的耳边轻响着:“难道你不想吗?真的不想吗?”

    手指一点点的轻划着,挑逗得南宫凌天身子好似火山爆发了开来似的,控制不住的一翻身控制住了那乱动的小手,眼睛里一片炎热狂放的情潮,紧紧的盯着那坏心眼的小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南宫凌天俯身吻住那樱红的小嘴,阻住了所有柔软美好,深深的缠绵的热吻。

    帐篷里一片热切的缠绵,狠狠的辗转缠绵着。

    外面隔离区里,除了偶尔有人走过的脚步声,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南宫凌天食髓知味的缠绵了一次又要了一次,实在是压抑得太久了,若不是最后看到小女人连连的求饶声,他还要再继续下去,不过看到羽儿昏昏欲睡,实在撑不住的样子,他还是放过了她。

    床榻上,花惊羽脸颊红艳得像一朵盛开的蔷薇花,滋润潮湿,温软妩媚,周身透着柔媚入骨的销魂韵味,看得南宫凌天心头软软的,俯身又亲吻了羽儿鲜红的小嫩唇,才伸出手臂搂她入怀,开始睡觉。

    瘟疫终于控制住了,所有人都激动了,雁回关一扫先前的死气沉沉,充满了战斗的高昂士气。

    尤其是不知道是谁,泄露了北幽王妃为了救所有感染瘟染的士兵,竟然不惜以血做药引以挽救所有感染的人,这样的事情更是激励起将士们和西陵决战的信心。

    十五日后,东城隔离区解除,所有感染瘟疫的人都好了,安全的从隔离区走了出来,不过此次瘟疫还是死了将近三千个人,所有人都为那些死去的人心痛,为活着的人庆幸。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二人坐马车,一路回驻地大营,身后跟着的是一万多的将士,这些重见天日的将士,不停的挥舞着手,兴奋的抬头看着蓝天白云,活着真好,又可以疆场拼杀一回了,他们这一次死里重生,再也不怕西陵这些狗日的了。

    “我们要打败西陵。”

    不知道是谁喊叫了起来,一人开口,接二连三的人开了口吼叫起来:“打倒西陵。”

    不但是后面的人喊叫了起来,就是街道边的将士也喊叫了起来:“打倒西陵。”

    前面的豪华马车里,花惊羽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苍白的脸色如一朵娇弱的花儿似的,在风雨之中傲然挺立,经历过最初一连初的放血,花惊羽的身子有些虚,脸色也不太好看,南宫凌天心疼得很,紧紧的搂着她,俯身亲了亲她的唇角:“笑什么呢?”

    花惊羽搂着他的脖子,温柔的说道:“看大家总算没事了,我觉得高兴。”

    “本王也很高兴,谢谢羽儿为雁回关将士所做的一切。”

    南宫凌天虽然杀人如麻,不过所杀的都是罪恶之徒,是敌人,对于自已的兵将,他可是十分的爱惜的,所以此次雁回关的瘟疫能如此快的解除,羽儿功不可没。

    花惊羽睨了他一眼,不满的抗议:“你和我说什么谢字啊。”

    “不说,不说,”南宫凌天唇角是一朵硕大的笑,掀帘往外张望,花惊羽也往外张望。

    这一望,倒是让街道边的人看到了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不少人叫了起来:“北幽王爷。”

    “北幽王妃。”

    个个欢喜莫名,这一刻两个人在军中竖起了无形的威力。

    驻地大营门前,白子渝和赵青山战天佑等人领着营地的数名将领迎了出来,数人齐声恭喜:“祝北幽王爷病体康复。”

    南宫凌天幽凉的声音响起来:“各位辛苦了。”

    “王爷客气了。”

    众人又说道,南宫凌天从马车上下来,随后扶了花惊羽下车。

    众人对于这样的场景,倒是见怪不怪了,这两位的恩爱人们算是见证了,先前北幽王妃可是毫不犹豫的进了瘟疫隔离区,不但如此,还救了王爷,可见这个女人真的很不简单,而且很爱北幽王爷。

    一众人移步往驻地大营的正堂而去。

    人还没有进正堂,便有三个人冲了出来,正是杨紫儿和阿紫还有绿儿,一听到花惊羽出了驻地大营,三个人赶了过来。

    花惊羽看到她们也很高兴,所以和南宫凌天招呼了一声,拉着杨紫儿和阿紫还有绿儿到偏厅去说话。

    “师妹,你没事吧?脸色这么白。”

    杨紫儿发现花惊羽的脸色有些白,所以很担心。

    阿紫望了花惊羽一眼,想起外面的传言:“王妃,你真的和他们说的一般,以血替他们做药引子了。”

    花惊羽点了点头,抬手轻拢了一下鬓边滑落的秀发,温雅的笑笑:“没事,你们两个别担心了,我就是稍微有些虚弱。”

    三个女人听了她的话,知道外面的传闻没错,她是真的以血做药引子了,不由得都心疼。

    杨紫儿拉着她的手:“师妹,你当心些身体,别累着了自已。”

    “我会的,你们怎么样?还好吧?”

    花惊羽怕她们一直纠缠着她以血做引子的事情,所以转移话题,杨紫儿挑高了眉,淡淡的说道:“无聊,没什么事,整天就呆在院子里,对了,外面的西陵兵将骂得可难听了,每天都过来骂一遍。”

    阿紫和绿儿也点头:“是啊,奴婢们看到城墙上的那些兵将,个个都很愤怒,恨不得下去杀一场,不过听说王爷有令,不准出战。”

    几个人正在偏厅里说着话,忽地听到鼓响之声,阿紫立刻开口:“你听,西陵兵将又来叫骂了,不过他们只能远远的骂着,若是他们攻城,我们燕云的兵将便从城墙之上把热油浇下去,然后是大石头滚下去,他们根本攻不了城,所以只能在远处叫骂。”

    花惊羽唇角勾出幽寒的笑,只怕这一次凌天不会再让他们张狂了。

    驻地大营,所有人都望着最上首的南宫凌天:“王爷,我们出战吧。”

    “战吧,”下首的所有人都叫了起来,齐齐的起身,望着南宫凌天。

    南宫凌天大手一握,望向下面的人,个个都眼露凶光,誓要与西陵一战到底的欲望,这一阵子受瘟疫之灾影响,士气大受影响,所以这一战很重要。

    “好,”南宫凌天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下所有人都激动了,纷纷起身要求充当第一支的先锋军,誓要狠挫西陵的锐气。

    南宫凌天开始点兵布将,很快被点名的兵将领命直奔校场去点兵出战。

    燕云和西陵的战争再次打响了,同时五国陷入了战乱,一时间天下纷争而起,东璃在最初的观望之后,也参与到了战火之中,在燕云和北辰交战的时候,东璃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吞噬北辰,所以也加入了战斗,最后天下皆乱。

    后世称此劫为红颜之乱……

    时光穿梭而过,三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北辰和南芷皆被灭掉了,眼下剩下的就是西陵。

    燕云和西陵打了数不清的战争,攻破了西陵的红河岭,火烧了衡阳关。更是夺下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城池。

    眼下燕云兵将直逼西陵的最后一道关卡,烟峰岭,若是夺了烟峰岭,就可以直捣西陵的皇城,灭掉西陵皇室的人,也就夺下了西陵。

    烟峰岭外的营帐中,此时端坐着两个人,正在温声细语的说着话。

    一人正是北幽王南宫凌天,另外一人乃是花惊羽。

    三年时间的洗礼,两个人身上都多了一抹战场的嗜血之气,光是一个眼神便可以冰冻别人。

    花惊羽双臂抱胸的歪靠在榻上想心事,南宫凌天望着她,温柔的笑问:“羽儿,想什么呢,说来本王听听?”

    花惊羽翻了一个身,仰躺在榻上望着头顶的帐篷:“前几天我接到了大表哥的来信,说叮叮和铛铛两个长得可爱极了,两个家伙现在十分的精明,又萌又腹黑,我真是想他们啊。”

    三年了,她本来以为这一战会早早结束的,谁知道竟然打了三年之久,现在总算逼近了烟霞岭,只要攻破了烟峰岭,他们就可以直逼西陵的皇城,杀掉西陵皇室中的人,那么天下将再也没有战乱了。

    眼下南芷和北辰两国在六国战乱之中已被灭掉了,现在再灭掉了西陵,天下将只剩下东璃,龙月和燕云三国并列。

    从此三国鼎立天下。

    这一战虽然他们三国取得了胜利,但同样的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所以攻破烟峰岭,灭掉西陵之后,三十年之内将不会再有战争,各国都要休生养息。

    营帐之中,南宫凌天望着那满脸思念之情的女人,大踏步的走了过去,挨着她的身边坐下来:“你别急了,只要攻破烟峰岭就没事了,我们就可以回燕云了,等回燕云的路上,我就快马加鞭的让人进木家寨把叮叮和铛铛两个小家伙接回来,等你一回到京城,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花惊羽听了南宫凌天的话,总算心满意足,起身搂着南宫凌天的脖子,笑着开口:“这三年来我们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争,虽然其中有危险,但是好在谁也没有事,此番只要夺下烟霞岭,我们就可以直捣西陵的皇城了。”

    烟峰岭是西陵的最后一道屏障了。

    南宫凌天挑高浓黑狭长的眉,眼瞳中一抹阴煞之气,挑眉望向营帐外面,唇角是一抹幽寒冰冷的笑,赫连轩,等本王攻破了烟峰岭,倒要看看你如何狂妄,你生来的命运注定了败在本王的手里,这一次本王定要让你心服口服。

    南宫凌天想着低首俯身亲了一下花惊羽:“我们很快就可以拿下西陵了,顺利的班师回朝了。”

    花惊羽想到很快就可以看到自已的一双儿女,满脸温柔如水的笑,同时她在脑海里幻想着,那一对小家伙长得是何等的模样,还有他们会不会不亲近自已这个母亲呢,想到当初为了生他们,她差点死了的事情,花惊羽只觉得心里酸涩涩的,自已拼了命生下的小人儿,若是不亲近她,她该多心疼啊。

    光是用想的,她便有些不安害怕了,南宫凌天看她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的,多少能猜测出她心中所想的事情,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啊,胡思乱想什么呢,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今晚我们要突袭燕峰岭。”

    “好,”花惊羽点头,头顶上方的南宫凌天又冒出了一句:“今晚的突袭行动,你还是不要参加了。”

    烟峰岭是西陵的屏障,直掐皇城的咽喉,若是大破烟峰岭,便可灭西陵,但正因为燕峰岭的重要,所以今晚的这一战,恐怕十分的危险,所以他不想让羽儿参加。

    三年来,她一直坚定的陪在他的身边,两个人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的考验,每一次他都担心得要死,可是幸好每次都有惊无险的度了过去,这烟峰岭是最后一关了,他不想她遇到任何的危险。

    花惊羽一听,却不同意了,说好了要一直陪着他的,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坚持到最后的,今晚一战很危险,她是知道的,正因为她知道,所以她才不放心他独自一个人领兵突袭。

    烟峰岭围绕着西陵的皇城,是西陵最大的山脉,作蛟龙状盘缠在西陵京城的南大门,阻住了所有人的去路,西陵现在大半的疆土落入了燕云的手中,但是烟峰岭以北却一直僵持着,久攻不下。

    烟霞岭奇峰突兀,嶙峋起伏,悬崖峭壁,险峻峥嵘。

    他们已经在此处围攻了一个月,都没有攻下来,西陵的兵将,隐在祟山峻岭之中,神出鬼没的,使得他们没处下手,反而折损了不少的兵将。

    先前南宫凌天和白子渝赵青山等人合议,必须立刻把烟峰岭抢攻下来,若是再这样僵持下去,只怕于他们不利,反而让西陵反攻回去,因为他们现在兵累马累,粮草还不多了,现在只能一鼓作气的攻下烟峰岭,方能灭掉西陵,若是再这样坚持一个月,只怕粮草就要接不上了,到时候西陵反攻,势如破竹,一路把他们灭掉,等到他们的兵将伤亡过重,只怕连燕云都难保了。

    今晚从烟峰岭突袭,他们先前派出了兵将进烟峰岭探道,发现东南角的方向,兵将最少,虽然地势比较险峻,但是他们挑选了一万精兵从东南角突袭,只要突袭成功,便可里应外合,这样不愁攻不了烟峰岭。

    “今晚我要参加。”

    花惊羽坚定的说完,闭上眼睛休息,理也不理头顶上方一脸无奈的南宫凌天。

    两个人一起睡了,整个营地,除了巡逻的兵将,别人都在休息,等待天黑以后的行动。

    子夜,一队长龙似的队伍,缓缓的往烟峰岭的东南角潜进,一路攀山附崖的上了烟峰岭。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