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章 毁灭与希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春天。

    无论在哪个位面,哪片大陆,春天都是让大多数种族愉悦的季节。

    例外总是有的。在这个由诸多位面、无数大陆、繁复种族和亿万生灵组成的世界里,例外虽然只是少数,但绝对数量仍可超越许多智慧种族的计算能力。

    世界是复杂的,复杂到了众神也难以悉数掌握的程度,毁灭与重生交替往复,星辰和能量在虚空中生生灭灭。天穹也是复杂的,那些闪亮的星辰高悬在无尽的夜空中,不知有多少存在在同时仰望着它们。在不同存在的眼中,星辰代表着不同的含义,它们是希望,也是毁灭。有些人看到亘古的静止,有些人看到暗合规则的运行轨迹。在大多数人眼中,星辰是诸神的象征,而在少数智者眼中,则从星辰上看到了位面、大地乃至无数光怪陆离的世界。

    星辰是永恒的,只有少数存在能够预见到它们的毁灭,甚至亲眼见证其消亡。他们,已与星辰同列。星辰也会毁灭,所以他们终将陨落。可是在末日到来之前,他们往往都认为自己已是永恒。

    春天是泛指。例如在某个不知名的位面,同样有着春天。然而这里只有两个季节,万物复苏蓬勃生长的就是春天,生命沉寂蛰伏消亡的就是秋天。每一次季节的轮换,按照世界主位面例法来计算,是十二年。在这个位面,天空中悬挂着三个太阳,巨大的星辰则排列在天际,星光与日光同辉,即使是白天也清楚可见。巨星轨道上那由无数色带构成的光环,则在缓缓旋转着,那是这个世界无数美丽传说的起源。

    这个位面并不仅有一块大陆,生命的载体是一整颗星球,星球的表面大部分是海洋,陆地的面积只占了不到六分之一。从空中望去,整颗星球闪耀着深紫色的光芒,瑰丽且神秘。一共六颗卫星环绕着它飞行着,在每一个晴朗的夜晚,这个位面的原住民们都可以看到至少三个月亮,色泽深浅不一。这个位面的六个月亮,是魔力潮汐的源头,也是整个位面魔法与文明的基石。

    大陆上有山峦、河流、湖泊和森林,紫色依旧是主色调,但是也有其它斑驳色彩。大陆地势蜿蜒起伏,几条雄伟险峻的山脉横亘在大陆上,最短的一条山峦也有近万公里,而超过一万米的高峰比比皆是。在这片大陆上,星罗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城市,其中最宏伟壮观的一个城市居然是屹立在最高的山峰峰顶!在这座海拔两万米的山峰上,整个峰顶如刀削般平整,被一个占地数百平方公里的宏伟城市所占据。城市中矗立着一座座螺旋型的建筑,笔直插向天空。它们通体闪耀着金属的光泽,浓郁的紫色忽明忽暗,宛若有生命在流转。

    巨城的最中央,是一座高达三千米的尖塔,最上层的螺旋尖顶不断向四面八方喷涌出紫金色的符号,构成绚烂的光带,围绕着尖塔不断飞舞。尖塔的上层,站着一个高大的生物,他有着类人的上身,肌肉偾起极为健硕,下面是两条反关节的腿,足部则是巨大的蹄足。暗蓝的肤色不掩他脸上的威严,下巴和脸颊上生长着数十根细长的触须,不断在挥舞着,宛如有生命般。他身上披着奇异重甲泛出金属光泽,几个重要部位,比如说肩甲,竟赫然是和身体生长在一起。

    这是一个老人,皮肤表面深深的皱纹并非天然形成,只能是岁月之刀刻下的痕迹。

    他所在的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无数闪耀符文在房间中飞舞着,运行轨迹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合星辰运转规律。在他面前,十米高的墙壁完全透明,变成了一幕全景墙,让他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这里是建筑在两万米高山峰上的奇迹都市,他所立足的地方又是这座城市的制高点,站在这里放眼望去,远方的地平线也呈现出明显的弧形。如果目力足够,会让人恍然觉得,他已经看到了整个世界。

    这里,是这个位面上所有存在都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站立的地方,它有一个很贴切的名字,叫做俯瞰之厅。而这座高高矗立的尖塔,则是整个大陆的圣地:黄昏神殿。

    俯瞰之厅的深处闪过一道光芒,一个年轻人的身影在光芒中闪现。他的身躯甚至还要高大些,大步奔行,蹄足与全金属的地面撞击着,溅起大蓬火花。他那沉重的步伐每一次落下,都让整个大厅微微颤抖。在那雄健的身躯内,澎湃的力量根本无法压抑,丝丝散溢出来,化成闪电抑或是深黑色的小风暴,又在沉重盔甲上撞得粉碎,而甲面在这样狂野的能量冲击下却如水过无痕。

    年轻人冲到老人身后,单膝跪下,以铿锵有力的声音说:“大祭祀!我的人已经顶不住了,请您立刻离开这里!”

    老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甚至那些触须都软软的平静地垂下,他依旧在看着外面的世界,仿佛任何变故都不足以让他把视线挪动分毫。现在是黄昏时分,本来该是这片大陆最美丽的时刻,白天的喧嚣开始次第静息,天空中会布满淡紫色的晚霞,未落的两个太阳和冉冉升起的三颗月亮共同挂在天穹上,那道美丽的光环则会折射出所有生灵的视力都无法完全辨识的无尽色彩。这个时刻是无数传说发生的时间,也是黄昏神殿得名的由来。

    然而眼下的这个黄昏却恍如世界末日。。山峦中不时亮起团团闪光,然后就是道道火柱升上天空,慢慢化为滚滚浓烟。现在深黑色的烟已经遮蔽了小半天空。可是目力所及处,能够看到天空中有无数小点在盘旋飞舞,互相追逐着,互相碰撞着,时时会有人燃烧着落下。透明的魔法幕墙隔绝了声音,却阻隔不了震动,俯瞰之厅始终不停地在颤动着。

    远天那颗血红色的星球占据了大半个天幕,在它的映衬下,可以看到天空中飘浮着数十个巨大的黑影,它们蜿蜒前行,如履平地,缓缓掠过天际。它们相隔遥远,看上去似乎不起眼,实际体型极为巨大,每个几乎都有整座城市的大小!这些巨大的黑影背上直竖着船帆般的鳍,身侧巨大骨翼舒张延展,如同传说中曾潜藏于海洋极深之处的远古巨兽,庞大得不可思议。

    它们缓慢摆动着身体,抖落片片火焰。每一片火焰,都可以覆盖一个城市。那不是魔法火焰,也不是神术烈焰,几乎没有温度,却可以燃烧一切,而且无法扑灭。在它们身下,一个个城市开始燃烧,而凄厉的叫声连绵不绝。在这种火焰下,非生命的物质会猛烈燃烧至尽,而生命却可以延续很久,这是一个极为痛苦且漫长的死亡。

    远方的天空不时闪过一抹异样的红色云霞,那意味着又一只荒古巨兽凭空出现。

    一个个身影从群山中升起,扑向天空中飞掠的巨大黑影。大祭祀和年轻人都知道,那些皆是族中的勇士,此刻正以生命为代价向前所未见的敌人发动决死的冲击。他们的攻击英勇而凄烈,却收效不大。绝大多数勇士甚至还没有飞近敌人,身上就燃烧起不灭的火焰,号叫着从高空中坠落。

    道道火焰、冰梭和雷电也从地面上升起,跨越千米,向着悬浮天空中的敌人轰击,能够将魔法攻击送至如此遥远的距离,在整个大陆上都不会是寂寂无名之辈。虽然,那些火焰与雷电的覆盖范围看起来十分细小,可是威力却足以削平整座山峰。在那些看似单调的光影背后,是深蓝咆哮、虚空神罚、极炙光束、巨龙吐息、中立斩断等等让人无法呼吸的名字。

    然而,这些威力巨大的魔法、神术甚至是技能轰击在那些巨兽身上,却只是激荡起圈圈涟漪,震碎几片火焰,在体表爆发出几朵小型的蘑菇黑云。但看那些巨兽滑翔的轨迹丝毫不曾偏斜,就知道根本没能损伤到它们的本体。

    年轻人仍跪在地上,却也抬头看着幕墙外那无声的末日景象。对于前所未见的敌人,他早已有深刻体会。就在片刻之前,他自己也是飞上天空的无畏勇士之一,只是凭借着超人的力量活着回到大地,并且来到俯瞰之厅。不是他缺乏决死的勇气,而是这里有更重大的责任需要他来覆行。

    所以当他再次开口时,声音中已带有隐约的绝望:“大祭祀,只有巅峰武士的攻击才能对它们造成伤害,传奇法师和神官的魔法和神术完全无效!就是借助诸神降临的力量施展的神罚也是如此!可是对它们来说,巅峰武士造成的这点伤害完全微不足道。大祭祀,众神已经抛弃了我们……”

    “不要着急,我们还有战争神兽。”大祭祀缓缓的说。

    “可是……”年轻的勇士没有说下去,而是再次转头看着外面的末日世界。

    大地震颤着,在远方的山峦之间升起一头银色巨龙,它优雅而美丽,散发出的光辉几乎照亮了群山。这是为数不多的战争神兽的巅峰,位面守护者,冰霜巨龙瑟拉。在漫长的岁月中,因为她的存在,不知摧毁了多少次异位面生物的入侵。

    即使在无声的俯瞰之厅,似也可听到冰霜巨龙那惊天动地的龙吟,她直接扑上一个巨大敌人的后背,以利爪、龙角和吐息发动猛烈攻击。和天空中飘浮着的敌人相比,即使是冰霜巨龙也显得纤细弱小,可是在她的扑击下,未知的敌人第一次开始剧烈挣扎,并且不可抑止地缓缓向下方的群山坠落。

    同一时刻,在大陆的各个角落不知响起了多少欢呼,末日战争以来,还是第一次有敌人被击落。

    “可是……瑟拉只有一个。”年轻人说着几可判定为亵渎的话,大祭祀却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个年轻人是近十年来整个大陆最杰出的天才,力量早已达至自有传说以来的巅峰,也是与末日使者殊死战斗之后惟一的幸存者。他的判断,不会错误。

    大祭祀皮肤上的皱纹更加的深邃,似乎瞬间苍老了数十年的岁月,他摇了摇头,只是沉重的叹了口气。几根触须竟从他的下颌脱落,还没落地,就已化成飞灰。

    远方突然出现一道苍灰色的光柱,连通了大地与天空,那正是瑟拉扑落末日毁灭者的地方。灰色光柱中,冰霜巨龙冲天而起,挣扎着想要飞出苍灰光芒笼罩的范围。她极度痛苦地咆哮着,可是双翼迅速湮灭,随后庞大的龙躯上也飞起银砂构成的雾,顷刻之间,那个优雅美丽的存在就化为无数银色细砂,然后无声湮灭!

    “大祭祀!我们走吧,现在还来得及!以我的力量可以打通一条位面之间的通道,把您送到其它位面去。只要您还存在,黄昏神殿的传承就可以延续下去!”直到这个时候,年轻人的声音依旧坚定而有力。虽然他没有说,打通位面通道的代价将是他全部的生命和灵魂。可是,这已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了。

    大祭祀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本青铜色的书,这本书厚重而古朴,刚刚出现,承载着这个位面从新生至今亿万年岁月的苍凉气息就充斥了整个俯瞰大厅。

    “永恒之书!!”年轻人的眼中重新亮起了希望。他几乎忘了,大祭祀手中还有这样神器。

    大祭祀却依然面沉如水,悄然翻开了永恒之书,在打开的书页上,一幅图案正在浮现,正是冰霜巨龙在灰色光柱中痛苦挣扎的景象。在古老的书页上,那故纸的黄和单色调线条构成的画面,让每个看到的人都感觉到灵魂最深处的震颤。那是无法形容的绝望。

    年轻人显然知道永恒之书的特性,他只在画面上匆匆扫过,视线的焦点就落在大祭祀的手上,希望他快快翻过这一页。大祭祀没有停留,永恒之书的页面悄然翻动,最后,现出封底。

    然而,在位面守护者坠落之后,再也没有新的篇章。

    年轻人怔怔的看着永恒之书的封底,心中已是一片空白。

    幕墙外,所有的末日毁灭者都燃烧起来,一道道苍灰色光柱贯通天地,它们以自己为火种,点燃了整个位面。

    第六纪元自此而止。

    已是终结。

    春天。

    春天到了。

    无论在哪个位面,哪片大陆,春天都是让大多数种族愉悦的季节,在传奇般的诺兰德大陆上更是如此。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也是一片美丽的土地,辽阔得让人难以置信,也肥沃富饶得让人震惊。

    如果说诺兰德大陆是一件缀满珠宝奇珍的华衣,那绵延数千公里的永夜森林便只是衣襟上一块美丽的翡翠,可绝不是最大的一块,也不是最美丽的一块。不过也有传说永夜森林真实的面积远远比它在地图上显示的要大,据说这片森林中隐藏着不止一个半位面,传说中银月精灵的王庭就座落在永夜森林的中央。不过传说仅仅是传说,除了银月精灵之外,没有人类或是其它种族进入过精灵王庭。或许在漫长的时间里总有寥寥可数的几个人,但是他们显然选择了保守秘密。

    在距离永夜森林不远的地方,一支普通的小商队正在前行着。商队由十几辆马车和不到二十名护卫组成,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一点也没有急于赶路的样子。对于信奉时间就是金钱的商人们来说,这可并不常见。

    这个季节是大陆上最美丽的季节,也是最让人心旷神怡的季节,温暖的风带着各种时令花卉的香气,柔柔的吹过大地,也吹散了人们身心中的疲惫。商队的规模不大,车上装载的货物也不重,经验老道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马车上装载的都是永夜森林的特产,魔兽的毛皮,肉,各种材料以及珍稀木材。和商队装载的货物相比,护卫的规模显得略有些奢侈。二十名护卫都很年轻,正是武者的黄金年纪。做工精良的盔甲,整齐划一的武器,以及胯下达到战马标准的座骑,都显示出他们并不好惹。优良装备的拥有者通常都具有相应的武力,或许护

    卫们还过于年轻,但是显然他们的主人并不缺钱,在这个位面的社会规则里,金钱与实力密切相关。

    马车上的花枝标记则代表着贵族,精通纹章学的学者们一定会认出花枝中央三只鹌鹑所代表的意义。这是一个拥有至少四百年历史的家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